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漫老油条 第二章 自毁的系统与仇富

时间:2018-04-02作者:禹脉不肖子

    所以,班克得出结论,自己肯定是被联盟抛弃的那一批穿越者,是天使忘记把食指放在自己嘴唇上的无姓之人。

    但是,好不甘心啊,凭什么自己身为一个穿越者,在跨世界跨宇宙的旅途中,还要忍受这样的偏见,被区别对待?

    一想到自己正身处至少离自己原来那个世界,10的10次方的29次方米外(这是咳血家推断出的平行宇宙的理论最短距离,当然也可能是作者记错了,恩,九成记错了)的世界,班克就一阵心酸,自己无依无靠的,你连个老爷爷都不给我?

    解放法令都规定那些被压迫者是法律上的自由人,连黑奴都已经在南北战争的辉映下获得救赎,合众国的解放宣言早就响彻在了,所有平行与不平行宇宙的上空。

    万恶的阶级划分主义者啊,你们这帮该和阿提拉一同被钉上耻辱柱的剥削者,为什么连老子穿了个越,还要获得这样不平等的对待?

    凭什么!我要老爷爷,我要系统啊!班克心中一万个不忿。

    “唉。”

    良久,班克叹了口气,摸了摸这几天都快饿的胃下垂的肚子,准备出门去买两个汉堡来啃,不过正当他起身之时,脑内的一个声音让他激动不已。

    “滴!万界辅助系统正在激活,即将启动。”一道机械电子音在班克脑海里划过。

    这个声音让正在起身的班克一个激灵,“哇哈哈,原来有系统啊!”

    班克激动不已,原来咱也是有金手指的,只是激活比较慢啊,是我错怪联盟,错怪组织了,对不住啊。

    “启动完成,万界辅助系统,正在激活中……万界辅助系统,一切秉承宿主利益为中心,服务至上为宗旨,一站式全方位满足您的个性化需求,竭诚为您服务。”

    “原来是低智系统啊,这浓浓的手机广告既视感。”听到系统那一长串电子音套路式开场白,班克不由吐槽道,不过心中却是万炮齐鸣,鲜花怒放。

    “系统自毁程序正在加载中,加载完成……3”系统毫无感情的机械电子音传来。

    “恩…恩?等等,请问……自毁程序是什么鬼?系统?”听到系统在脑海中冷不丁冒出的这句话,班克心中那一万门怒放的阿姆斯特朗班式回旋锦绣添花皇家礼炮,不由哑火了一大半。

    “2”

    可是系统却没有回应班克,只是自顾自的倒数,这何异于一盆冷水,浇在了班克那才燃起的超级英雄梦上啊,这可把班克急坏了。

    “别啊,系哥,咱有话好说,这怎么才被激活,就启动什么自毁程序啊,自毁不好玩啊,你又不属川端康成。”

    开玩笑,咱手提蜘蛛侠,脚踏绿巨人,横批拳打托尔的希望,可全放在您老身上啊,这刚刚不还好好的吗,突然冒出个自毁程序是什么鬼?

    “1”

    回应班克的还是毫无感情波动的电子音倒数。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永远救赎不了一个对生活失去色彩辨识,还饱含霜雪沧桑人的灵魂,当丧钟的声音响起,那或许才是他们生命在这世间最精彩的回响(这句话是个世纪伟人说的,大家不用去查,查不到的)。

    所以,然后,紧接着,最终……就没有然后了。

    在班克脑中响起“嘭”的一声后,一切都归于寂静,是真的寂静了,那之后无论班克怎么呼唤,那所谓的系统再也没有吱过声。

    这就是班克在第二天所遇到的事情,也是他几经人生大起大落,急补速效救心丸的原因。

    看来自己又误会联盟了,他们果然是对平民穿越者抱有歧视啊!

    虽然班克前世也听过不少系统占据宿主肉身的阴谋论,但是班克表示,穿越到了异世界,还附赠一个系统,你能忍住不用?

    即便你能,我他娘不能啊!

    所以即便班克在心里把这个坑爹瘸脑袋系统,脑补为了妄图占据自己肉身,腐蚀自己灵魂的邪恶系统,但是也还是不免又往嘴里多塞了几把速效救心丸,才缓过劲来。

    上诉无门,无法使自己心中对阶级划分主义者的愤恨得以伸张的班克,只能一边往嘴里狂塞速效救心丸,一边默念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菠萝蜜#¥%!&;,一边控诉这帮给自己发了一个脑袋瘸的残次品系统的家伙。

    系统自毁以后,班克就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经过一天的思考,终于,在第三天,也就是今天,班克得出结论,自己获得的那个坑爹系统,或许脑袋是瘸的,但是应该也不属于低智系统,而它又为什么要自毁的呢?

    经过一番思索,班克最终得出结论,肯定是自己说的某一句话触发了系统的抵制反抗情绪,但是是哪句话呢?

    经过班克柯南附体,摩斯上身,科学严谨的推理,再加上努力的回想,班克确定了,肯定是自己吐槽的那句“原来是低智系统啊”惹的祸,至于班克为什么这么肯定是这句话呢?

    因为他从系统出场到启动那什么自毁程序,就只来得及对它说过这一句话啊混蛋!

    班克由此得出,那个系统应该不是自己以为的低智系统,但是它为什么听这句话就自毁呢?

    经过班克的推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其实也是想得通的,譬如现实世界中,要是有人当着你的面指着你的鼻子骂你低智商,那么你听了愤而自杀,也是想得通……才怪啊!

    果然是个脑子瘸了的系统吗?!

    班克无语凝噎问苍天。

    “唉,算了不想了,没有系统就没有系统吧,谁稀罕一个脑袋瘸的系统啊。”班克冷淡道,其实是速效救心丸已经吃完了,再想怕自己心脏病发作。

    “既然走不了穷人变异流和系统碾压流,那么……”

    班克看了看旁边的报纸,标题一——深刻悼念美国队长逝去六十六周年;标题二——斯塔克工业董事长托尼斯塔克,与十二月格言杂志封面双胞胎夜赴酒店。

    班克把目光定格在了托尼斯塔克那搂着两个美女,散发着贱贱的笑容的脸上,至于这股子贱气从何而来呢?

    班克觉得,你随便让一个常年奋斗在社会最底层的无产阶级劳动者,去看一个能拿莽林当内燃机燃料驱动一列火车,还能行驶大半年的大富豪的笑容,他都会觉得那小子笑的……贼欠揍,换句话说就是……仇富。

    没错,班克眼中透露出来的,就是赤果果的仇富,我穷我怎么了?我还仇富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