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七九一章 正人君子

时间:2018-08-21作者:寂寞宇宙

    白胜认识李清露,在天山缥缈峰头灵鹫宫里,他曾经见过李清露,他很是承这个女人的情,因为后者给了他先天伐髓散,令他女儿白永乐得以健康出生。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他来说,李清露是恩人,但同时也不是很熟,他觉得没有支使李清露做事的资格,所以只让李清照帮他找衣服。

    然而李清照毕竟穴道被封说不出半个字来,无奈之下,他就只好把目光看向李清露,问候道:“嫂子,很久不见,你一向可好?这是什么地方?虚竹子大哥没跟你在一起么?”

    光着身子问候嫂子,这感觉别提多囧了,但是没办法。

    或许是被白胜阳光的问候所感染,又或许是这声嫂子里面包含着真诚的尊重,李清露不禁心里一暖,觉得即便眼前的白胜是鬼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于是回道:“这里是长江里的一座岛,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你……没死么?”

    说完这句,忽然想起自己紧紧抱着白胜在乱流里翻滚颠扑的情景,以及到了荒岛浅滩时衣着裸露的情景,不禁满脸通红,白胜当然不知道这一段过程,但是李清照却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后半段,这让自己这个当嫂子的情何以堪?

    白胜尚未摆脱尴尬,回道:“我当然没死,不过却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嫂子你知道么?还有,你能不能帮我找件衣服来穿?”

    李清露强自压制着浓浓的羞怯,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发现居然可以行动了,一个昼夜的恢复总是有些效果的,虽然还不能与人动手,但已经可以勉强站起身来,就说道:“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清照倒是带了多余的女装,你看行么?”

    白胜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件事除了她之外别人都不知道,她打算先解决了衣服的事情然后再说此事,毕竟这样对话太尴尬了,而且尴尬的也不是白胜和她两个,旁边李清照也瞪着眼睛看着呢。

    “行,是衣服就行。”白胜的要求真的不高,只要能挡住下半身,就是给他一件女人的裙子他也认了,反正这辈子也不是第一次穿女装。

    李清照的包袱在山洞里面,李清露一步步缓缓地挪了过去,活像一个残疾人,但终究是挪进了山洞,然后是姐妹相视。

    李若兰竖起中指在红唇之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姐,求你了,别让他进这个山洞。”

    其实李若兰的恢复比李清露要快得多,眼下她完全可以走出山洞,但是她不敢,因为她觉得只要让白胜看见她,那么她就必死无疑。

    李清露冷冷地看着李若兰,意思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我那么拦着你不让你掘坟,你怎么不给我这个当姐姐的一点面子?

    然而姐妹之间终究是血浓于水的,李清露犹豫了。其实,即使之前她跟李若兰对打也是留了一些情面的,并没有一定要将李若兰置于死地,同时她能够感受到李若兰也保留了许多杀招,毕竟,李若兰的目的是掘坟而不是杀她,而她的目的则是阻止李若兰掘坟,也不是一定要置妹妹于死地。

    所以她一边从李清照的包袱里挑衣服,一边冲着洞外说了一句:“白胜,我想求你一件事。”

    “嫂子你说。”白胜很客气地回了一句。

    其实他已经听见了山洞里还有另一个女人在说话,而且听出了那人正是李若兰,他的听力何等超凡?李若兰以为压低了声音就安全了,她却不知白胜的耳聪目明已经超过了常人太多。

    李清露说道:“我妹妹李若兰在这里,我知道她跟你之间的仇恨没法化解,但是……有我在场的时候你能不能不杀她?”

    李若兰听了这话立马绝望,面如土色,干嘛啊?你李清露也太高看你的面子了吧?白胜跟我是什么样的仇恨你知道么?别的事他可以给你面子,这事他能给么?

    没想到白胜回答的却是:“行,嫂子我答应你,只要你在场,我绝对不杀李若兰。”

    这话一出,不禁李若兰立马懵逼,就是李清露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白胜竟然是这样一个好说话的人么?

    谁能想到白胜分辨出李若兰时的心情?白胜比李若兰还要害怕,我擦,这个女魔头怎么也在这里?老子现在身上一点内力都没有,她如果冲出来杀我,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听李若兰的话音,似乎她知道外面的是我,却害怕我发现她,这是何故?哦,是了,她跟白钦灵兴一样,不知道我武功尽失!

    只是这样想也还是有些说不通,因为若是李若兰害怕他的出现,那么李若兰就该跟白钦、灵兴一起逃之夭夭了,怎么还可能淡定地留在这山洞里?难道她也受伤了?

    他只能这样猜测。

    事实上此时白胜根本不具备杀死李若兰的能力,如果将此时的白胜与李若兰做一个实力上的对比,那么白胜的实力还比李若兰稍稍弱了几分,因为李若兰在力竭之后恢复了一个昼夜。

    当然,若是李若兰现在冲出来跟白胜死掐,她能不能杀死白胜也未可知,客观地比较,她恢复得比李清露强也强不到哪里去,她有隐形匕,白胜有冷月刀,在不计内力的情况下,只看两人谁的招数更加精妙,如此说来,鹿死谁手还真就不一定。

    李清露走出洞来,一如她进去时那样缓慢,一步步移近白胜,吓得白胜恨不能再挖出一个坑来把自己埋进去,“嫂子你别往前走了,把衣服扔给我不行吗?”

    李清露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心说我若是扔得动,还用你说?你以为我就那么想看你的身体啊?又不是没看过?

    昨天下午她夹着白胜登岛的时候,没有刻意留下白胜正面的“布片”,当时想的是反正他也是个死人了,再刻意把一片布遮在身上麻烦且无意义。

    所以从那时候起白胜就已经是一丝不挂了,而在黄昏时分李清照埋葬白胜时,她和李清照都是把白胜看了一个完整的。

    所以她回道:“我没有扔衣服的本事了,我闭住眼睛还不行?”

    说罢她果真闭上了眼睛,一直走到白胜的面前,如同一个盲人一样估摸着位置把衣服递了上去。

    白胜却不敢起身相迎,因为旁边还有个李清照呢,眼见李清露距离自己尚有三尺就停了脚步,只好说道:“嫂子,你再往前走一步。”

    白胜穿衣服的时候,李清露低声把她在陷空岛潭底的遭遇以及她是如何抱住了白胜来到这座荒岛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提醒道:“你身上那东西我本来是交由清照妹子保管的……”

    白胜听罢唯有苦笑,并未针对此事发表见解。还用说么?河图洛书肯定是落在白钦手里了,或许这就是天意,白钦也是白玉堂的孙子,不是么?

    然而当他听到这河图洛书竟能燃起火球将李清照吞噬其中时,还是惊了一身冷汗,很是替她清照姐姐后怕了一回,虽然李清照全须全尾的就站在不远处。

    然后心想,这河图洛书竟然有这般奇妙的功能,今后若是能够从白钦手里夺回来,倒是需要研究一下。

    李清露见他久久沉默不语,只道是自己办错了事,就歉然道:“也许我不该把那东西交给清照的,还不如我替你保管。”

    李清照听了就倍感悔恨,早知道这东西这么重要,刚才自己宁可不洗澡也要先把它带在身上。

    白胜还是无语,只是无奈地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夜空,老天真特么不作美,没有晴天我怎么恢复功力?

    似乎这世上真有老天爷,又似乎老天爷听见了白胜的腹诽一样,天空不仅没有放晴,反而稀稀落落地掉下了雨点。

    “下雨了。”李清露提醒了白胜一句。

    白胜当然能够感觉到雨滴,继而更加无奈,“嫂子,你把我清照姐带回……”他本想说让李清露把李清照带回山洞避雨,但随即想起李清露连衣服都扔不动,又怎能带的动李清照?所以话说了一半就改口道:“还是我来吧。”

    说罢,走到了李清照的身前,一手揽住李清照脖子,另一手抄入她的膝弯,把李清照横抱在怀里。他功力虽失,但仍不失为一个棒小伙,别说李清照这样超级苗条的女子,就是孙二娘那样的女汉子他也能抱得起来。

    李清露跟在白胜的身后走向山洞,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普通棒小伙抱一个女人跟一个武林绝顶高手抱女人是截然不同的,她能够看出白胜的吃力,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他竟会如此吃力?

    白胜当然不会对此解释什么,到了洞口却不进去跟李若兰照面,只弯腰探身把李清照轻轻放在洞内一步之处,说道:“嫂子,麻烦你照顾一下清照。”

    李清露随即进洞,扶住了李清照的胳膊,道:“你也进来吧,看样子雨会越下越大的。”

    白胜摇头:“我就在外面给你们把门好了。君子不欺暗室,你们三个都是女子,我进去算是怎么回事?若是被人看见了,我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说完也不管李清露如何反应,径直走到了一棵苍松之下,背靠大树打起坐来。

    他的武功迥异常人,常人的内力耗尽,依靠打坐调息每天都能够恢复一点,日积月累就能恢复到圆满,但是他不一样,他只要夜空里的星月光辉,有星有月,他两个时辰就能恢复完毕,反之像是现在这样的雨天或者是白昼,他打坐也是没用的,一点都恢复不了。

    李若兰小心地移到洞口,探出半张脸去窥视白胜,心中觉得很是奇怪,难道我姐姐真有这么大面子?还有,这人既然跟我姐姐以及李清照都有一腿,为何还要装模作样躲在外面?

    不止李若兰这样想,李清照和李清露也都在这样想。李清照想的是:你都跟李清露那样了,也跟我同床共枕过,为何还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来?有必要么?

    而李清露想的则是:李清照已经明确告诉我她和你有过夫妻之实了,你又何苦装作和她没有关系的样子?

    但不论她们三个女人怎么想,白胜就是在洞外坐了半宿,直到天光变亮,白昼来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