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漫老油条 221、直冲云霄

时间:2018-04-02作者:禹脉不肖子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个银河日以后。

    班克的大军终于来到了山达尔星球,而此刻灭霸的军队还没有到来。

    当飞船母舰降落在地表的时候,一眼望去,尽是一片金黄,正是早就集结完成、严阵以待的新星黄金军团。

    在班克眼里,他们没有一个人面带轻松,可也没有一个人心生畏惧,或者说那种畏惧,不足以掩盖过要誓死守卫此地的决心。

    为了保卫自己第一故乡的和平,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当平民撤离完毕后,他们唯一需要做的事情,要么是轰爆入侵者的舰队,要么就是死在这片土地上。

    不管是哪种,他们都心甘情愿。

    因为这不仅是他们最后的一道防线,更是他们的情怀之地,是生他们养他们的地方,是应该去血溅此地也要守卫的地方。

    他名叫故乡啊。

    多么沉重的一个名词。

    事实上不管身处何等境地,又心存哪种情感,自古以来,每当人们提到这个名词的时候,几乎都是含情带泪的。

    即便那种情是缅怀之情,是向往之情,可是每当和这个词语沾边的事情,总会无形中,让人更添一份沉重感。

    或许这种沉重感是责任,或许又是信念,或许两者都有。

    可就是这种情感中不能描述的东西,自古以来总能让人抛头颅、洒热血,可是就连最奸最恶之人,对这个国家,对这个社会,对这个朝廷万分不满之人,人们也都会在故土危难之际站出来,并且趋之若鹜。

    因为与其说他们是为了朝廷而战,更不如说是为了母亲而战更加贴切。

    班克乘坐的母舰打开了舱门,他带着十大将星还有银河护卫队的成员,缓缓的向着迎来的新星军团将军们走去。

    即便连没心没肺的银河护卫队们,也都被这种笼罩在整颗星球上空,存在于四顾而去,每个将士脸上的沉重之感渲染。

    他们此刻也终于明白了些,何为不可退缩之战,何为破釜沉舟,何为生死与共。

    说真的,这种肃穆悲壮,是真的很容易让人潸然了下,我想很多人如果身处其中的话,不管你有多么求生怕死,你也会度外生死的。

    相比于银河护卫队众人,十大将星们和他们的军队们,反而更加如常。

    因为他们早就是体验过绝望之人,也早就先于山达尔人,体会了这种毫无退路的情感。

    只是他们失败了。

    那种眼看着家乡毁于一旦,眼看着亲人朋友血流成河,眼看着妻子儿女凄厉大叫的绝望感,如果经历过了,你将心坚如铁的超级战士,你将只会为了复仇而活。

    小时候我们都以为这种战士很酷,这种男人值得托付,可是没有人愿意成为这种战士,他们只是迫不得已,只是没有退路而已。

    如果你感受到了他们一闭眼,就是妻子儿女喷血凄厉、死于非命的画面,你一定不再会觉得这很酷。

    世上没有绝对冷酷的人,真正的冷酷,都是外界因素促就而成的。

    我们长大了才知道,那一点也不酷,相反,那很可怜。

    所以这一次,我们赌上了生死,我们早就是该死之人,我们一点也不怕牺牲,所以这一次……

    你能带我们走向胜利……不,不要胜利,我们可以全军覆灭,我们可以死于非命,我们可以被打成肉酱。

    这一切我们都不怕,可是歼星者,你会在我们死后,将那个虐杀我们妻女,毁灭我们母亲的恶棍,送下黄泉来见我们吗?

    求求你。

    我们不能为你做什么,也不保证能够将你推向宇宙霸主的王位,我们只能求求你,帮我们复仇吧。

    所有复仇者的大军,都受到一股莫名情感的促使,将目光看向了班克。

    那是他们的希望,那是他们此刻的王。

    班克其实能理解他们的这种情感,即便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可是那种希冀的眼神,已经告诉了他所有东西。

    只是当被成千上万人这样注视着,班克也有些不自在。

    好在老冤家那莎思,率先站了出来,帮他打破了这种凝滞感。

    这个山达尔人的女将军,一身军装、英气十足的冲那群将领中走了出来,清冷的对班克一语双关道:“你来了,还走吗?”

    班克看了看她身后的山达尔人首领,虽然很疑惑为什么这个女病人,会有这种谮越的行为还不被训斥,可是他还是笑了笑,道:“我来了,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那莎思嘴角一翘,冷艳的笑了笑后,立马对班克敬了个军礼,道:“歼星者,新星军团第三军团长,代表山达尔所有人,对你致以最高敬意,感谢你能来盟友,三大军团会帮你扫清一些路障,萨诺斯就交给你了……拜托了。”

    这时候,她身后的山达尔人首领也走了上来,道:“歼星者,感谢你还遵守着我们的盟约,前来支援我们,你会是这颗星球所有人的英雄。”

    班克一笑,他很难理解,为什么像自己这样的混球,会走到哪里都是别人的英雄,这些人眼瞎吗?

    不过他还是正色道:“我知道,我会做足一个英雄应该做的。”

    山达尔人首领拍了拍班克肩头,道:“萨诺斯的军队,还有三个小时到达战场,而我们早就演练过无数次,也已经严阵以待了,除了等待,你还想我们做什么吗?”

    班克看了看四周,所有人都肃穆之际,他摊摊手道:“要按我的路子,肯定会在这种时候喝碗酒的,可是待会打起仗来,我不希望我们的战舰在星空中接吻。”

    山达尔人首领笑了笑,道:“我们早就备好了酒,可是你们来晚了,但是们我依旧有一碗酒,要敬你们,感谢你们能来,今天,我们生死与共!”

    班克犹疑道:“真的行吗?”

    这时候,他身后的中子星说话了:“这种给士兵准备的酒,只要不狂饮,是不会醉人的,相反里面的物质可以让人更加敏锐、血脉贲张,只是在平时,士兵们是不愿喝这种酒的,因为这种酒通常是给敢死队喝的,代表着有去无回。可是今天不同,这颗星球上的所有人,你放眼望去的每个灵魂,都愿意饮下这碗酒,为你扫清障碍,为故乡抛洒热血。”

    班克先是愣了愣,而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壶酒。

    他高举着酒壶,面对所有悍不畏死的战士,用传遍数十里的高音,大声道:“那就走一个,一碗敬故乡,一碗再敬故乡!”

    “敬故乡!”

    “敬故乡~~”

    “敬故土!”

    “敬你歼星者!感谢你能来!”

    所有战士发出了疯狂的咆哮,这股视死如归的意志直冲云霄,激散了那股弥漫在整颗星球上的肃穆感。

    这是一股足以让人热泪盈眶,能够使人为之疯狂的炽烈情感。

    所以这也将是一只度外生死的无畏之师。

    而且他们今天,生死与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