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八三九章 大夫的权威

时间:2018-09-07作者:寂寞宇宙

    话说生死符,其实是一种人为的、在他人体内制造出来的病灶。生死符与中风颇有类似,中风就是脑血栓、脑梗塞、脑溢血等脑血管疾病。

    先说中风,人体摄入的脂肪和胆固醇过多且沉积,就会导致血管壁增厚,形成血栓或梗塞,尤其脑部的较为纤细的血管,血液无法正常循环,但是血压却不遗余力地推动,就导致血液胀破血管壁,导致脑出血。

    生死符与中风极其相似,它是由会使天山六阳掌的高手以无上内力侵入他人体内,又或者是将九转熊蛇丸以及断筋腐骨丸这种奇药给他人内服,而后在他人体内形成异种真气,贮留在某些穴道之中。

    这些异种真气平时并不发作,一旦到达发作期限,或者经由种符者催发,它就会在患者的某处经脉形成堵塞。

    试想,不论是人体的气血还是武者的内力,都是通过全身经络循环运行的,虽然这些经络中的一部分是一般内力无法通过的,但是它们却是气血运行的途径,一旦有一处堵塞,就会影响到全身气血的正常运行。

    其结果体现在知觉上,就是或痛或痒,难以忍耐,直至生不如死。

    如同脑血管一样,生死符形成的经络堵塞不能冲。脑血管一冲就是脑溢血,经络堵塞一冲就是走火入魔。

    所以正常情况下,要治疗生死符,就只能以天山六阳掌的手法逆向操作,怎么种进去的怎么拔出来。

    当初在碧螺岛上,李清露传给白钦的天山六阳掌是真的,但是她却真心没想让白钦自救成功。

    当时,在李清露的想法里,白钦只要练了天山六阳掌,再用逍遥折梅手的心法来运使这套掌法,就已经走上死路了,直接丧失了拔除生死符的机会,所以她根本不用再传授具体的种符拔符技巧,虽然这技巧对于学会了天山六阳掌的武者来说十分简单。

    回到眼前,在白钦步步进逼的情况下,她就想起了生死符的事情,并把这事儿提出来用以拖延时间。

    在她看来,白钦身上的生死符必定依然潜伏在他的体内,因为他自己并没有学会如何拔除。

    然而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白钦已经无畏生死符的影响了,因为冲破生死符的结果无非是走火入魔,可是白钦不怕走火入魔。

    因为他本身就是魔。

    只不过这个道理白钦也是想不到的,不论是他原来的意志还是那只金色巨蛇的意志,都对生死符的原理不甚了解,毕竟只有李清露才是医生,他们不是。

    所以白钦就不得不重视李清露提出的问题——对啊!要是生死符解不开,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若是因为享用两个美妇就错过了拔除生死符的机会,谁知道今后还能不能真正拔除?

    他不相信李若兰,哪怕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可以绝对奴役李若兰了,他仍然不敢把拔除生死符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李若兰来完成,更何况现在他和李若兰分处于两座山头上。

    眼前就有一个李清露可以帮助自己拔除生死符,那就趁早拔了吧。于是颇为急切地说道:“多谢清露公主还想着这件事,怎么拔?你说,我按照你的说法来动手。”

    见白钦落入圈套,李清露不禁心头一阵激动,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但是这个机会绝对是可以置白钦于死地的机会,只要白钦肯按照自己的说法去做。

    她心里存了杀念,却唯恐被白钦看出,便低下头来看着白胜的脸,说道:“你解开上衣,看看你的天池穴上,是否有红斑。”

    人体的天池穴有两个,一在左胸,一在右胸,白钦并非近期才服用九转熊蛇丸,所以早就知道自己的天池穴上有异样,往早了说,他在永乐城白胜的家里洗澡时就发现过这两块红斑。

    这时听李清露问起此事,只道她确然想帮助自己拔除生死符,当下更无怀疑,回道:“的确有,怎么治?”

    “你使阳歌天钧第六变,按住你的期门穴,将掌力输送到天池穴附近……”

    只有李清露自己才知道,此法根本不是拔除生死符的方法,而是催动生死符的法子,一旦白钦按照她的说法做了,当场就会疼得满地打滚,再无抵抗之力。

    然而白钦依言照做,一波内力输送过去,竟然啥事儿都没有,还看着李清露追问:“好了,然后呢……”

    然后?李清露立马懵逼了,然后就该是走火入魔满地打滚了,怎么可能还有然后?而且是好端端地站在那里问然后?

    但事实就是如此,她只能认为白钦的内力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去输送,却又不能把这事挑明了说,只好抬头给了对方一个赞许的眼神,道:“嗯,这只是拔除生死符的第一步,现在咱们进行第二步……”

    她开始变换天山六阳掌的招式和行功路线,连续指挥白钦输送了三次内力,这三次输送内力的作用却是一样的,那就是催动生死符发作,同时致使白钦走火入魔。

    然而白钦三次都依照她的指示做了,却兀自安然无恙,问道:“第四步该怎么办?”

    这下李清露彻底傻了眼,这人怎么不怕走火入魔呢?这没有道理啊!除非他的经脉也跟白胜一样,但若是跟白胜一样,他胸前的天池穴上就不该出现红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饶是她在医道上造诣超群,也解释不了发生在白钦身上的现象,这种情况,不论是在以往的医学典籍里还是在师父的经验里,都是前所未有的。

    李清露都想不明白的事情,这世上就没人能够想的明白了,因为她已经是医药界的当世第一人。

    想当初逍遥子从她师祖林亿那里学了些医术的皮毛,传给了无崖子,无崖子传给了苏星河,苏星河传给了薛慕华,薛慕华都被武林中称为薛神医,人送外号“阎王敌”,一身医术只在建康府神医安道全之上。薛慕华尚且如此牛逼,身为林亿嫡传的徒孙李清露该是什么水平?

    虽然想不明白为何白钦不怕走火入魔,但是她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既然之前的三招无效,那么再搞什么名堂也没用了。

    无奈中,就只能冒险采用最后的一招,说道:“这第四步是最后一步,完成之后生死符就彻底拔除了,听好了,你用左掌劳宫穴对准你的神道穴,输送内力即可清除体内淤积的异种真气。”

    白钦依言抬起左臂从左肩伸向背后,发现根本无法将掌心的劳宫穴与神道穴对准,于是又把左臂放下来,从左肋反转伸向背后,仍然不行,便疑惑道:“这劳宫穴如何对的准神道穴?根本够不着啊!”

    神道穴是督脉要穴。它的位置是在人体背部正中线上,第五胸椎棘突下凹陷中。

    这个位置,即便是常人,只要不是太胖,反过手臂去就能用手指摸到,无论左臂还是右臂,但若是想将掌心的劳宫穴与它重合,那就难于登天了,不然为何会有痒痒挠这种工具的诞生?

    要实现李清露的说法,除非是练过通臂拳或者天竺瑜伽的人才能做到,但是白钦既没有练过通臂拳也没有练过瑜伽,他更没有练过万象神功,所以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李清露点头道:“这不怪你,这个位置原是难以触及,常人很难自己完成……”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又道:“若是我功力完好,我自当亲手完成这第四步,可惜我内力不足,就只好让清照妹子来试试了,正好她也学会了天山六阳掌。”

    听了这话,白钦不禁有些疑虑,神道穴可是督脉上的要穴,若是李清照不按照天山六阳掌的逆向手法操作,给自己印上一掌,岂不是心脉都会被她震碎了?

    李清露知道他一定有这个疑虑,就说道:“要不,你这第四步就等上三五天也行,三五天之后我就回复内力了,如果你连我都不相信,你也可以另寻高明,只是需要找一个会用天山六阳掌的才行。”

    白钦心说还等三五天?这山火眼看就要就烧到眉毛了,不用说三五天,就是三五个呼吸之后你李清露是死是活亦未可知,到时候我找谁来给我完成这第四步?难不成我再教个徒弟练这天山六阳掌么?

    天山六阳掌需要以深厚内功为基础,不打通任督二脉的武者根本没有资格练习,只要多看两眼都会发晕,若是强行修炼,结果必定是走火入魔,发狂暴毙。

    上哪找一个对自己死忠,还有这样资质天赋的弟子去?

    回想李清照在碧螺岛上的表现,觉得她虽然轻功很好,但武功也就平平,不然怎会被自己和灵兴一招就点了穴道?那时候的自己武功连现在的三分之一都不如,那时候都不怕李清照,现在更有何惧?

    想到这里,就决定冒险让李清照试试,只需护住心脉,其它脉络任她施为就是了,相信以她的功力也奈何不得自己。

    说到底,还是李清露的医学权威起了作用,白钦不敢怀疑她的话里面有什么虚假,大夫说啥就是啥,这叫谨遵医嘱。

    这就好像后世去医院的病人一样,大夫说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明明病人只是手指头上长了个瘊子,但是大夫让你化验大便小便外带抽血,拍ct照核磁共振,外带脑电图心电图,然后各种药液给你输上一星期,最后让你上药房花钱买了电饭锅电磁炉回家,你敢说个不字么?

    “好吧,那就让清照姐试试。”白钦在谨遵医嘱的同时,也对李清照客气了起来。

    李清照听着这声“清照姐”就感觉非常恶心,脸上就不禁露出了厌恶的神情,欲语还休之际,李清露连忙抢先说道:“我知道你很为难,认不准穴道是吧?来,我来教给你……”

    她一边说一边把李清照的上身扳转过来,让她面向白钦,在她后背上连续写了“杀他、杀不死就跳崖”八个大字。

    李清照这才明白李清露的用意,刚想说话时,却听李清照说道:“你用阳关三叠的第十六变,将内力运集于右掌,逆向行功……”

    “为什么是右掌?”白钦立马提出了质疑,他记得刚才李清露让他用的是左掌。

    “男左女右,不懂就别插嘴!”李清露白了白钦一眼,后者依言闭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