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漫老油条 125、往哪走

时间:2018-04-02作者:禹脉不肖子

    这话直接让托尔陷入了沉默。

    数秒后,托尔才开口问道:“你就是前段时间,神之战中的那位魔神?”

    谁知班克闻言,却挑挑眉,否认道:“你看我像是能将你爹,摁在卫星上爆锤的人吗?”

    反正神盾局暂时也不会暴露自己的真身,而且奥丁估摸着也已经半死不活了,他肯定也不会放心,将差点被自己搞死的事情,说给其他人听。

    一个是神王的威严摆在那里,不容许他将自己差点被虐杀的事情,公之于众。

    另一点更重要的是,他十分了解自己这个大儿子的心性,要是让他知道了实情,肯定会如同约顿海姆事件一样,义愤填膺的去找班克复仇,到那时候,莫不说又是一场屠杀了。

    所以不管是出于哪个方面的考虑,班克觉得奥丁是决计不会告诉托尔实情的。

    就算自己料想错了,或者托尔事后知道了实情,那也没事,你老子都差点被我宰了,还差你一个锤神儿子?

    托尔将班克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确实,这丫的怎么看也不像,那日拥有滔天之威的魔神,于是他皱眉道:“那你为什么能够拿起我的战锤?”

    班克闻言,呵呵道:“当然是因为哥足够高尚、仁爱、崇高了~”

    看着托尔一脸不信的表情,班克耸耸肩,道:“我也没逼着你信,不过你要是还纠结着这一点不放的话,你的战友们怕是快都要死球喽。”

    说着,向着不远处的战场撸了撸嘴。

    战场中心。

    二代反血祖机甲已经被毁灭者铠甲,摁在地上锤至七零八落了,机甲投放包中的零件不断飞出,企图填补反血祖机甲崩坏的零件,可是入不敷出,当最后一批零件,向着反血祖机甲飞射而去后,也难以填补反血祖机甲残缺不堪、几近崩毁的身躯了。

    “班克!你还不出手吗?!”托尼隔着反血祖机甲,大声呼喊道。

    班克看了看身前,坐在雷神之锤面前冥想的托尔,转头向反血祖机甲和几位阿斯加德的战士道:“兄弟们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好!”

    “嘭~”

    毁灭者铠甲一个头槌,硬抗了反血祖机甲激射而出的炽红色激光,而后直接将反血祖机甲撞的零件四飞,抛飞出数十米,失去了机甲投放包支援的反血祖机甲,躺在远处不断抽搐,再难以为继下去了。

    “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反血祖机甲中,传来了托尼无奈的声音,而后本来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的反血祖机甲,就像瞬间失去了动力一般,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班克耸耸肩,再次尝试着召回自己的黑镰,但是依旧无功而返,镶嵌在毁灭者颈部的黑镰,虽然不断颤鸣,但是也只能使毁灭者铠甲再次不堪重负,半跪在地上,却难以抽脱出来。

    可是这也给了阿斯加德几位战士们机会,希芙和三武士,看到毁灭者铠甲被黑镰所钳制,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各自提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高高跃起,妄想给毁灭者来一顿天降正义。

    但是拥有奥丁神力加持的毁灭者铠甲,并不是普通战士能够对抗的。

    只见四人铆足力的攻击,也仅能在毁灭者铠甲上,带起一绺不起眼的火星。

    而后几人连带着手里的武器,也被反弹而来的那股巨力,崩裂了虎口,远远地掀飞了出去。

    这时。

    毁灭者铠甲中蕴含的奥丁神力,暂时抵御住了黑镰带来的无尽重量。

    它艰难的站了起来,以突破音速的速度一伸手,瞬间就将再次朝自己飞跃而来的希芙,给抓在了手中。

    而后看了看飞奔而来,妄图救援的大胡子武士,毁灭者铠甲一脚将大胡子武士,踹飞到了百多米高空,然后重重砸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看了看手里的希芙,毁灭者铠甲单手高举,而后“嘭”的一声,就将希芙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看着地面那个人形坑洞,毁灭者铠甲并不满足于此,它高高的抬起了一只脚,带着无尽巨力,重重的踏在了,希芙所在的人形坑洞之上。

    “嘭~”

    一阵小型土浪冲击波,自毁灭者脚下扩散出去,带起数十米内黄沙不断翻滚。

    当毁灭者再次抬起脚时,班克直接单手捂住了脸,做出了一个十分蛋疼的表情。

    因为这一刻,人性有没有扭曲班克不知道,反正土坑里的希芙是扭曲了。

    “不!希芙!!!”

    见此一幕的托尔,再难以静心的冥想下去,他高声嘶吼着,疯狂的向着生死不知的希芙跑去。

    “希芙,你还好吗?”

    托尔跪坐在了布满裂痕的土坑前,将死活不知的希芙,抱在了怀里,痛苦的询问道。

    而毁灭者铠甲看到这一幕,竟然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并没有再次动手。

    或许是远程操控的洛基,想尽情的看着自己这位兄长,陷入无尽的痛苦。

    但是班克却总觉得,这位熊孩子是有些心虚了。

    毕竟在原著中,他一切恶作剧的初衷,包括串通了自己那位冰霜巨人亲老子,要将养父奥丁杀死,以求坐稳王位,也不过只是想换取自己养父母的疼爱,以及兄长的认同而已。

    不过不知道有了自己介入后,这位熊孩子还会不会做出那件,为了得到养父母的疼爱,而将自己亲老子杀死的抽风举动?

    正当班克心猿意马之际,托尔悲痛至极的放下了手中的希芙,一脸决绝、沉痛的向着毁灭者铠甲走了过去。

    托尔凝视着毁灭者铠甲,一字一句的说道:“弟弟,不论我对你做错了什么,不论我做了什么导致这一切的发生,我真的很抱歉,但是其他人是无辜的,杀掉他们不会对你有任何好处……所以杀了我,结束这一切,不要再伤及无辜了。”

    班克无奈的捂了捂脸,这傻蛋果然还和原著中一样,傻的如此可爱深情啊。

    或许在他的心中,不管自己的弟弟做错了什么,也只是他天性如此的恶作剧罢了,自己这位兄长,自然当包容他的一切,承担他所造成的后果罢了。

    远在数光年之外的洛基,仿佛也通过毁灭者,感受到了自己兄长的这股深情,他控制着毁灭者铠甲,逐渐收起了面门的光柱发射孔。

    毁灭者周身的炽黄色光芒,也逐渐淡去,默默的居高临下,注视着深情的托尔。

    随着毁灭者周身炽黄色能量逐渐减弱,班克也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契机一样,他再次尝试起了召回黑镰。

    令人欣喜的是,这次黑镰虽然依旧死死的,钳在毁灭者铠甲之中,但是随着班克的召唤,却在缓缓地抽身出来。

    而毁灭者,也随着黑镰的抽离,逐渐的颤抖起来。

    数秒之后,伴随着毁灭者铠甲一阵抽搐,一道黑影自它体内飞射而出!

    只见恢复了原本大小的黑镰,在空中急速旋转着,瞬息之间,便重新回到了班克手中。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影响这兄弟二人,隔着毁灭者铠甲深情对视。

    只见毁灭者铠甲,听见托尔这一段深情话语之后,逐渐转身,好似放弃了继续肆虐下去。

    但是身为恶作剧之神的洛基,好像觉得如果就这样,因为老哥的一段话,就放弃了自己的计划,那是不是显得自己太小受、太傲娇了?

    于是我们就看到,已经转身准备离去的毁灭者铠甲,突然反水,一个反身肘击,扫向正一脸欣慰的托尔,将他重重的砸飞了出去。

    阿斯加德的王之圣殿中。

    洛基隔着毁灭者铠甲,看着自己的哥哥,被自己好生教训了一顿,此时正躺在地上,要死不活。

    即便傲娇如他,也难以完全掩饰自己心中,对这一家子,那看似不在意,实则深情至极的爱。

    于是这次,他终于控制着毁灭者铠甲,逐渐转身离去了。

    但是也就在此刻,感受到自己的原主人深受重伤,并且还为了无辜生命,而挺身而出的英勇行为的雷神之锤,开始了不断颤鸣。

    毁灭者离开的路径上。

    一个手持黑镰的蝠翼青年,亦是缓缓升空,拦在了它的身前。

    班克张着獠牙突兀的嘴唇,残酷的笑道:“战利品,往哪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