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鸦蜥冠冕 第29章 第一次的失败

时间:2018-06-25作者:百岁皮皮虾

    真是有一种……赌博的感觉啊!慕斯闭上双眼,虽然偌大的实验室里空空荡荡,但在慕斯的感知里,四周好像人声鼎沸,互相碰撞、叮当作响的各色筹码,既没有天窗也没有挂钟的jsdt,无数人的梦想萌生又沉沦,激发又幻灭。慕斯曾经与好友去过纽约的地下赌场,也在那里赚到了一年的学费。所以直到今日,慕斯仍然下意识地认为自己运气不错。

    望着实验室中的叮叮当当的魔导仪器,慕斯深呼吸,任空气挤满自己的腮帮子,然后绵长地呼出,来回几次,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

    他小心翼翼地取出斑斓琥珀,放进魔导研磨机中,看着研磨机工作。斑斓琥珀捏起来很有弹性,就像某个品牌的透明香皂。在魔导研磨机中,色彩艳丽的斑斓琥珀慢慢变成了细细的粉末,慢慢落进下方的药剂瓶中。

    学院中是绝大多数能量的来源是魔法阵,电能是魔法阵驱动的机械产生的,连一些小器械也是魔法阵驱动的,比如眼前的魔导研磨机,这林林总总的加起来就为学院节省了一大笔开支。

    慕斯从口袋中掏出餐巾纸,小心地抹去额头上的汗珠。他曾不止一次的被告知,配置魔药的时候容易发生爆炸,要说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

    接下来,是将斑斓琥珀研磨而成的粉末均匀洒在流岚木上静置。流岚木是一块手臂长短的木头,上面遍布浪花似的纹路。通体浅黄色,与淡蓝色的纹路交相辉映,很是神异。慕斯用魔导仪器吸取粉末,一股脑洒在流岚木上,哪知流岚木与粉末一接触,就剧烈的燃烧起来。苍蓝色的火焰慢慢将木料整块包裹,不久以后就化为一地灰烬。

    第一次……失败了?!

    说不沮丧是不可能的,慕斯脸上露出颓然之色,看起来简直像个被抢走了糖果的孩子。毕竟没一次失败,都意味着白花花的银子打了水漂,说不心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慕斯提过一只盛满水的塑料桶,将灰烬全部打扫进去,坐在躺椅上回想刚才的实验过程。他闭上眼睛,回想上课的内容,眼前就像过电影一样,每一个细节都清晰无比,如果他想,甚至能看清莱布尼兹教授胡子上打了几个卷儿。

    教授小心地蘸取粉末,一点一点地洒落在流岚木上。原来是一点点!

    这一次慕斯不再怠慢,他整个把流程过了一遍,做到心中有数,方才再一次开始试验。毕竟,他的每一次失败,都意味着白花花银子的流逝啊。就刚才那一块流岚木,就要5万块!在林肯学院,钱简直不当钱用。幸亏学校的住宿和食物都是免费的,不然自己就只有靠卖色生活下去了!

    第二次的试验是慕斯最后的机会,因此他小心翼翼,研磨斑斓琥珀,一丝不苟的将粉末洒在流岚之木上。流岚木上立刻燃起点点火星,慕斯立即停止添加粉末,等火星散去方才继续。折腾了接近半个小时,才算是添加完毕。

    此时的流岚木通体焦黑,上面冒着一缕缕青烟,除了散发着翠绿的光彩,其他的与一块烧焦了的木头也没什么区别。这家伙……真的是速度增幅的原材料?

    此时的药剂店中,两位店员正在聊天。

    喂,怎么那块千年流岚木心找不到了?

    怎么可能,我就放在搁架的第三层啊?一位粉色头发的女同学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道,在学院药剂房打工的同样是林肯学院的学生。

    第三层是一块普通的流岚木,不是千年流岚木心。另一位同学踮起脚尖,拨弄着三层搁架上的流岚木回答道。

    哦,那我可能记错了。那应该在仓库里,你去取出来吧。粉色头发的女同学歪着脑袋,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哦好。

    实验室里的慕斯将眼前的木头与记忆中莱布尼兹教授试验用的木头比较,总感觉有所不同。首先是体积,这块流岚木比教授用的足足大了一圈。其次,这块流岚木在焦黑的外表下,却仿佛有翠绿的光华氤氲,而教授那块只是通体焦黑,几乎就是一块烧焦了的木头。难道又失败了?慕斯欲哭无泪。这次如果再失败,慕斯就真的连裤衩都输没了。

    看来,要想办法赚钱了!慕斯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快要达到开拓者的要求,一旦晋升开拓者,便可以加入学院的积分系统,通过完成学院颁布的任务来赚取积分,从而维持生活。但这一切,都要以赢得比赛为前提。

    只有赢得比赛,慕斯才会有更强的实力。只有实力更强,才有可能成功晋升开拓者。只有晋升开拓者,才能加入积分系统。只有加入积分系统,才能更高效地赚钱。简单粗暴,又有点儿残忍。

    慕斯深呼吸,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试验上来。这青绿色的光彩是怎么回事儿?慕斯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慕斯不知道,散布碧绿光华是千年流岚木心才有的特质。

    千年流岚木心,生长年份达到千年以上的流岚木,每一棵都珍稀无比。即使是在魔法阵覆盖的特殊环境中,也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方才能培育完成。用千年流岚木心配置的魔药,药效普遍比用流岚木要好上整整一倍。

    这些,显然是慕斯不知道的。他摊摊手,在木料上覆盖褐色的枫香薄荷,然后坐在吧台椅上细细观察。枫香薄荷与千年流岚木心一接触,两者之间就发生了奇异的反应。

    枫香薄荷不断产生的褐色烟雾,全然被流岚木心吸收。而流岚木心散布的青光,则不断涌入枫香薄荷。两者互通有无,一会儿就不分彼此,纠结成一个圆融如意的整体。

    成……成了!慕斯的心中小鹿乱撞,不禁想起那个雨落狂流的夜晚,嘿,老爸老妈,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的儿子是最棒的!

    不知为什么,慕斯陡然觉得自己好似那炼丹师傅,面对着一人高的丹炉手中握剑念念有词。

    话说炼丹也不是找个炉子丢点石头进去这么啊!内炼精气神,每天吐故纳新,蓄养生气,也就是所谓的气功。外炼秘制丹,将生成的氯化物硫化物药丸吞进肚子里,或直接服食某些芝草,以点化自身阴质,使之化为精纯的阳刚之气。

    很有画面感啊!一位须发飘飘的老者手中捏着一只符箓,左边甩甩右边扭扭,一阵天雷地火噼里啪啦将他笼罩其中,而后羽化登仙……

    渺远之处传来了巫师的吟唱,虚空之中邪恶族群窃窃私语。

    身世成谜的慕斯手持雷切,诛杀虚空异兽,征伐飞沙弥漫的巨人城!

    即使历尽千辛,我也要成为这无尽虚空的主宰者!慕斯如是说。

    一切尽在《拂晓1鸦蜥冠冕》!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