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漫老油条 132、春语春风

时间:2018-04-02作者:禹脉不肖子

    节候交替的时节里吹花送寒的风,总容易将春雨带来。

    春雨落下后,那整齐堆砌着青石的古典街道,表面显得有一层淡淡的泥泞。

    不过好在这细酥的春雨,并不像夏季中倾盆若瀑,反而柔润细碎,让人并不会刻意去躲,反而走在这古典的街道上,有一阵闲适的情怀在里边。

    班克和寡姐静静地走在,这条巴黎的古典小街上,两人爆表的颜值,自然引得无数人纷纷侧目。

    在巴黎这个浪漫之都的街头上,不正缺少这般郎才又女貌的情侣,互相相依而行吗?

    能说巴黎这个城市带给了他们浪漫,却也亦能说他们走在这条街道上,给这条古典小巷,带来了一抹奇异的浪漫。

    人是俊貌郎,可口里的话,却一点不生鲜动人,只见班克嘿嘿道:“寡姐,下雨了,我们要不找个总统套房去躲雨?”

    寡姐无奈的瞄了他一眼,道:“你很急?”

    班克没心没肺的耸耸肩,道:“也不是太急,我指的仅仅是躲雨,然后看一部瑞克与莫蒂动画片,等一会雨后春晴后,再出来游荡不也挺好?”

    “雨后春晴?你为什么懂这么多华夏气韵的晦涩言辞,却总把自己弄的跟个一脑袋浆糊的神经病一样?”寡姐皱着眉头道。

    班克抠抠脑袋,道:“可能我真的是个神经病吧……”

    寡姐摇摇头,道:“那你什么时候是正经的呢?”

    班克耸耸肩,道:“额……若是你想的话,这几天我尽力正经些吧。”

    寡姐抬头看了一眼班克,不再说话,领着他走到了一家星巴克门前。

    两人点了两杯拿铁,坐在了门口的木质桌椅边。

    班克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啊寡姐……我才向托尼借的五千美元,昨晚在华盛顿机场等你无聊的时候,就去玩了几把,输光了,所以……”

    寡姐摇摇头,直接道:“我有钱。”

    班克闻言,立马不再觉得尴尬,嘿嘿道:“虽然我没带钱,但我带心来了。”

    寡姐撑在桌子上,盯着班克,道:“你的心里除了龌龊,还装着什么呢?我很好奇。”

    班克摸摸鼻子,道:“外面的人只看见我心中表面的龌龊,但是如果有人愿意为我驻足,仔细观摩的话,就会发现我的心,就像那玉壶里的冰,清亮透彻,看似驳杂粗粝,却别有一番情怀风味……你愿意进来看看吗?”

    寡姐皱着眉头,凝视着班克,道:“我有时候真的很搞不懂你。”

    说好的这几日要正经起来,那就正经起来,而且若是完全不谈一点情,就单刀直入主题的话,那也忒干瘪瘪不得劲了。

    于是班克放下手里的拿铁,捧起了寡姐的手,与她对视道:“外人只在我身上看到了粗鄙驳杂,但是如果真有人懂我的话,她会在我心里看到春风送暖、融阳惠畅的,我自然也会竭力,让她被那点爱憎所浸透,见寒作热,忘了一切。”

    寡姐并没有抗拒班克将她的手握在手中,沉默了一阵后,道:“有人真正懂过你吗?”

    “额……姑且算有一个吧。”班克并不避讳道。

    “……佩姬吗?”寡姐问道。

    “是的。”班克将寡姐的手,放在自己鼻尖道。

    寡姐闻言,陷入了沉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而班克亦是好不容易正经起来,舒坦开了自己心扉,亦是闲适的在巴黎的街头,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的浪漫静好。

    “叮咚~”

    这时候,寡姐和班克的手机一同响了前来。

    寡姐并没有去搭理,但是班克却拿起了桌上的手机,一看,正是复仇者聊天群的信息推送。

    班克疑惑的点开后,无语了。

    只见托尼发了个“惊诧”的表情后,在群里打字道:“班克,我以为你和你家里的小甜心,去度蜜月了,但是你和娜塔莎的定位,都在巴黎街头,这是怎么回事?!”

    班克瘪瘪嘴,打字道:“你丫有完没完?!要是昨天你真借了我一个亿,我早就把你拉黑了!有钱就能随便监视别人的动向吗?”

    科尔森特工:“娜塔莎?班克!”

    鹰眼:“看来我也该去度个假了。”

    托尼:“我只是刚才接到了你家母老虎的电话,问你在哪里,就让贾维斯随便查了一下……不过小子,你可真行!”

    班克:“谁跟你们一群臭男人扯淡啊,下线了!”

    说完,班克收起了手机,却看见对面的娜塔莎,亦是淡然的瞄了眼手机信息。

    班克松开了娜塔莎的手,向檐棚外扫了一眼。

    只见春雨来得慢,去的却快,外边已是融阳放晴,拨云见日了。

    几束柔和的阳光从檐棚缝隙中,打在了班克和寡姐的身上,将这二人衬托的就像山头林间,互相舔舐的黄麂一样,不发愁,不动气,十分静好。

    班克伸了个懒腰,道:“这秋乏春困着实恼人,弄得我又想睡觉了……”

    不过寡姐闻言,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于是班克讪讪道:“不过能坚持得住的哈,滚床……睡觉就等晚上再说吧,咱们去塞纳河畔溜一圈去。”

    说完,放下了手里的星巴克,撩起了寡姐的手,向着文艺的塞纳河畔风景线走去。

    夜晚。

    巴黎的街头有悠扬的小提琴声,不知道从那个小巷转角处悠然传来,辉煌的街头熠煜却含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静谧、烂漫。

    这个浪漫之都四处弥漫着的,是其他地方所不具有的,特有的一种小资情调。

    班克带着寡姐从塞纳河畔的丁香咖啡馆,走到了莎士比亚书店,最后跨过了亚历山大三世桥,去到了卢浮宫,看了那断臂维纳斯,从中世纪带来的绝代芳华,感受了那蒙拉丽莎恬静微笑中,夹杂的岁月沉淀。

    最后。

    班克带着娜塔莎,来到了已是熠煜璀璨的埃菲尔铁塔跟前。

    并没有如同起初笃定的那样,带着寡姐冲上那铁塔绝顶,看这一片城的璀璨光华,只是静静地牵着寡姐,二人远远地如同那根铁塔般,静静伫立。

    良久后。

    还是寡姐主动开口:“走吧,回酒店。”

    而后一点也不流连这烂漫街头,牵着班克,头也不回的向着酒店走去。

    这一夜,春梅没有绽雪,只是伴随着那浓重的春语春风,十里飘香。

    屋外春意正浓。

    屋内亦然。

    一切的发生,都是这么的自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