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五七〇章 蒙面的白胜

时间:2018-05-29作者:寂寞宇宙

    上官剑南拂拭了椅子之后就退到了一旁,也不返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就站在不远处静等蒙面男子出丑。

    而蒙面男子全无察觉,真的就大喇喇地往下一坐,这一坐不打紧,坐下了之后才令上官剑南瞠目结舌,心说难道这张椅子的木质与众不同?又或是我刚才运功未臻佳境?这椅子怎么没散架呢?

    椅子果真没散架,非但没散架,而且看上去结实的很,那蒙面人坐在上面还正了正身子,椅子却是我纹丝未动。

    上官剑南就郁闷了,回到自己的桌子旁边坐了,却不再忙于跟其他客人攀谈,低头喝起了闷酒,一心只是琢磨这其中的缘故,时不时再往身边看一眼,不是看那蒙面人有何作为,而是看那椅子还会不会碎。

    然而椅子很不给力,始终没碎。

    此时众人在短暂地议论过梁红玉之后,话题已经转到了即将开始的宋夏比武上面,此刻坐在教军场吃烧烤的,除了青楼工作人员之外都是武者,只要是武者就对比武感兴趣,没有例外。

    演武台上,河北玉麒麟卢俊义也在说着这个话题,“种相公请放宽心,卢某保证让他西夏既没面子也没里子,攻城他攻不下,比武他也得输!”

    卢俊义确有说这话的资格,身为周侗的开山大弟子,他得到了周侗的全部真传,而且一身功力也已直追师父,只是在境界上还稍差几分。

    除了顿悟之外,境界的提升通常只能靠岁月的积累,活得年头多的境界当然就深。

    但境界高不等于绝对实力也高,境界不是包治百病的万能良药,例如白胜用红拳之无相境界就杀不死狂暴的完颜闍母,而改使轩辕剑法却能一举奏功。

    卢俊义并不是小觑天下英雄,实在是因为他自从出徒之后至今未尝一败,拳棒天下无双无对是公认的,若是实在要说他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也不是不行。因为除了周侗以外,谁也找不到一个能打败他的人。

    而且就算是周侗与他相较,也未必一定能赢,拳怕少壮嘛,周侗毕竟老迈年高,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如何斗得过正值壮年的卢员外?武林中有不少人都抱有这一观点。

    只不过师徒之间这场比武是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的,所以人们只能各执一词保留见解罢了。

    台下的众高手也对卢俊义此言深信不疑,什么西夏一品堂的松巴上人?没听说过!想来也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番僧罢了,番邦蛮夷之地的和尚能有什么本事?岂能敌得过玉麒麟的华夏正宗武学?

    有卢俊义坐镇,咱们大宋跟谁比武都输不了!台下群豪都是抱着这个信念,只盼比武之日速速到来,也好一睹大宋武林健儿扬威异域的风采。

    众人憧憬着这场波澜壮阔的比武,聊得投机,聊得敞亮,酒就下的快,气氛就更加热烈起来,一时间教军场里人声鼎沸,酒气冲天。

    与众不同的是梁红玉、蒙面人和上官剑南这三桌。

    梁红玉一颗心都挂念在韩世忠身上,总想尽可能地伺候好蒙面男子,说不定这蒙面男子一高兴就把解药给了她,所以她根本不跟别人谈论比武之事,而是离开了自己的坐席,半蹲半跪在蒙面人的桌前,与蒙面人隔桌相对,帮他斟酒布菜。

    由于食客众多,所以饭菜都是粗加工的,色泽金黄油亮的烤全羊来不及经过任何片削工序,就被传菜人端送上来,食客们都用随身必备的牛角解腕尖刀先切割后食用,那些来自中原的武者有一些没有佩戴这种尖刀的习惯,也都早早在延州城里买了一柄。

    但是蒙面人这一桌却不同,这一桌是梁红玉在操刀,她用了一柄更加小巧精致的餐刀,亲手将托盘上的全羊削成一片片大小适中的肉片,再用刀尖插了送到蒙面人胸前的食碟之中。

    话说什么样的女人最会伺候人?答案就是妓女。这个没得辩,因为人家的专业就是伺候人,而且是专门伺候男人。

    梁红玉虽然是处子之身,但是伺候男人的专业一点也不比那些千人骑万人跨的同行们差,不仅不差,而且更加细腻入微,周到备至。

    她觉得既然自己不能以身体来交换利益,那就只能施展这种无微不至的侍奉技巧来取悦这个男人,抱着这个信念,她益发全身心地投入到眼前的工作中。

    烤羊香气四溢,外部肉焦黄发脆,内部肉绵软鲜嫩,本已美味之极,再加上如此艳丽的花魁一番操作,就吸引了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眼球。

    这蒙面男人究竟是谁?竟然有如此福分!这享受,给个神仙也不换啊!——这是场中绝大多数男人的想法。

    就是上官剑南都看呆了,以前他也曾与韩世忠一起跟梁红玉吃过饭,喝过酒,却从来没见梁红玉如此体贴过韩世忠,心中更觉不平,很想找个茬再教训一下这个蒙面男人,却因种师道高踞台上,自己不便任性非为。

    令众人不解的是,这男人似乎对梁红玉摆在他面前的羊肉全无兴趣,根本一筷子没动,就只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这是什么缘故?

    有人就不禁会想,嗯,这男人是等着女人喂到他嘴边才吃呢。

    又有人在想,如此美色当前,只怕下面那话儿的**压过了食欲,再好吃的东西也不想吃了,嗯,如果换做是我,我吃不吃?

    蒙面人或许是因为蒙面的缘故,不知道旁边有多少眼球在看着他,喝了几杯酒之后,开始跟梁红玉低语起来,由于场间极其喧哗嘈杂,人们都听不清他跟梁红玉说的是什么。

    而梁红玉却听见了,蒙面人说的是:“你还是自己照顾自己吧,我不习惯接受别人妻子的伺候,如果你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那**镇痒药……嗯,我可以给你。”

    被蒙面人看穿了目的,梁红玉起初还想说两句话来掩饰她的尴尬,但是当她听到最后一句话时,顿时呆在了当场。

    我没听错吧?

    她很是怀疑自己的耳朵,犹豫着又问了一句:“你说的是真的?”

    男人一字一字地回道:“是真的,你感动了我,我也只好放弃我的原则。”

    其实男人早就感动了,不是感动于梁红玉的殷勤,而是感动于韩世忠的坚强。若是白钦能有韩世忠一半的坚强,自己兄弟之间也不至于闹到这般地步。

    没错,这个蒙面男子就是白胜,李若兰让白钦扮成他的样子去横山永乐城捣乱,堂而皇之地带走了丐帮帮主马志敏,还安插了众多奸细,还让白钦**他的妻子,这个仇不能不报。

    鉴于李若兰做出的这些事情,杀了她都谈不上报仇,必须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你不是要毁掉我的全家么?那好,我就毁掉你的西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