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漫老油条 115、你们在聊什么

时间:2018-04-02作者:禹脉不肖子

    那老板看着这两个老美走进店中,先是感慨了一番,这年头咱唐人的文化真是日渐兴盛了啊,越来越多的老美,虽不明所以,但是也在这几天,混进了唐人街,一同感受着这股炽烈的氛围。

    但是随后,班克直接开口,来了一段比他还正宗的多的普通话,直接让他愣神了,这中外节目的外国主持人,汉语都没班克说的这么纯正吧?

    那老板先是愣了几秒,随后拿起一串裹着山楂的糖葫芦,递给了班克,用他那蜀地口音浓重的椒盐普通话,道:“小伙子,你嘞中国话,说的硬是不摆了哦。”

    班克将冰糖葫芦递给佩姬,嘿嘿笑道:“基本操作,多少钱?”

    那老板笑着看了一眼佩姬,而后对班克说道:“不要钱,送你了,以后多来光顾就行。”

    班克挑挑眉,他听出了这老板祖籍应该是蜀地人,于是他语调一转,用十分正宗的蜀地话,对他道:“要求得,那谢老哈,生意兴隆,大吉大利,今晚不吃鸡,吃饺子。”

    说完,便领着一脸崇拜的佩姬,走出了店铺,留下了那个老板一人,在原地凌乱,他有些怀疑那贼肯定是披着老美外皮的华夏郎了。

    佩姬和抱着班克的肩膀,一脸幸福的走在人头接踵攒动的街头,她盯着手里的糖葫芦,并没有开口去吃,而是向班克问道:“班克,这个糖串很好吃吗?为什么这么多人买?”

    班克拍了拍佩姬的屁股,道:“好不好吃,得吃了才知道,你若问我的话,那味道只能算一般吧,但是架不住它是情怀啊~”

    “情怀?什么是情怀?”

    佩姬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班克,虽然她也懂汉语,但是在老美的思想里,历来粗暴直接,他们对于意境、情怀这些字眼儿,通常是难以理解的。

    班克抠了抠鼻子,对她解释道:“情怀……情怀就是对故乡的思念,是内心最深处,对那偏执情绪的追逐,是枯槁老头背对莽山,却心向那一年和日头一同落下的,曾和他走过一生的姑娘,是我与佩姬多年不见,你的容颜却依旧挂我心梢,不会忘,不想忘……更不敢忘。”

    “大致就是这样,多余的我也解释不清……瞧瞧,老子今天是不是贼矫情,说到哪都能煽情一波,一定是脑袋秀逗了。”

    佩姬笑而不语,轻轻地咬了一口冰糖葫芦,将一半山楂混合着糖皮,一同在口齿间嚼碎,并不直视班克,而是看着左右四方热闹痕迹,口中轻语道:“我觉得挺好……”

    也不知道是在说糖葫芦好吃,还是在说班克的话语不傻反而很动人。

    没多时,正当班克和佩姬逛的正起劲儿时,远处却传来了一阵喧嚣不绝的热闹声。

    四周人流听见这动静,尽都一脸期待的向那边汇聚而去。

    佩姬一脸不懂的看向了班克。

    班克斜觑了她一眼,道:“社火大戏开始了,走去瞅瞅?”

    三五分钟后。

    班克和佩姬好不容易挤到了,人挤人的社火游街旁。

    此时这条街上,已是锣鼓喧天,轰轰烈烈。

    那中黄高台,正居高而舞,狮子龙灯,正戏珠舞爪,那是个凤翥龙翔啊。

    周遭围观者亦是群情汹涌,大声喝彩,不过刹那间,就被更为震天的锣钹声所掩盖。

    所有人都在以最喧嚣的姿态,感召着万里之外的红色信念。

    班克十分吊儿郎当的,高声应和着场上的各类,华夏特色的新年庆演。

    但是没多时,眼尖的班克,却好像在不远处,瞄到了一个熟人。

    一个有些胡茬,有些邋遢,又有些沧桑的美国青年,正举着个插满糖葫芦的杆子,在高声叫卖。

    只是愿意买单者,却寥寥无几,但是那人却依旧十分殷勤的,让路过的大哥大姐们,来尝尝瞧瞧。

    班克叼着支烟,对科尔伯罗斯说道:“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啊。”

    不过迎来的,却是科尔伯罗斯十分不忿的数声犬吠。

    这时,班克却再次瞄到了,有几个美国青年,看似无意的走了上去。

    竟然要以数张富兰克林的价格,去买那邋遢青年叫卖的糖葫芦。

    但是刚才还十分殷切叫卖的邋遢青年,却好似不愿意接受这人群中,不着痕迹的向他递过来的一沓大钞票。

    “亚瑟哥哥,我不用你们来可怜!”邋遢青年涨红着脸道。

    亚瑟闻言,拿了一串糖葫芦在手中,叹了口气道:“罗纳德,家族中已经发生了剧变,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无论如何我也记得,你是我的弟弟。”

    罗纳德情绪有些激动,道:“亚瑟哥哥,汉娜姐姐,你们忘了那个恶魔说过的话吗?我的生活已经够惨了,我不想你们也因为帮助了我,而变为我这样!”

    一旁的汉娜摇摇头,道:“罗纳德,他不是恶魔……他是我们的神。”

    罗纳德闻言,愤怒的吼道:“汉娜姐姐,连你也被他洗脑了吗?!叔叔伯伯们也就算了,你为什么也会这样,我们全家族,都疯了吗?!”

    亚瑟再次不着痕迹的塞了一沓钞票,进了罗纳德的兜里,道:“我说了,有些事情已经不能告诉你了,但是我们求过了叔叔伯伯们了,今天不会有人来监视你,而且那个人……估计已经把你忘了,你不用担心我们。”

    罗纳德一把抓起兜里的钞票,砸在了地上,他癫狂道:“疯了,疯了,你们全都疯了!我不要你们来可怜我,我能养活自己!”

    这一幕,也引得不少人纷纷侧目,远处的班克更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其实你别瞧班克怂,实则这小家子气的混球,是出奇的记仇。

    想想那些个被班克认怂对手们吧,有几个是得了善终的?

    向罗纳德这样,一世潦倒矢志的,那都是处境极好的了。

    远处几人又是几番争执,班克也嫌远处看好戏不过瘾,要去给这兄弟情深的戏码,加一点刺激的桥段。

    于是他带着佩姬,从人群中向那边挤了过去。

    就在亚瑟、汉娜几人,语重心长的宽慰着罗纳德,而罗纳德却情绪十分激踊,几近失控时。

    班克也挤到了几人身边,他把脑袋蹭进这几哥子话语圈中,好奇的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