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漫老油条 232、嘴炮王

时间:2018-04-04作者:禹脉不肖子

    果然。

    萨诺斯在班克这等下流的招式下,手掌骤然一顿,班克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体微微地颤动。

    “对不起”

    班克向萨诺斯传音道。

    可是灭霸好像并不像原谅他,只见他再次铆力的抓住了班克裂开的面皮。

    而就在他要将班克的脸撕扯下来,意图挣脱这种侮辱性的桎梏的时候,班克却骤然松嘴,仅以一小块脸皮的代价,就从灭霸的手里挣脱出来。

    是的,班克已经吸收了足够的血液,足够推动它血脉的最终完全进化。

    可是让他遗憾的是,这股血液虽然蕴含了庞大的威能,可是自己的血脉却不想以往那样,可以在吸收了血液的数分钟内,完成血脉的进化。..

    好似那完美的血脉,会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酝酿与完善,才能够完全进化完成。

    加之班克此刻再度流失的一丝力量,看来至少在今天,自己是触碰不到那种全能的境界了。

    虽然松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可是班克却依旧没有松开萨诺斯的双臂,依旧将他死死禁锢着。

    失去了一只眼睛的萨诺斯,已经完全满足了漫威世界bss级人物的两大要素——秃头和独眼龙。

    或许又是因为班克的力量再次流失,已经几近s+级别了,萨诺斯终于能够稍微反抗班克的桎梏了。

    他巨神一般魁梧的身形,带着班克飞速的向后撞去,直到以班克为肉垫,撞垮了数栋钢铁大楼,萨罗斯才停了下来。

    他那只被班克咬爆的独眼,不停的向外渗出着血液,他暴怒的大吼道:“小子,我要让你付出代价!你的星球我会将它蹂躏殆尽,然后让上面的所有生物,都因你而被残忍对待!啊”

    班克狂震蝠翼,好不容易才制止了灭霸的身形,他双腿像老树盘根一样,死死缠在了灭霸的腰间,并且将他魁梧身躯,向着空中带去。

    当听到了灭霸的暴怒咆哮后,趁着这个时间段,嘴炮王班克再次回来了,他以丝毫不弱于萨诺斯咆哮的气势,狞笑道:

    “我会不会付出代价不知道,但是萨诺斯你,已经付出代价了,无限宝石的力量,已经完全摧毁了你的眼睛,再也不能复原了,你死后我会在你的坟前,狠狠的鞭笞你的女儿,并且将那个名为死亡的女神,在你坟土上永世亵渎这句话为什么这么熟悉?”

    灭霸的态度让班克失望了,并不是他不够暴怒,而是班克不能从他口中,知晓死亡在内的那五大原始神,到底是否真实存在。

    可是对于一个对女儿,有深沉且偏激的爱的男人面前,公然亵渎着他的小棉袄,这也足以让灭霸疯狂了。

    他剧烈的挣扎起来,让班克在空中的身形,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口里狞笑着道:“我知道你的某些事情歼星者,你的女儿还在那颗星球上等着你,但是他等到的,只会是永世的折磨与痛苦。”

    班克见这丫的窃取自己的表情和话语,他身为嘴炮王可还没撕不赢别人的时候呢,只有一个小丑杀人狂,能够和他平分秋色而已。

    所以班克直接放出了一个大招,气的灭霸疯狂咆哮了起来,只见他向空中大吼道:“那莎思,卡魔拉和涅布拉在吗?是的,就是灭霸的那两个女儿,杀了她们!然后把尸体送给萨诺斯!”

    是的,你不是说要去找我女儿吗?

    你不是说要给我女儿带来磨难与痛苦吗?

    行的,我不知道你到底能不能做到那一点,但是现在的事实却是,你的女儿现在在我手里。

    而我现在就要宰了她们,并且直接将她们的死不瞑目的尸体,送到你的面前。

    你是服还是不服?

    所以说别跟班克玩嘴炮,在这件事情上,他还真没输过。

    当年被他气得差点直接陷入神王之眠的奥丁,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萨诺斯理所应当的,也被班克气得差点失去理智,他咬牙道:“你可以试试”

    灭霸可能还没从他霸主的姿态中走出来,以往他面对那些挑衅者,不管是多么残暴的人,只要他说出了这番话,就足以吓退大部分的人。

    即便有小部分不要命的,也难以是灭霸麾下大将的一合之敌。

    但是他忽略了一点,打疯了的班克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并且他的实力,此刻还强于萨诺斯。

    于是班克见这丫的还没被气疯,他呵呵一笑,道:“啊,好的。”

    说完,班克就再次仰头对那莎思吼道:“新星帝国第三军团长,萨诺斯求求我一定要满足他的这个愿望,一定要杀死他的女儿,三分钟之内,将卡魔拉和涅布拉的头颅送来!”

    那莎思只当班克是在用激将法,试图在理智层面上,一定程度的击垮萨诺斯。

    于是那莎思冷冷的对扩音器中说道:“统帅,您的指令已经传达下去,卡魔拉的飞船已经被拦截,我们一定会满足萨诺斯最后的诉求的。”

    “啊”

    当那莎思的声音从母舰中传来的时候,灭霸终于疯狂了,他的眼眶再次绽放出了无尽的炽黄色光芒,那魁梧身躯中传来的旷世伟力,让力量再次弱了一丝的班克,差点难以继续对他的桎梏。

    不过好在,班克的身形虽然歪歪扭扭,可以就勉强限制着萨诺斯,将他的身形往母舰的正下方带去。

    萨诺斯终于也能体会到了一丝丝绝望。

    因为你的杀女仇人就在眼前,可是不管你如何暴怒与癫狂,依旧只能在他的桎梏下,承受着他口里不断的亵渎与嘲讽。

    你却只能挣扎,不能对此有所行动。

    这是萨诺斯首次感觉到这种感受,这比出现一个足以完全碾压他的人,还让他难受与愤怒。

    或许最开始要和班克放嘴炮的决定,就是一个错误。

    因为班克表示,气死人不偿命的宇宙嘴炮王,他当定了。

    在萨诺斯剧烈的挣扎下,班克口里继续喷洒出更加污秽难听的话语,气的灭霸只能愤怒的咆哮,他连要带给班克的星球无尽的绝望这种话,也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即便说出来了,也只会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完全不会是嘴炮王班克的一合之敌,和他的那些污言秽语比起来,这种话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

    班克在灭霸巨力的挣扎下,一边不断的用污秽的话洗刷着他的理智,一边歪歪扭扭、左摇右晃的。终于将萨诺斯带到了母舰主炮之下。

    那蕴含着毁灭能量的百米口径的主炮,将班克和萨诺斯的身形映的一片金黄。

    那股金黄正是主炮充能完毕的象征,只要第三军团长那莎思一声令下,就可以喷射出足以诛神的毁灭光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