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七八二章 传功

时间:2018-08-17作者:寂寞宇宙

    白钦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以他现在的武功,就算是单打李若兰都是输面居多,更何况有可能要面对李若兰姐妹俩的联手?所以他一直躲在暗中,直到姐妹反目且打到两败俱伤之时才出来捡便宜。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个便宜他算是捡到了,李清露姐妹已是武功尽失,一时半会儿都无法起身走路,而李清照不懂任何武功,对他不构成任何威胁,在这座荒岛上他尽可以为所欲为。

    “银川公主,你既然是当代百草门主,应该能够解得了我身上的生死符吧?”

    祛除生死符是最为要紧之事,不然就算是把李清露姐妹都杀了都不行,因为这生死符到了一定的期限就会复发。

    不料李清露却否定道:“我解不了。”

    “不可能!”白钦走到李清露的面前蹲了下来,直视李清露的眼睛道:“想不想尝一尝先奸后杀的滋味……”

    “你敢!”李清露愤然反击,这辈子还从来没人敢跟她如此说话。

    “嘿嘿,我不敢……”白钦似是承认了李清露背后势力的强大,却把一只右手伸到了李清露的领口,抬起了李清露的下巴,“可是我为啥不敢呢?我真的想不通,要不,你给我一个理由行不行?”

    “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你这衣服里头是什么模样,你挡得住么?”

    “好吧,我答应你,给你治病,但是如果你敢碰我一下,我宁可自尽也不会给你治病!”

    李清露终于投降了,没办法,形势比人强。

    李清露一答应,李若兰就觉得自己的处境危险了,挑唆道:“白钦,这个交换条件很昂贵啊,你为何不让我来给你治病呢?这样你还能享用一下新鲜的女人。”

    白钦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李若兰,叹息道:“你说的倒是挺诱人的,我当然想把你们三个都收了,可是我信不过你,所以我宁可少享一点福。”

    听了这话,李清露和李清照就都暗暗撇嘴,还以为你有点正人君子的秉性,谁知却是高估你了,你只不过是为了切身利益而放弃玷污女人。

    她们不知道的是,即便是这样的评价也是高估白钦了,白钦心里想的是先祛除了生死符,然后再把三个女人玩个够,最后杀人灭口。

    “既然你答应了,那就赶快吧。”白钦的手离开了李清露的衣领,又看向一旁的李清照,“她给我治病,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待会儿你陪我睡觉吧。”

    李清照顿时绝望,这下完了,在这个恶魔面前想死都死不了。

    李清露却不忍李清照遭受凌辱,毅然道:“她你也不能动,你动她和动我是一样的结果!”

    “行!”白钦很是生气,却不敢拿自己的命来交换一次快活,只能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我答应你不动她,你赶紧给我摘除生死符!”

    没想到李清露还是摇头:“现在不行,现在我没有内力,就算知道你的症结在哪也无法拔除。”

    白钦闻言顿时大怒,“你敢耍我?”

    李清露不为所动,“不是耍你,事实如此!”

    白钦再次蹲在了李清露的面前,恶狠狠地盯着后者的眼睛,“那你什么时候能恢复内力?”

    “十天。”

    “我等不了那么久!还有别的法子么?”

    “有啊!”李若兰插口道,“我可以给你治。”

    “闭嘴!我就是信鬼都不会信你!你再说话我就把你舌头拔了!”

    李若兰立马收声,再也不敢介入话题。

    白钦只把眼睛盯着李清露,期待下文,李清露道:“办法是有的,但是要看你自己的悟性有多高。”

    “你说!”

    “我现在可以把天山六阳掌传给你,只要学会了这套掌法,你就能自行拔除你体内的生死符。若是你悟性高,三天也就差不多了,但若是你悟性太差,那就一个月也是学不会。”

    白钦眼睛一亮,这可是件好事,只要学会了天山六阳掌,今后就再也不怕生死符了,即便不小心被人种上,自己也能随手解除,高兴道:“好,那你现在就传吧。”

    李清露道:“我不能动,只能是我来说,你来做,偏差的地方我给你纠正……”

    “行,不用她们回避么?”

    “当然不用,李若兰本来就会,李清照不懂武功,回不回避有什么区别?”

    当下李清露就开始讲解天山六阳掌的内功心法和招式要领,白钦用心聆听并根据李清露的要求作出动作。

    一旁的李若兰就很诧异,心说姐姐就是单纯,你让他学会了天山六阳掌,咱们三个女人一个都跑不了,都得死。她很想提醒李清露,却不敢再说话,心里急得不行。

    然而当她听了几句之后,立时明白了李清露的真正用意,不禁心头暗喜,原来李清露传授的心法是逍遥折梅手的心法,但是招式却是天山六阳掌的,白钦按照这个路子修炼下去,解不了生死符自不必说,而且很有可能走火入魔!

    谁说单纯的人就不会使坏?李清露只是江湖经验欠缺,人却聪明着呢,眼见白钦对三个女人垂涎不已,又怎能任其为所欲为?

    白钦哪里知道这其中的猫腻,兀自练得认真。

    李若兰是不会提醒白钦的,站在她的立场上来看,姐姐和李清照固然是她走向成功的障碍,白钦又何尝不是?而且白钦比李清露邪恶百倍,因此更加危险。

    又练了两个时辰,天边已然隐见鱼肚白,李清露道:“你先练着吧,我要歇息了。”

    白钦点头道:“也好,不过我也得睡一会儿了。”说罢走到李若兰身边,把李若兰扛在了身上走向山洞。同时警告李清露道:“这女人本来就是我的,你可不能拦阻。”

    李清露不屑地笑了笑,道:“她啊,你随意,我管不着。”

    她当然知道李若兰在男女之事上的随便,管这事儿才是傻瓜。

    白钦带着李若兰走进了山洞,不一会儿山洞里就传来了淫秽的声音,李清照听了就羞得捂住了耳朵,走到了李清露面前,“清露姐,咱们能不能设法离开?”

    李清露道:“没可能的,我刚才说的那些招式你记住没有?”

    李清照摇头道:“我又不懂武功,记住了又有什么用?”

    李清露叹息道:“你该学一学的,倘若你懂一点武功,现在咱们也能设法逃离,可是你却一点都不会,我劝你啊,还是亡羊补牢吧。”

    李清照惭愧道:“小妹哪里料得到今日之事,看来今后是该学些武功了。”

    “你就记住这些招式即可,回头如果咱们俩都活着,我会给你讲解心法。”

    李清照就有些诧异,心说你不是把心法和招式都教给白钦了么?怎么却只让我记招式?

    诧异归诧异,她毕竟对武学一窍不通,因此也就不问。: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