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漫老油条 114、冰糖葫芦

时间:2018-04-02作者:禹脉不肖子

    数日后,正值除夕。

    就连当地的美国佬们,也有许多在当地唐人街的带动下,受到了这浓烈气氛的熏染,不明所以的聚集了不少在唐人街上,以吃瓜群众的姿态,坐迎那狮子龙灯、静待那焰火染天。

    班克带着佩姬,来到了唐人街外的雪地中。

    佩姬身前裹着个班克褪下来的皮衣,畏手畏脚的拿着柱香,神色紧张的看了看身前脚下的事物,再回头看了看班克,道:“主人,我…我开始了啊?”

    班克看了看被自己女儿裹在身前的自己的棉衣,道:“你都磨蹭了五分钟了,我都快被冻成傻逼了,快点吧。”

    佩姬往后退了一步,离的身前那事物老远,伸手犹疑了一会,再次回头问道:“离这么近,真的不会有事吗?”

    班克瘪瘪嘴,道:“就点个雷王而已,你至于吗?这玩意儿在你脸上爆炸,也伤不到你吧?”

    佩姬稳压,并没有还口,她怯生生的拿着手里的香,向着雷王的引线蹭去,脑袋后仰,离得老远。

    话说这美国佬就是矫情,特别是自小养尊处优的圣女,她从小看的焰火不少,可哪里像我华夏儿郎,几岁时就开始买王中王炸牛粪了啊。

    “呲~”

    磨蹭良久后,佩姬终于拿着手里的香,点燃了小臂粗的雷王,而后像只灵狐一样,咻的蹿进了班克的怀里,还把棉衣顶在了脑袋上。

    “boom~”

    伴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那个堆砌起来的雪堆,被雷王炸开了花。

    细碎成渣的雪块被强劲的爆炸气流,推送至数十米开外,一朵朦胧的雪雾凭空形成,似伞状若蘑菇,引得远处不少人驻足围观。

    佩姬自班克胸前,露出了娇俏的螓首,脸上洋溢着一股激动生趣的神情。

    她仿佛也受班克的影响,开始沉浸在这种东方节日的热烈、欢快之中。

    班克把自己的棉衣,从她的身前扒了下来,穿回了自己的身上。

    拎了拎手中剩余的炮竹,他挑挑眉道:“继续?”

    “恩!”佩姬十足的小女儿姿态,激动道。

    小半个钟头后。

    班克和佩姬四处胡作非为,放完了口袋里剩余的炮竹。

    其实在唐人街历来这几天“状若疯狂”的前科中,美国许多地方是禁烟火的。

    但是班克兴致上头,才不会去搭理什么规定呢,今天要是还有警察来抓自己进局子,他才没那心情去调戏他们呢。

    如果来软的,出示了神盾局的证件也不行,那他丝毫不在意来硬的。

    幸好当地的警察,也认同了神盾局的证件,虽然狐疑你一个特工,居然带着女伴,在东方的节日上玩的那么嗨,连小孩都吓哭了好几个,但是或许是受到旁边唐人街中热烈气氛的影响,那几个上前来检查的警察,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去为难班克。

    不然莫不说,明天的新闻头条,就是数百名警察,被一不知名人物,痛殴了一顿,然后被手铐集体铐成了一个“法克鱿”标志呢。

    “没了吗?”佩姬眨着灵动的大眼睛,看着班克手里的炮竹袋。

    班克耸耸肩,道:“没了,这个玩着不大过瘾,我们来玩点儿刺激的吧。”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个网球大小的金属制物。

    佩姬一脸僵硬,震惊道:“手…手榴弹?主人你哪来的?”

    班克嘿嘿道:“上次在挪威顺来的,咋样,我们要不炸几辆车玩吧?”

    佩姬连忙摇头,制止了自己主人,道:“算了吧,咱们去唐人街玩吧,你又忘了前几天,你是被怎么打的鼻青脸肿的?!”

    班克耸耸肩,道:“所以我想去炸那几个打我的警察的警车。”

    佩姬闻言,立马没收了班克的手榴弹,揣进兜里,道:“你够了主人!你居然这么记仇!”

    班克挠挠脑袋道:“没有记仇啊,我只是觉得好玩儿而已……那算了吧,这手榴弹就等下次想吃鱼的时候,我再去向托尼要个火箭筒,留着去哈德逊河炸鱼吃吧。”

    佩姬满头黑线,拉着班克就向不远处的唐人街走去。

    前几天还是雾凇满街的唐人街,此时早已洋溢起了热烈的气氛,满街各巷挂起了各类华夏风十足的物件。

    福余剪纸户户贴,吉祥结中寄新愿,满街都是的大红灯笼挂檐梢,放眼望去一线飘红,游子赤心尽在其中。

    就连那树梢、房檐上的雾凇,也好像被这热烈的气氛所侵染,连同着那晶莹的冰凌花,亦有些消融,变成了凤尾庆新年。

    虽然凌风清且寒,可那是个喜气溢心房,户户放红光啊。

    班克和佩姬兴致昂扬的来到了唐人街,入目第一物,就让佩姬张大了口舌。

    那是一副近十丈的墨龙大画,生动灵气的浮现在街头影壁之上,虽然写实差了几分,可是架不住气韵十足啊,张牙舞爪仿佛要冲出来一般。

    墨龙虽生气,可其一半的气象,都是来自其背景的映射,班克一看便明了了,那墨龙身下、背后,赫然是一副气象万千的水墨江山,正是远在万里外的炎黄大地!

    这让班克也不免有些动情。

    多看了两眼之后,班克领着佩姬,缓步挤进了街头。

    周遭几乎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夏人士,口里说着带有各地方言的汉语,班克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哇,熟悉的配方,熟悉的人头攒动,熟悉的龟儿子、妈.卖批萦绕耳间。

    满街浓重的民族特色的人物事,这简直比华夏的年味儿,还要浓重数分。

    不过想想也是,自古游子赤心,最是赤诚易煽情。

    佩姬拉着班克,一脸好奇的看着满街的红色事物,最后驻足在了一家冰糖葫芦店铺。

    佩姬眨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店铺门口,人手一根的晶红糖串儿,道:“班克,我要吃这个!”

    班克虽然罕见的听见了佩姬叫自己本名,而不是主人,他诧异之余,也有些道不明的滋味在心头。

    而后径直拉着佩姬,走进了店铺,班克用比大多数汉人还标准的普通话,道:“老板儿~来一串冰糖葫芦,要山楂的。”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