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漫老油条 第二十九章 家庭伙伴

时间:2018-04-02作者:禹脉不肖子

    “房子的事情可以商量,但是入职为神盾局特工的事情,暂时不行,而且我不会亲自来的,我会让科尔森和娜塔莎开放权限,让他们和你谈。”尼克淡淡道。

    “为什么不行?你是觉得我没有能做好一个特工?”班克不服道。

    “是这样的。”尼克道。

    班克“……”

    但是还不等他开口,尼克便继续道“不过我可以考虑,让你加入另一个组织。”

    “什么组织?”班克疑惑道。

    “还在筹划中。”尼克气死人不偿命道。

    班克陷入了沉默。

    还在筹划中?难不成是复仇者联盟?

    但是我刚才可还嚷嚷着,要去闯进白宫,绑一个官大的啊。

    不过随即,班克释然了,自己虽然如今造成的声势不小,外边的街道都已经千疮百孔了,估计明天什么泰晤日报,纽约时报,人民日报,cd日报,王八坨子报,全都会是关于“曼哈顿富兰克林街,某神秘人物”的报道,还是头版头面那种。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又真的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吗?

    或许科尔伯罗斯在发狂的情况下,造成了数十上百人的伤亡,而且那些伤亡者和其家属,都会恨死自己。

    但是和班纳博士比起来,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别给我提电影里没拍出来,绿胖浩克发疯的时候,有对平民造成伤害啊?就连士兵,他都没伤害几个。

    那个绿胖子要是发起疯了,莫说什么人民军队,吃瓜群众了,谁他都不认识……

    除了他女朋友。

    这些年来,在班纳博士被罗斯将军不断的追击中,他对人民群众造成的伤亡,估计都不胜枚举了。

    既然连那种发起疯来,奶奶都不认,只认女朋友的野兽,都能成为复仇者,那么我为什么不能?

    班克道“那行吧,只要房子能分配下来就好,我先说好了,不是那种员工宿舍性致的,而是在我的产权以下的!”

    “还有……”班克继续道“你不亲自来就算了,但是来的,必须是个不像你这么不专业的,还不能像是娜塔莎特工这样,龅牙,高底肩,长短手,罗圈腿,鸡胸,狗肚,二哈脸的,至少得长得正常吧?”

    说完,一脸嫌弃的看了眼一旁,眼睛瞪得贼大的寡姐。

    “……”

    电话那头的尼克,沉默了一会,得出了班克这个目标人物,是个睚眦必报性格的结论。

    自己只是说了他一句不够专业,他到现在还记得,至于娜塔莎特工……

    肯定把这个异人,得罪惨了!

    尼克道:“还有,班克,我要向你确定一件事……你是吸血鬼吗?”

    班克听了一脸鄙夷,不屑道:“别把我跟那些杂血生物比!他们只是具有我一丝微薄血脉的小蝙蝠而已。”

    “那么你就是光明教会口里的始祖喽?”尼克问道。

    “勉强可以这么说吧!但是我可不承认,我有那样一帮不成器的后代!”班克不屑道。

    尼克继续道:“你的血统是后天觉醒的?确定不是异人?据我所知,吸血鬼繁衍后代的方式,造不出一个他们口中的始祖。”

    班克哼哼道:“什么后天觉醒,我生而不凡,和那些一代代繁衍下去,早就血统驳杂的飞老鼠可不一样。”

    尼克思考了一会,道:“娜塔莎说你一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这是为何?”

    班克解释道:“我是血族的始祖,自然拥有血族始祖万年来悠长的记忆,事实上我在你们组织建立的时候,就默默的注视着你们,你们那时候还不叫神盾局吧?”

    神盾局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以前的古埃及,这件事情极少有人知道,这么说这个兰洛斯特不是其本人?

    难怪神盾局所搜集到的资料,从出生到今天之前,一切都那么平庸。

    尼克询问道:“这么说来,你不是班克.兰洛斯特喽?”

    班克佯装不耐烦的忽悠道:“是也不是,我早在百多年以前,感知到自己快要身陨的时候,就在无数人的身上,留下了复活的种子,其中有一个人,就叫做诺兰顿.兰洛斯特(班克的太爷爷),就在三年前,我终于在这个‘种子’的后代身上,觉醒了,自从我觉醒的那天起,一切都明了了,如今的我,既是班克兰洛斯特,也是血族始祖!”

    这么说来,这个班克是后天觉醒了,血族始祖的记忆与能力?

    那一切就都说的通了,他知晓神盾局的历史,识破娜塔莎的身份,突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和过往断绝了联系,和光明教会作对等等。

    尼克紧皱的眉头松开了,道:“班克,你估计也已经听到了,外面都已经平息下来了,武装部队也已收到命令,已经撤退,静等科尔森前来吧,他和娜塔莎,全权代表我,和你详谈你所提出的条件。”

    说完,尼克弗瑞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班克打断道“对了独……局长,我能要个两三百万美金精神损失费吗?”

    尼克一愣,心说,你早说就有了,但是尼克知道,就算现在拒绝了班克,他也不会再次翻脸的,于是他道:

    “可以,不过房子没有了。”

    空天母舰可是个吞金兽,我这个局长都两个月没拿工资了呢,哪有那么多钱给你拨?

    “额……”

    班克衡量了两者之间的价值,道:“那就这样吧,拜拜,死鱼眼独眼龙。”

    班克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一只毛比安吉拉女王还秃的沙皮狗,走了进来。

    “老子把他们都打跑了!哈哈哈哈哈~”

    科尔伯罗斯扯着那张牙都被打掉一颗,并且十分浮肿的脸,嚣张的笑着。

    出于对一个伤者和劳动者的关怀,班克没有对他道破实情,班克道:“去趴着吧,明天给你买精制狗粮吃。”

    科尔伯罗斯听到“精制狗粮”几个字,那本在缓慢生长的断牙,长的更快了,他笑着道:“够意思!还有架打记得找我。”

    他以为只要有架打,就能吃上精制狗粮。

    科尔伯罗斯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懒人沙发前,在跳上去前,还特意甩干净了自己的身子。

    班克和荀的看着科尔伯罗斯,不得不说,虽然平时不让人省心了点,科尔伯罗斯还真是一条,忠诚又值得信赖的家庭伙伴啊。

    “对了,你个杂种主人,为什么这么大半天,都没有出来帮老子?”科尔伯罗斯突然想起什么,转过头来,恶狠狠说道。

    当我没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