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逆流黄金时代 第11章 生米炖成粥也行

时间:2018-04-02作者:江湖醉鱼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地儿是堂哥租的。

    按人头每人一个月十块,好点儿的房间要三十块。

    二十多黄牛仔都在这里住,每个月都交给房东三百多块,京城人像老李叔这样的啥也不用干就能好好生活,从这个时代就已经开始悄么声的赚大钱。若这一片城中城改造完,又一批隐形富豪诞生。

    现在,老李头这位未来不知是不是暴富起来的那批的人正闲情淡意的瞅着韩枫。韩枫也笑着瞅着他。

    “小伙子!叔给你出个主意,我看你这买卖要忙不过来,这样,我呢——春节正好要回老家过年,这三间正房,你要能成,就都租给你,两个月你给我五百,正月二十几我回来,你收拾干净了还给我就行。另外,我外甥闺女从乡下来的,平时在这里就打扫这些房间的卫生也没啥事,若能行,她给你打个下手,她多赚点你,也不用这么忙了不是?”

    房东老李叔,五十来岁,面善好说话,胖乎乎的,韩枫之前已经借过了几次东西。借人家东西地方多了也就熟悉了,而他说的外甥闺女也见过。

    就是给这大院子里三十几个小房间打扫卫生的一个女孩儿,叫春艳,个子高,一对大辫子。

    姓什么不知道。长着一张爱笑的娃娃脸,高挑的身材,屁股大的像梨,干活风快利落,人又干净,一说话就笑着哥长哥短的喊着。

    房东老李叔知道韩华一伙人是干什么的,他几乎不管不问不接触,按月收了租就不往来。

    可韩枫到的这几天,他发现了很多不同。

    这个孩子似乎还在上学,天天早上吱吱唔拉的学外语背课文,最令人惊讶的是比那些黄牛仔都早的起来在这大杏树下练拳!

    那身手——不是假的。

    而且招招都是快准狠的搏杀术,当过兵?

    这年纪不像啊。

    要么就是家里人有当过兵的。接着后来更有意思了。

    这小伙子不再去跑票当黄牛仔,而是捣鼓起了家什,出起了烤羊肉串的摊子,今下午出去溜了一圈儿发现这小子的生意那叫一个好,搞了半天他还是个有手艺的能人。这么年轻就是个小能人,还很自律的习文练武,在大京城闯荡了大半辈子的老李若是看不出哪个人有半斤八量来,那可就白活了。

    这小伙子的哥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人黑心黑手又辣的主儿,而这位却是藏而不露极有章程有头脑有本事的娃!也不知是东北哪儿的老韩家这么出能人。

    看到韩枫站在树底下,小寒风吹着犯愁,老门精道的李宝贵哪里会错过这个搭山的机会。

    韩枫不是十七、八的菜娃子,看人一眼也穿。凭空多的四十年阅历还真不会喂了狗。这房东的想法,猜了个八九不离。

    无利不起早。

    不过,两利的事儿,正和我意。

    “成。”韩枫挠了下脑门,笑了笑,“就怕春艳嫌累不干。”

    “哪能!都是农村出来的,啥苦不能吃?她要嫌累,我打断她的腿!”

    这事直接就应了下来,不过韩枫提出后付租金,老李直接点头,然后寻了半天把一脸羞色低着粉颈儿,盘着长辫儿头的孟春艳拉了来。

    韩枫一听只有十五岁吓了一跳。

    十五?

    就那么大了?

    不像啊……也许是衣服的缘故,那可不是一般的……大。搞的一直以为十八二十了呢!

    看来,真的不能以大小来揣度少女的——哎,上辈子这方面没什么经验,看走眼了。

    姑娘姓孟,小名比大名好听,叫秋歌。

    这事,三八两句话直接定了下来。韩枫出门去搬送货的来运的炭火的时候,李宝贵把外甥女孟春艳拉到了房角,各种交待,钥匙之类的交规了过去,过了一会两人帮着韩枫把肉抬进厨房,孟春艳捋起袖子开始帮忙,教啥都能很快学会,韩枫去炒料的时候,穿肉串子的活就有人干了,如此工序并行,准备起来快了一倍多时间,到下午两点左右一切就绪。

    老李说走就走,下午就消失了。

    这里的一切成了春艳做主,直接用上了那辆倒三轮,胸大屁股大的高个姑娘嫌韩枫骑术太差,整的三轮能骑进沟里,于是把韩枫赶到后车箱子里,跳上车子蹬的飞起。

    小寒风从耳边儿刮过,顺带着一丝丝的雪花膏味儿从前面飘过来。

    无时有时的,视线中硕大而丰圆的两半儿一左一右的扭动着青春的活力。韩枫很服气,自己就骑不了这玩艺儿。坐在后稍的韩枫一边看风景一边还得迎接着大街上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们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眼光。自认不低有一米七八的韩枫站在体健腰圆的孟春艳身边竟然矮了……姑娘还穿的是粗布平底棉鞋。不是矮,是她高。

    今天这摊子刚刚落定,地瓜大爷立马凑上来。

    “哟,今儿媳妇也上阵啦!”

    一句话,孟春艳的脸红的像西边的火烧云。

    “咳、咳。”韩枫连忙站出来解释,“瓜爷,你可不能乱说——这是我的朋友。”

    “女朋友?”瓜爷满下折子的脸上,笑起来都看不见眼,“那不一样么!我们那嘎达都叫媳妇!”

    随后各个已经出来摊占了位的老少爷们大娘婶子们嘎嘎大笑,像街上路过了鸭子群似的。

    ——是不是不重要,看的就是这少年少女的红片儿。

    而这时,孟春艳的耳朵里却是老舅临走时交代的话。

    “老舅看人不错,这小子将来能成!丫儿,你眼力劲儿不错,知道这群人里挑龙凤了,啧啧。我能帮你的就这些了,记住,咱东山省西蒙山出来的人,个个都是好汉好女,选女婿也是一样,丫你选对了人就得盯住跟上!一辈子是吃香的喝辣的,不就是要嫁个好汉么?弄不好还会出人头地改换门庭!”

    “舅,可,可我比他大,我十八了!他才十七,要是以后结婚查户口上户口的……咋整,生说我十五!”

    “结婚?你想的有点远。真和他好,那就先拿下他再说!实在不行,生米炖成粥也行,给他想办法怀上个娃!”

    “舅!”孟春艳再泼辣听了这亲娘舅的话也晕了,狠狠的扔了个白眼。

    “咋?说的不对?你还小——听舅的没错,真要有机会就钻他被窝里,这么好的孩子舅的眼光错不了,睡了你就是你的福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