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鸦蜥冠冕 第18章 战后风起云涌

时间:2018-06-25作者:百岁皮皮虾

    “首先是巫莫拉的该隐,这个小家伙竟然能够完成巨龙吐息,评级达到了sss!”

    议员们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瘦小的议员以尖锐的声音问道,“有多少年,学员中没出现sss的评分了?”

    瘦小议员额头闪烁着红色的魔导纹,魔导纹极尽复杂瑰丽,沿着侧脸的肌肉不断向下延展,一只延伸到后颈。这是一位魔药师,而且是一位极其强大的魔药师。

    “怕是有十几年了把?”

    “从建校以来,sss的评分恐怕也没有出现过多少啊……”

    “还在学校的,恐怕只有那几个家伙了……”

    议员们窃窃私语,毕竟几乎每一个sss级别的学员只要没有半途夭折,最后都成为了绝世强者。他们的故事被编纂成册,为无数后辈们收藏与铭记。

    “巫莫拉的慕斯,他的评分也达到了ss。”

    大汉议员忍不住吼道,“小个子,看来你运气不错啊!”

    虽然瘦小议员一直与大汉不对付,但这一次却出奇地没有反驳,反而笑眯眯地应承下来,“风水轮流转嘛,运气,运气,哈哈哈哈哈哈。”

    瘦小议员话语不停谦虚地摆手,但张狂的笑声却是暴露了他的心思。

    “ss级评分的还有卡拉赞的西泽尔,英灵殿的亚当和苏珊。s级的小家伙有……”

    “要不,让这些小家伙们比一场?”一位瘦的像竹竿的议员试探着提议道,随即摇了摇手,“呃呃,算了算了……”

    这位议员好像对自己没什么自信。

    “好主意!”大汉议员大喊大叫,“我支持!”

    瘦小议员扣着鼻子说,“你这么积极,奖品就由你来出吧。”

    “那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出就我出!”

    “你最近不是击杀了一头虚空荆棘吗?不妨贡献出来啊!”瘦小议员冷笑着说。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汉议员破口大骂。

    面对着再一次掐起来的二人组,剩下的议员们都无奈的耸耸肩。这两个家伙从小就出生在一个城市,后来又同时进入林肯学院,从小到大都是谁也不服谁。到了后来,更是喜欢上了同一个姑娘。为了这位姑娘,两人打了一场又一场也没分出个胜负。而两人无休止的斗争,却以那位如花似玉的姑娘选择了另外一个家伙而告一段落,这事儿在林肯学院一时成为笑谈。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我最近也猎杀了一只虚空荆棘,就把它最珍贵的心头之血当做奖品好了。这事儿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一直没说话的白发长者一锤定音。

    “拜伦,这事儿就由你去办吧,时间就定在七天以后。”年轻议员柔声说道。

    映入双眼的是一片纯粹的白,眼前好似有一团迷雾盘旋,久久不肯散去,慕斯只觉得自己像是在牛奶中游泳。

    “你醒了?”该隐嘶哑的声音响起,“拿着,这是你的战利品。”

    一个小盒子平放在了慕斯眼前的桌子上,慕斯奋力睁开双眼,拿过盒子里的项坠。这是一只精致到了极点的魔导锥形瓶,上面的纹饰是用金丝绘制而成,极尽典雅。慕斯一阵头痛,自己怎么就成了医院的常客了?从入学到现在短短几天的工夫,已经往医院跑了两趟了,虽然林肯学院的医院是免费的……

    但即使这地方是免费的,也没人总想往这跑吧?就像殡仪馆也是免费的,但是大家都希望永远不要靠近这个地方。在医院中昏迷不醒的时候,慕斯的眼前再一次出现父母离开自己的场景,他有预感,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出事,自己总有一天一定会再次见到他们的!

    该隐扭过头,抹了抹嘴角残余的渣滓。慕斯眼尖,一眼看到该隐嘴角的食物残渣竟然闪着光,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哎,该隐,你吃的什么啊?

    没什么,该隐回避。

    哇,有好吃的不与人分享,天下第一大罪!

    话音未落,慕斯就从床上蹦起来去翻该隐的口袋,两个人笑笑闹闹地扭在了一起,阿萨的脉冲枪从该隐口袋中掉落下来。

    这不是脉冲枪吗?也是战利品?慕斯不禁感叹阿萨的慷慨,一道电光划过慕斯的脑海,难道,我们把阿萨打败了?

    该隐可是听说,阿萨是卡拉赞学院的好手啊。能在学员中被称作好手的,无疑是开拓者级别的战士。再加上阿萨显赫的身世背景,更让他比寻常开拓者多了许多手段,说是层出不穷也不为过。

    这样的家伙,竟然被他们打败了?

    该隐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慕斯一阵无语,抓住该隐的肩膀摇了摇,大声问道,喂喂喂,我们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啊?你这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啊?

    他认输了。

    认输了?慕斯只觉得胜利的喜悦瞬间被冲淡了不少。但好在慕斯终究是豁达之人,因此倒也没有太往心里去。此战过后,我们终于可以静养一段时间了。这一战我收获良多,相信凭借这一战的收获,我一定可以有所突破!

    慕斯把玩着手中的脉冲枪,不知为何,脉冲枪里并没有电流流转。难道是能量用完了?不会啊,卡拉赞的脉冲枪里有一颗能量晶石,可以从周围汲取元素能量,不存在能量耗尽这一说啊?看起来是在那日的战斗中被破坏掉了,真是可惜。

    如果脉冲枪没有被损坏,那么该隐手中又多了一张底牌,以后对敌也会有更多的底气。

    该隐点了点头,从病房里退了出去。离开前,该隐像是想起了什么,扭头对慕斯说,小公主来看过你。

    慕斯眼前浮现起那个女孩儿的倩影,就是那个骄傲的女孩儿啊……她连招呼不打,就强硬的闯进了自己的生活。就是她,把全新的世界带给了自己。她就像个顽皮的小精灵,默默关心着自己,却又不让自己察觉。慕斯把脉冲枪小心地放在窗前,眺望着窗外的风景。

    窗外风景很美,绿树摇曳着新枝,暖风从枝叶间穿过,轻抚着慕斯的脸颊。真好啊……慕斯简直要沉醉其中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