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百分百盛宠:亲王殿下,请赐教! 出演巫后(22)

时间:2018-06-25作者:笔下三分情

    “坐。”比勃端着食物和饮料出来,他将食物和饮料都放在了苏沫的面前,看似淡淡地说:“听吴海说你急着走,还没吃早餐。”</p>

    达芬奇汗毛都快立起来了,天哪,他看见了一个善解人意十分体贴的比勃?!天哪真的不是他眼瞎或者幻觉吗?哈哈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会被灭口吗……达芬奇乱七八糟地想着。</p>

    苏沫也很尴尬,他默默地拿起桌上的食物往嘴里塞,还时不时喝上一口饮料,虽然饮料有点刺喉咙,不过能在这个时候填饱肚子也行吧……</p>

    比勃观察人的面部表情相当厉害,他看见苏沫有一个轻微的皱鼻子的动作,他立刻拿起了放在手边的电话,接通了前台,“你好,请送一份中式早餐上来。”</p>

    “咳……咳……”苏沫被饮料呛住了,疯狂咳嗽了两下。</p>

    比勃终于开口说正事了。</p>

    “达芬奇,今天苏沫遭到袭击了,如果那几个人是你的粉丝,你打算怎么办?”比勃的语气是云淡风轻的,但是他看向达芬奇的目光可一点都不云淡风轻。</p>

    达芬奇不自觉地挺直了背脊,一副向上级做报告的严肃模样,“如果是的话,我会公开声明,约束我的粉丝,粉丝行为偶像买单,没办法。”达芬奇也很苦逼,但是这个时候,态度总要摆出来,他得负责。</p>

    比勃点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澄清你们之间的事?”</p>

    “我这边随时可以,主要是怎么配合苏沫这边,苏沫现在有经纪人了吗?”达芬奇问。</p>

    比勃直接无视了苏沫的意见,眼皮都不带掀一个地说:“嗯,我会给他安排一个。”</p>

    安排个屁?又像那个助理一样的么?苏沫在内心吐槽了一句。</p>

    “那我们这边先站出来解释吧,然后苏沫发个声明,他们剧组再配合一下,效果就更好了。”达芬奇选择了最粗暴但是也最有效的办法。网上的水军有时候你是无法去管束的,那就只有当事人先站出来,态度强硬地澄清,达芬奇同时约束自己的粉丝。</p>

    “最好是有人能够把伊芙拉下来。”比勃冷冷地说。</p>

    达芬奇点头,“这个已经做好准备了,今晚就能给伊芙一个惊喜。”达芬奇说着眼底闪过一道厌恶的色彩,对于在娱乐圈里乱泼脏水的人,哪怕是女人,也很令人厌恶。</p>

    苏沫在旁边听得很是无奈,颇有一种,他在稀里糊涂之间就见证了一桩娱乐圈大事件的的感觉……这两个人讨论如何处理掉那些捣乱的人,也实在太干脆利落了……怪不得人人都爱权势,都爱名气。</p>

    因为以比勃的权势和达芬奇的名气,要处理这件事其实很简单。</p>

    如果不是比勃很忙,而达芬奇又不敢贸然出手,估计早就处理干净了。</p>

    只能说今天的袭击彻底惹怒了比勃,在吴海的保护下都能发生这种事,苏沫猜,这会让比勃觉得对方是在他的嘴边拔老虎须,找死吧!</p>

    比勃和达芬奇之间的谈话,苏沫根本插不上嘴,他就只能郁卒地吃着面前的食物,因为放在冰箱里冻得又干又硬,苏沫越吃越觉得食不下咽。这个时候房间门铃响了,外面传来服务员的声音,“您好,您的早餐到了。”</p>

    吴海去开了门,服务员将早餐车推了进来,将上面放着的食物挨个放上了桌子,那叫一个琳琅满目。达芬奇咂咂嘴,感叹了一声,这宠的啊……</p>

    反倒是比勃和苏沫两个当事人,一丁点感觉都没有,都十分淡定。</p>

    达芬奇有点儿被秀了一脸恩爱的感觉,他干咳一声,说起了另外的话题,“不如我也留在酒店陪着?”</p>

    “不用。”比勃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你留在这里,只会留给记者更多八卦。”</p>

    达芬奇有点心碎,但是不得不承认,的确是这样,他叹了口气,“那我去一趟警察局吧,该做的姿态,这个时候也该做了。”</p>

    比勃凉凉地说:“可以,说不定有人会怀疑到伊芙头上。”</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达芬奇点头,丝毫没有做坏事的羞愧,“对,也让伊芙体验一下被舆论攻击的感觉。”</p>

    苏沫默默地吃着新的早餐,又香又暖,舒服极了。</p>

    明明是跟他有关的事情,但是他却一点都插不上手,这种弱爆了的感觉真是不太好!但是又莫名有点感动是怎么回事……大概是被人维护的感觉很好?</p>

    苏沫在心底摇了摇头,将那种感觉甩出了脑海。</p>

    达芬奇又带着人走了。</p>

    服务员也走了。</p>

    连吴海也跟着退出去了。</p>

    顿时房间里只剩下了苏沫和比勃,苏沫夹起一个生煎包的动作顿住了,比勃问:“为什么没有签那个合同?”</p>

    苏沫对上比勃的目光,他还是看不出比勃的心中所想,苏沫觉得有点儿不舒服,他放下筷子,嘲讽地说:“你为什么那么笃定,那样的条件我会接受?难道你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人?”</p>

    “为什么不接受?”比勃皱眉,有些不悦,却没表露出来,“别的公司,新进的艺人和公司是三七分成,而你却是签的六四分成,你还不满意?等你在公司待慢五年之后,公司就会给你分股份,这样还不好?每年公司会安排一次艺人出游,公司出钱帮你休息放松,你还不满意?公司包揽了你所有的业务,替你找剧本,接通告,这样还不够好?”</p>

    比勃越往下说,苏沫的脸色就越惊讶,他的嘴慢慢张大,倒是难得有点儿蠢萌的模样。</p>

    不对啊……这跟助理拿来的合同上写得不一样啊!</p>

    “你……你……”苏沫忍不住出声打断他。</p>

    比勃闭嘴。</p>

    苏沫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他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底的愤然和不舒服,脱口而出,“难道不是一个月二十万?”那个助理当时就这么嘲讽地看着他,意思说,难道一个月二十万你还不满足吗?你以为自己多么金贵吗?还要当古代花魁怎么的?</p>

    比勃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什么二十万?苏沫,虽然我提供给你签约的机会,但是也不可能让你白拿钱。当然,如果你每个月接到不少通告,我也不可能拿二十万来打发你。”</p>

    苏沫和比勃都同时察觉到了不对劲。</p>

    比勃沉下脸,“你拿到的合同呢?还有吗?给我一份。”</p>

    苏沫早有准备,“啊,还放在我的房间里。”</p>

    比**身,“我陪你去拿。”</p>

    “好。”苏沫察觉到这应该是个误会,心底的疙瘩也解开了,再面对比勃,他就没有那么尴尬和疏离了。</p>

    比勃陪着苏沫回到房间,苏沫拿出那份合同递给比勃,苏沫心里还是有点尴尬的。毕竟合同上写的东西太没下限了,简直是将一个人明码标价了。</p>

    比勃翻看着合同,很快,他的脸色就难看到了极点。几分钟之后,比勃重重地将那份合同甩到了桌面上,重重的一声“啪”响起。</p>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说以后。”比勃说,他的声音变得格外的冰冷,也许是带着对这份合同的怒气。</p>

    费成泽跟在比勃身边已经五年有余了,他能从一个小秘书混到现在的位置,当然是有点真本事的,他自认为自己十分擅长揣摩老板的心思,随着地位越来越水涨船高,他也越来越自得,认为自己可以完全代表自己的老板了。</p>

    因为苏沫的不识时务,费成泽心里很是恼恨,他在医院上了一下午的药,他没想到对方看起来那么瘦弱,似乎只空有花瓶的外表,但实际上他下手居然这么狠,医生居然告诉他,再差一点,他就会骨折加脑震荡了。尽管如此,费成泽在医院上药的时候也感觉到头部阵阵眩晕,他气得几乎捏碎了手边的玻璃杯。</p>

    费成泽第二天又来到医院上药。</p>

    “好了,费先生多注意伤口不要感染,如果再有眩晕和呕吐感,请及时到医院来,进行再次检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查……”医生收起药瓶,嘱咐道。</p>

    费成泽阴沉着脸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费成泽本来还满腔怒气,但是一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费成泽脸上的所有不满和愤恨全都消散了,他微笑着接起手机,连对面的医生也不由得感叹这位费先生的变脸程度之快。</p>

    “是……是,我知道了,是……”几秒钟后,费成泽挂断了电话,他的脸上有点不好看,有种心虚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p>

    费成泽不得不打车赶往前两天才去过的酒店,难道总裁要将苏沫不肯签约的事迁怒到他的身上吗?费成泽在心底冷哼一声,等到之后,他一定要在总裁的面前揭露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拿到更多钱的新人!</p>

    他一路风风火火地上了酒店五楼,他敲开房间门走进去,恭恭敬敬地对比勃叫道:“总裁。”</p>

    苏沫心底十分瞧不起这个助理这样的行为,之前在他面前那么嚣张,仿佛下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现在面对比勃倒是姿态比谁都低。</p>

    比勃看也不看费成泽,一个助理而已,比勃还真的而不需要如何将他看在眼里。</p>

    “为什么没能和苏沫顺利签下合同?”比勃出声问。</p>

    费成泽心里咯噔一下,看来总裁的确是受了蛊惑,这要给他出气了!费成泽心里怒气升腾,不过他表面上装作很惊讶地道:“难道他没有告诉您吗?我和苏小姐谈不拢价格,所以……没办法了……”</p>

    比勃冷冷地问:“你给的什么价格?他要的什么价格?”</p>

    “我都是按照你的吩咐给的,但是没想到……苏小姐却对这个价格十分不满意,并且还打伤了我,您看……”费成泽露出忍辱负重的神色。</p>

    如果是其他上司恐怕真的可能被他的演技给骗过去了,偏偏比勃擅长洞察人心,他又哪里是费成泽这样的小人物能糊弄得了的?</p>

    “我的吩咐?我的吩咐就是让你给苏沫一个月二十万,打发叫花子一样的来包养他吗?”见费成泽脸皮这么厚,比勃怒气喷薄而出,费成泽腿一软,差点跪在比勃的面前。</p>

    他连忙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里也有些没底了。难道之前总裁这么维护苏沫,不是为了包养他吗?那些公司老总不都是这样的吗?是哪里出错了?他猜错了总裁的心思?不!这不可能!</p>

    费成泽强制镇定下来,有些庆幸自己已经撕碎了那份合同,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他还可以抹黑苏沫,最好是让总裁对苏沫生出不满。</p>

    “总裁,你一定是误会了,我怎么可能给苏沫这样的合同呢?”费成泽一脸真诚还夹带着委屈地说。</p>

    苏沫在旁边冷笑了一声,幸好他早有准备,不然的话恐怕费成泽真来这么一出死不认账,那最后结果如何可就不好说了。</p>

    苏沫手中的合同,比勃已经看过了,比勃当然知道那不可能是苏沫伪造出来的,因为上面还盖着公司的章,红色的印泥没办法说谎。而比勃也很相信苏沫不会说谎。那么说谎还死不悔改的就只有费成泽了!</p>

    比勃面色一寒,看向费成泽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无药可救的人,他从背后拿出一叠a4纸,费成泽看着他的手上动作,眼皮跳了起来,有种不好的预感。</p>

    下一秒,比勃将那沓纸,甩到了费成泽的面前,“自己捡起来好好看看。”比勃的声音不高也不重,但是却让费成泽感觉到害怕。他曾经见过比勃面色平静地处理掉了一个身边的叛徒。比勃的心性可以说是标准的心狠手辣,而他冷淡而有礼的外表是他最好的伪装。</p>

    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可怕啊……</p>

    费成泽哆哆嗦嗦地捡起地上的合同,翻开一看,他就知道自己失去了所有可以解释的语言。</p>

    苏沫就坐在比勃的身边,意外的是,他觉得自己就算是看见比勃气势十足的模样,也不会像别人那样,觉得比勃遥远不可接近了。大概真的是熟了之后,许多隔阂也会少了许多。</p>

    苏沫的思维跑偏了一会儿……</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