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七一八章 船擂

时间:2018-07-29作者:寂寞宇宙

    ,精彩小说免费!

    耶律大石也在这里?白胜微微有些吃惊。

    耶律大石与白胜的关系很是微妙,两人是情敌关系,这事儿白胜已经知道,然而是不是情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耶律大石的武功很高,高到只在完颜闍母之上,不在完颜闍母之下!

    白胜是亲眼见过耶律大石和完颜闍母交手的,当时耶律大石大战上风,事后白胜曾经反复回忆这场战斗,觉得耶律大石对付完颜闍母的时候要比自己对付完颜闍母更加轻松,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耶律大石的武功有可能比自己为高!

    就算耶律大石武功比自己高也不是什么可畏的事情,可畏的是耶律大石居然不跟金国人火并了,事态就变得有些扑朔迷离,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一旦出现在这些人的面前,后果会是怎样的就很难说。

    最担心的就是充当冤大头,替代钟副教主成为众矢之的,一旦金辽两拨势力把矛头对准自己,形势就会变得异常险恶了。

    分析各方实力,首先耶律大石不在自己之下,而在金国一方,从未听说完颜闍母是金国的第一高手的说法,就说明金国不止完颜闍母一个高手,其余的高手不说比完颜闍母更强,但至少不会比完颜闍母更差。

    还有更严重的一种可能性就是自己有可能会同时面对明教、辽国和金国三个势力的联合打击,因为至少金国人要在自己身上获取神兵的下落,而这件事一旦被其它势力侦知,那么自己将会变成眼下这片松江流域里最肥美的猎物!

    刚刚想到这里,却听见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钟副教主和金国、辽国的朋友都在替他人考虑,那么这场架就肯定打不起来了,以和为贵当然最好,但是咱们终究是要上岛一观的,各位总须找出一个办法来才行。”

    白胜听了这声音又是一愣,擦,这秃驴怎么也来了?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武松的师父,少林高僧灵兴禅师。虽然看不见这秃驴所乘的船只,但是听声音已经能够将其定位,是在距离自己二十丈开外的一艘船上,那艘船正被数百只船舶所遮挡。

    加上了灵兴,这可真的算得上是强敌环伺了,不知道李若兰是否跟着他一起来了,若是李若兰也在这百舸千帆之中,眼下这江面上就将变得凶险无比了。

    虽然自己曾经数次战胜李若兰,但是任何一次都有侥幸的成分在其中,在西夏皇宫是依靠龙雀神刀;在延州城教军场内是凭借五十一名番僧的联功内力,再往后在延州城外西夏军营辕门之前,那就纯粹是依靠乔道清的法术和自己往日创造的奇迹来震慑了。

    若论真实武功,真真正正地与李若兰打一场,胜负委实难料。

    这一刻他的心情复杂之极,脑海里接连变换了好几个打算,却仍然举棋不定。

    最初他的打算是根本不理睬江面上的各方势力,带领六名水上高手直接在后方下水,从水底潜至岛岸。

    但是当他听见这里竟然有金国、辽国和少林高手存在时,就打消了先前的主意,他想要在这里高调地露一露脸,目的却是为了营救李清照——不论是何方敌对势力绑架了李清照,都会在自己露脸之后主动找上来提出条件。

    这个想法是有风险的,风险就是一个弄不好,自己就会变成各方势力的角逐目标,等于是送出去给人家打,打得过打不过先不说,送出去给人家打就是不智。

    正纠结于这个想法时,却又被随之而来的联想给打消了,那就是万一李若兰也在这里,再暗中联合各方势力一齐对付自己七人,那就真的不妙了。

    虽然己方七人有潜水逃遁的后路,但是既然无法横扫群雄,又何必出去丢人现眼?

    只听生铁佛说道:“还是贫僧提个建议吧,大家既然都是武林中的名宿高手,咱们就用拳头来说话,谁的拳头硬,谁就可以进入陷空岛,武功不行的,只怪自己学艺不精,老实儿地留在岛外算了,不然你进去只怕也是个死。”

    生铁佛这话是回答灵兴的,同时也是面向明教和江面上的各方势力。

    众人闻言就都纷纷赞成,说崔大师此言有理。

    毕竟,就算登上了岛屿,能不能通过岛上的机关大阵还在两说,而且就算通过了机关大阵,能不能打开水底涵洞的石门也是未定,即使打开那座石门了,涵洞里面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宝物亦未可知,这个时候在岛外江面上就拼个你死我活的,那纯属傻逼行为,谁都不愿意。

    各路人马纷纷响应,钟副教主就点了头,“好吧,就按崔大师的说法,我明教设下一船擂台,只要能胜我明教弟子一招半式的,即可登岛。”

    白胜听了之后就很意外,这钟副教主答应的也太痛快了,既然你如此痛快,你还封江设卡干什么?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旁边张顺轻声为他解了疑惑:“这钟副教主叫做钟相,听说是明教暗宗的首脑,明教本来叫做摩尼教,分为明宗暗宗两大派系,方腊是明宗的首脑,这钟相与方腊一向面和心不和,互相之间争权夺利,方腊把摩尼教改为了明教,就有驱离钟相的意思……”

    张顺久在长江各流域活动,对摩尼教和明教的活动了解较多。

    白胜一听就明白了,料想定是方腊在岛上掘宝,却把钟相留在岛外设卡,方腊不想让钟相染指宝物,更想利用这个机会削弱钟相的实力,而钟相却不想让方腊独吞,更不想替方腊当炮灰,所以才会有了眼下这种不伦不类的滑稽场面。

    当下只见明教腾出来一艘高大的战船,那战船上的水军将士纷纷乘坐舢板分流到其它船上,空出来的船头甲板就如同一个超大的擂台一般,若是有人在那上面比武,周围远近船只上的人们均可看得清楚。

    擂台既成,钟相就宣布道:“现在本教主宣布,比武开始!我方先派出一名弟子,欢迎各路武林朋友上来挑战,只要打赢他即可登岛!”

    钟相话音未落,在他的坐船上突然跃起一人,凌空踏出八步,轻飘飘落在了擂船的船头甲板之上。

    “好!”

    “好轻功!”

    周围爆发出一阵彩声,凌空走八步,横跃两丈六七尺的距离,这轻功的确不凡,值得喝彩,就是那些被卡在外围的各路武林好手也都不吝赞赏。

    “寨主,咱们打不打这个擂?”张顺看着就有些摩拳擦掌,这轻功虽然比他稍强,但是在擂台上打斗,这样的轻功就没了用武之地,你总不能在打斗中间跃到其它船上去吧?那样就等于认输。

    “打毛啊?看着!”白胜轻声否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