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百分百盛宠:亲王殿下,请赐教! 第363章 听风【2】

时间:2018-06-25作者:笔下三分情

    素素竟也没有出戏,反倒心头一阵绞痛,忍不住也湿了眼眶,眼泪哗啦啦落了下来。她这几天拍戏不在状态,简直成了ng狂人,骂了无数遍也不见好转,谁知被一个试镜带出了情绪。紧接着矛盾爆发的高·潮点,苏沫竟也没有选择怒骂,只是伸出一只手掌扣住了素素的双颊,凑近逼视:“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梁鹏程。”

    他甚至没有将音量加得太大,愤怒的情绪只用沙哑的嗓音和锋利的视线来彰显,按理说丝毫不比前头几位声势浩大,德克士却一下挺直了腰板,脸上带出了深思。这恰是他设想中“杜仲”该有的模样:生来富贵,又含着金汤匙长大,一个从小培养而成的彻头彻尾的精英,或许道德观念低下,或许自私毫无底线,但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他镌刻上灵魂的傲慢和尊严。这样的人,即使被欺骗背叛也很难变得歇斯底里,但这种隐忍的情绪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越界成耍帅式表演。

    只是出乎预料的,苏沫竟然非常巧妙地避开了所有违和,好像完全和背景融为了一体,让人折服于他光芒的同时,又丝毫不会难以接受这份耀眼。德克士双手交握,拇指和思维一起飞快旋动,直至看到苏沫冷笑一声,甩开素素杀气勃勃摸走了桌上的手·枪,才出口喊停。

    他一错不错地盯着苏沫问:“你叫什么名字?”

    苏沫极快地从情绪中抽身,又变回原本平静的模样:“我叫苏沫。”

    他又问:“会用枪吗?”

    苏沫意识到了什么,展露出一个不甚明显的笑容:“我可以学。”

    德克士显然对这样干脆的对话十分满意,面带欣赏,轻轻颔首:“那好,安排好你的档期,九号之前进组,记得额外空出两天练习枪械。”

    等候席上华莱士的经纪人立马急了,不住地朝副导演的方向使眼色,但德克士都落锤定了音,谁还敢在这个时候说什么?华莱士看着经纪人忙里忙外的动作关系,又不得其门,只能抿紧嘴唇,深深看着凯尔的方向。凯尔却好像已经忘了有他这么个人,所有的视线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沫身上。

    ******

    就……就这么容易?!

    凯尔确实无暇顾及其他,事实上他跟剧组签完合约,排算好档期,直至带着苏沫回程的一路上,都处在一种厚重的茫然里。伊利给他这个消息时,明确告诉他华莱士也会来试镜竞争,对上那个自己曾经花费极大精力培养的人,凯尔实质上对苏沫是没有什么把握的。

    可偏偏,现实就这么叫人啼笑皆非。

    行车缓慢,在等红绿灯的当口,凯尔突然回过头来,目光直勾勾地落在苏沫身上。

    苏沫刚好来了灵感,正倚在车窗上写歌,笔下轻灵流畅,那双曲起的长腿充作纸张垫板,认真的神情让他整个人都在散发出光芒。

    凯尔在那么一个瞬间,突然死心塌地地决定要捧红他,不顾一切。

    ******

    《听风》剧组留给苏沫准备的时间不多,因此在进组前,他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忙碌。

    单曲的录制虽然已经完毕,但在后期制作的同时,苏沫还需要拍摄一个mv。forver集团首张单曲给他拨下的资金算不上丰厚,其中大头都花在了音乐制作上,投入mv的部分自然就更加捉襟见肘。这样的客观条件,妄想充什么大场面恐怕成品要贻笑大方,苏沫于是提议租设了forver内部的拍摄棚,搭上简单的布景,只请公司的基础团队,拍摄了一个相当简单的mv。他现在不过是个新人,先前还有不少负·面··消息,贸然冠上什么制作费用上千万之类的宣传噱头,对塑造形象未必是件好事,穷酸在某些时候,其实是个不小的卖点。更何况在苏沫看来,一首歌最重要的核心还是它的旋律,八十年代那样纯粹的无画面唱片,该红的天王不是也红得发紫?相反到了如今,圈内人心浮躁,各个都想走偏门邪道,实力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个词儿,才变得越来越不值钱。

    凯尔推开门,又生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似的很快掩上,棚内因为拍摄需要反复播放着新单曲的旋律,无论多少遍,凯尔在听到的瞬间仍忍不住跟着节奏晃了晃。屋内光线昏暗,只有最中央幕布前的架子鼓处聚集所有灯光,苏沫正坐在那击鼓,棚内强烈的节奏有一半归功于他现场的发挥。整个屋子的工作人员都因此完全投入了工作状态,一边拍摄一边克制不住地随着音乐摇摆,那摄像一看就没什么舞蹈细胞,神情陶醉,却全程只会鹅状点头,拍到副歌高·潮点,脸上就浮起一阵潮红来。

    苏沫则真正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击鼓的动作不知道练了多少年,比舞蹈还要行云流水。因为音乐类型的缘故,他画上了稍浓的舞台妆,五官看起来比正常状态还要立体精致些,微晕的眼尾配合他心无旁骛状态下自我的神情,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浮夸而神秘的光芒下。

    凯尔入行那么多年,从未见有人能像这样将工作带动得像一场狂欢派对,最后一个镜头结束,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工作人员相互击掌庆祝,他也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迎上去。苏沫接过身边人递来的纸巾擦汗,摄像师确定过画面状态后欢呼着扑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他有些吃惊,但仍镇定地张开双臂,对方的朝他大笑:“苏沫,这首《run》不红我把头割下来送你!”

    “承你吉言啊。”苏沫也笑了,他创作风格多变,也从不拘泥于流派,《run》这种加入重金属元素的现代乐,就是他创作后期才爱上的风格。受天赋所限,文森特一直没法驾驭,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他反倒用自己的声音唱了出来,也算是因祸得福,完成了自己的一大梦想。

    后期制作他就彻底帮不上什么忙了,于是便回家收拾好东西预备进组《听风》,临行前还是打电话跟比伯说了一声,以免对方找不到自己。

    《听风》剧组演员被拘拿的事情外界早已无人不知,换演员却做的很低调,哪怕在试镜过后,也只能打听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苏沫走得很急,家中的两个阿姨不舍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拼命给他塞自己腌的小菜,以免他进组后条件艰苦吃不好东西。

    家里少了一个核心人物,立刻变得冷清许多。

    比利从上次见到苏沫后,果然信守承诺地减少了回家的时间,然而这次再进家门,仍旧感觉到了有些不同以往。家中那些鲜艳的色彩没出现还好,出现了又都被收起来,就显得屋里死气沉沉,阿姨们见他回家,也只是有气无力地问好。

    比利皱眉:“出什么事情了?”

    “出事?没有。”孙阿姨端了碗汤给他,神情失落,“老板,苏沫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比利连他去干嘛了都不知道,但闻言仍感到惊奇。苏沫搬进来不过小半个月时间,家中照顾了自己好几年的阿姨就会因为短暂的分别对他思念不已,从没有感受过如此人缘的比利真是莫名其妙极了,有些人受欢迎难不成是天生的么?

    第二天去公司,孙阿姨又给他塞了个保温桶,问为什么,答曰惯例。

    惯例……

    苏沫的惯例吧……

    托苏沫的福,比利在将会议延长至下午两点,结束后预留的午饭全部散发出让人倒胃口的油腻气息的境况下,难得不用空腹撑到晚饭时间。

    香滑浓稠的火腿小米粥尚且温热,入口的瞬间就征服了比利饥饿的肠胃。他工作太忙,日常三餐不定,能在家里开伙的机会少之又少,以至于直到今天,才知道家中两个阿姨竟然有这种好手艺。

    助理打来电话,声音有些激动:“老板,新的单曲样片已经发到您的邮箱。”

    “知道了。”饥肠被抚慰,比利难得的心情不错,突然有了种想要午睡的冲动,于是点开邮箱附件,倒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很快的,轻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微的节奏在安静的办公室中渐次响了起来,节奏抓耳,且不落俗套。这是一首现代风格的快歌,从乐器选择上就能听出来,流畅的琴音中,小提琴柔滑而火辣,前奏创作得非常成熟,几乎像是什么世界名曲的节选,这非常对比利的胃口,让他相当享受地松开了眉头。

    一记女声紧接着响起,穿插在高品质的音乐中分毫不落下风,他咬字清晰,自成节奏,和背景伴奏相辅相成,带着让人完全无从忽视的存在感呼啸而来,席卷起强烈的风暴。这像是一首直接唱给心灵的歌,歌词迷茫又沧桑,诉说一个人耗费一生时光run自己的梦想,run或放弃,欢笑和别离,立意深刻,相当能引起现代人共鸣。比利原本还有些睡意,听到一半整个人就像喝了瓶烈酒那样亢奋地清醒了,每一个细胞都在狂欢着,跟随节奏诉说自己想要跳动的热情。这种激动的情绪让比利向往又有些陌生,他极力克制自己被这音乐影响,但很快的,副歌临界点,一阵更加强烈的金属音乐至死方休地融合了进来。

    这根压下的稻草让他瞬间就顺从心意地沉浸在了其中,何必呢?反正办公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剧烈的节奏好像宣泄掉他心中潜藏已久的压力,比利脚打节拍,连手指都情不自禁跟随鼓点叩动,等一曲完毕,简直像大梦过一场,心情一阵的怅然又轻松。

    附件跳到下一首歌,是首同样现代风格快歌作品,但和之前那首显然不是出自同一人。

    比利听了十几秒,两者间质量上巨大的差距让他眉头越皱越紧,终究还是没忍住切换了回去,再听一遍。

    反复单曲循环几次后,他差不多也背下了词,在节奏中跟随吟唱,又细细咀嚼,才发现其中字字深意,绝非凡品。

    这种层面的音乐,即便作为娱乐公司高层,比利也已经多年未曾得见。他难掩震撼,终究没忍住在下一次循环之前点开了附件的介绍详情,瞬间瞪大了双眼,文本中字字青白地写着--词:苏沫曲:苏沫演唱:苏沫

    比利很难说出自己有什么感想,三个并列的名字配合音乐看起来实在太过震撼,早在苏沫和文森特竞争《从零开始》主题曲时,他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极有才华,可是当初再怎么高的评价,放在对方第一首单曲作品面前,仍旧显得那么苍白。

    激情澎湃的音乐让比利的思维无比清晰,立刻将助理叫了进来。

    办公室里乐声不停,助理显然也在亢奋状态,甚至连平常惧怕的老板也变得不那么威严了,双眼亮晶晶扑在桌上:“老板,您也发现了!?这首歌简直了!我第一遍听到的时候差点带着耳麦嗨起来!”

    比利回应了一记淡淡的眼神:“苏沫呢?”

    “进组了,前几天进的,德克士导演的《听风》!”助理话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赞赏,“他真的有些邪门啊,德克士的戏都能接下来,还抽空作出这种音乐。他的mv您看了吗?明细里只占了十万块的金额,但效果简直了!”

    比利没有计较对方的迷弟状态,这首歌从质量上看是必定要掀起极大风潮的,他已经察觉到商机,彻底陷入了对公司运营的规划里。从资料里调出和飓风音乐才签订不久的合同,比利盯着条例思索了半天,突然说:“先把这首歌的前期运营压上几天,等作品公布一个星期左右再上线。”

    助理立刻意识到他的战略,点头记下,便听比利又慢吞吞地问:“和飓风合作的第一批版权音乐,是不是还没筛选完毕?”

    “是的。”

    “那就对了。”比利敲敲桌子,掷地有声,“把这首加进去,当主推。”

    ******

    比利说的运营压制,当然不是指完全不营销,毕竟在这个时代,酒香不怕巷子深已经脱离主流。然而想赢得群众更多的好感,一开始就狂轰滥炸式宣传绝不是个长远的主意,于是苏沫这首《run》,就选在一个非常自然的状态下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