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鸦蜥冠冕 第2章 来自学院邀请

时间:2018-06-25作者:百岁皮皮虾

    无父无母一浪子,性格闷骚爱吃肉。

    胸无大志心事少,无事发呆乐逍遥。

    这是慕斯自己写的打油诗,既不押韵也没有什么风骨神韵,却把他的生活状态和家庭背景交代的一清二楚。

    慕斯还记得在自己十岁的时候,自己那不靠谱的爹妈乘着一架飞机一溜风不知飞了哪里,从此“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天各一方了。

    当时天上下着淋漓的雨,不时有闪耀的雷霆割开夜幕的天际,好似雷蛇蜿蜒游弋。雨水落在螺旋桨上,撒开一片纯净的雨幕,直升机化作了隔尘器里精致的小点心,慕斯当时就站在不远处的雨廊里,咂摸这嘴。爸妈恩爱的撑开一把伞,摸了摸慕斯的头,就转身投入了狂流的雨水之中。

    妈妈精致的麂皮小靴踏开积水,优雅地像一只饮水的丹顶鹤。爸爸的手沉稳有力,好似一堵坚不可摧的高墙,为身边的女人遮风挡雨。而小豆芽一样的慕斯被留在了身后,好似一个微不足道的装饰品。

    慕斯当时流着鼻涕,目送自己的爹妈登上了直升机。借着昏暗的街灯,慕斯总觉得明黄的机身和红白两色的螺旋桨不是很搭。随后,在螺旋桨掀起的飓风中,直升机冲上云霄,消失在了厚重的积雨云中。

    很久以后,慕斯查资料得知了那架直升机的名字——贝尔525无情。

    从此,慕斯就独自住在空荡荡的大别墅里,不知不觉间六年过去了,自己的父母却是杳无音讯。在雷霆闪烁的夜里,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

    事实上,两个人没走的时候,他该害怕的时候还是很害怕。

    对自己来说,爹妈更像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两个人各自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从此灵魂完整无缺,慕斯的出生倒像是两人磨合的时候产生的渣滓,可有可无,没有更好。两个人总是忙到半夜,回来以后兴致勃勃地对坐在楠木桌两边喝红酒,红酒在高脚杯之中跳荡,慕斯躲在门后踮起脚尖透过猫眼往外看,入眼是一片昏黄——他哭了。

    现在也好,他们终于在一起了,有了更多单独相处的空间。慕斯还记得爹妈临走前对自己说,他们要去处理非常重大的事情,让慕斯自己保重。慕斯摊摊手,没有说什么。

    真是鬼扯,你们不走我不也是“自己保重”,有个屁的区别。慕斯心想。

    从此以后,慕斯便“孑然一身无牵挂,一人饱全家不饿”了。

    自己就读的学校被父母安排的一清二楚,慕斯知道,自己的未来清澈无比。这句话看起来很拉风,后续的内容应该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与邪恶的恶魔战斗到底”之类拉风的话。可惜,慕斯未来的生活是“上高中上大学上班娶妻生子退休等死”。

    慕斯在街上游荡,就像一把切开黄油的热刀,人群流向他的左右两侧。霓虹闪烁,深蓝,苍紫,一切色彩都搅和在一起,不分彼此。如今的生活多安逸啊,大家都喜欢安逸,不是吗?慕斯在路口仰头呆笑两声,惹得一众路人纷纷侧目,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他。天空之中雾气蒙蒙,好似裂开了一道漆黑的孔洞。也许,天际背后会有数不清的怪物,到时候自己就会展现出超人的能力,带领人类走向反抗之路……

    天上飘着小雨,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从慕斯身边疾驰而过,打开的车窗里,一个戴着蛤蟆镜的少女对他比了个心。劳斯莱斯溅起的积水足有一米高,一阵透心凉心飞扬之后,慕斯的幻想不出意外的被打断了。不知从哪里飞来的海报,“啪”的一声糊在了他的脸上。

    靠,真是倒霉!慕斯扯下海报,正要破口大骂,余光瞥到的字却让他愣在了原地。

    慕斯,渴望改变你的生活吗?

    这句话像一把钢锥,一下子就把他的心给刺了个大窟窿,慕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感觉自己的心思就像隐藏在田野之中的鼹鼠,如今被人一把揪出来放在烈日下曝晒,一切细节都无所遁形。

    他把手中的海报翻来覆去的看,这张海报是纯手绘的,背景上很没品的绘上了大幅的水彩山水画和唐老鸭,角落的印戳隐约可以辨明一只乌鸦和一只蜥蜴的标记,上面是一圈中文:巫莫拉巫师药剂师联合协会。

    慕斯的世界观整个崩塌了,感觉自己迫切的需要冷静一下。这一定是个无聊的玩笑,巫师?那不是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吗?慕斯的手心冷汗直流,竟然打湿了海报的一角,轻轻颤抖的手就像失血的士兵。不知为什么,慕斯周身的血液好像沸腾起来了,额头滚烫,耳畔传来了幽幽的声音:答应吧,答应吧……

    慕斯抬头,眼前的少女让他心肝脾肺肾一顿乱颤。少女穿着荷叶领小西服,长发柔顺,上面挂着一颗闪烁的珍珠贝,整个人骄傲地像个小公主。最重要的是,少女的小皮靴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高挑明媚的少女好像全身都散射阳光,眉梢眼角都跳荡着骄傲,带着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慕斯。

    “你就是慕斯?”少女冷着脸,慢悠悠的说。

    面对着眼前比小天鹅还骄傲的女孩,慕斯彻底慌了,微微愣神后点了点头,“对,慕斯就是我。”

    哇,这是什么坑爹的回答啊!话一出口,慕斯就有一种掐死自己的冲动。这种“在下坂本有何贵干”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啊!

    少女显然没有想这么多,冲着慕斯摆摆手就算是打招呼了,“你好,我是桃乐丝。怎么样啊,要不要来我们学院?”

    学院?什么学院?面对少女的邀请,慕斯一愣,挠了挠后脑勺,问道,“什么学院?”

    桃乐丝用看怪物的眼神打量着慕斯,从随身携带的化妆包里掏出一面精致的小镜子,镜子的外壳上雕刻着一尊钢铁熔炉,正中还镶嵌着一颗红宝石。慕斯后来才知道,大熔炉正是泰克学院的徽记。

    “好好看看,顺便认清你的血统。”

    慕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就在刚才,桃乐丝漆黑的瞳孔之中好似闪烁起淡淡的红光。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