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八六三章太阳光芒

时间:2018-09-13作者:寂寞宇宙

    在白胜手腕溅血的那一瞬,李清露和李清照已是惨然相顾,不必说什么,只待白胜倒下,她们两人便会相偕自尽。..

    平台上,段正严和独孤鸿都不禁喟然叹息,为白胜感到惋惜,而方百花则很生气,自言自语地埋怨了起来:“活该!李清露和李清照又不是你老婆,你逞什么能?明明可以挟王庆号令三军的,非得自己去打,你打得过也行啊!不自量力!”

    在方百花看来,白胜就不该顾及段三娘的死活,就一句话,你们不杀白钦,我就杀王庆,这多简单有效?

    甚至,你挟持了王庆之后不跟白钦打,直接跑路不行么?你管白钦杀不杀段三娘?

    白钦的武功是有目共睹的,之前由于他的狂妄和嚣张,导致了包括李助在内的所有高手群起而攻,都没能将他奈何,后来大雕和段正严以及独孤鸿联手攻击,也没能拿他怎样。这样的绝顶高手是你白胜能够拿得下来的么?

    就连身为人质王庆都不禁为白胜而感到惋惜,说道:“可惜了一条好汉了,朕本想礼聘他为军师的……”

    白胜没有拿他夫妻的性命做文章,这一点王庆还是有数的,所以无法不敬佩白胜的人品。

    但是人品再好又有什么用?眼见就会变成一个死人了。

    这一刻,除了白胜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的体内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波又一波的内力如同滚滚江河,从重剑的剑身上源源不绝地传了回来,而在他的体内,他的脏腑以及肌肉乃至血液全部都变成了一个超大的丹田,将这些外来之力暂时贮存。

    经过他的改良,升级版的他山之石无需再摆出一块顽石一样的姿态,在手持重剑与白钦对攻的同时即可吸收白钦的内力,这是红拳无相境界给他带来的红利。

    他山之石,亦可无相。

    吸收了三波内力之后,他体内贮存下来的瞬时内力加上剩余的蛇胆内力已经与战前持平了,但是他没有立即爆发出来那招“可以攻玉”,因为即使他此时爆发,也不过像是最初交手那样,最多也不过是吓白钦一跳而已。

    为了不使白钦警觉,他继续忍耐着对方讥讽的眼神和狞笑的面孔,出剑益发地虚弱无力,身体保持着持续的后滑,在白钦的压力下退向峭壁,却将白钦攻出来的内力全部吸收进来。

    攒!还不够!

    攒!攒!再攒点!

    我攒!我再攒!

    如同后世为了买房子东挪西借节衣缩食的工薪族一样,白胜拼了命地积攒内力,他打算攒到把自己撑爆了为止。

    如果真的会撑爆,那么撑爆的同时就是他释放的致命一击!他相信他只有这一次机会,若是这一次还不能把白钦击伤击倒,那么他就真的只能束手待毙了。

    又斗了七八回合之后,白钦就觉得有些奇怪,这白胜看上去已经十分虚弱了,似乎再发出一波刀芒就能摧垮他的防线,然而这都七八波刀芒发出去了,他怎么还能支撑呢?

    李若兰的眼光也是毒的,她也觉得现在的场面有些不对劲,却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劲来,若说白胜还有余力能与白钦相抗,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以她和白胜数次交手的经验,她多少能够估摸出白胜的底来。

    当然,若是白胜就此改变打法,那么她一点都不会惊奇,因为白胜一向以诡变多端为特点,假设此刻白胜变招,她都不敢说白钦一定会赢。

    但问题是白胜没有变招,没有变招……岂不是应该现在已经死了?

    此时此刻,峭壁上下,战场内外,人们的心情极其复杂,李清露和李清照是绝望,段正严和独孤鸿是惋惜,白钦是郁闷,李若兰是疑虑,却没有人知道,白胜的心情与他们都不相同,白胜现在是懵逼状态。

    为何懵逼?因为在他积攒了数倍于自己平时的内力之后,脑海里又跳出来一组蝌蚪文图案来,是的,这次是一组,而不是一个。

    刚刚蹦出来的那个图案与玄铁重剑融合了,这一次蹦出来的又想干什么?

    还没等他想通这一点,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毛孔全部张开了,这些毛孔,竟如同干涸了一万年的农田、迎来了久旱之后的第一场春雨一般,贪婪地吸吮着周围的阳光,裸露在衣物之外的毛孔直接吸吮,而那些遮盖在衣物里面的毛孔,则产生了一股吸力,这些毛孔的吸力汇聚在一起,从衣物和肌肤的间隙中逡巡而出,再把外界的阳光吸收进来!

    不是吧?这特么可是阳光啊,这又不是星光!吸这个干什么?

    他发觉这些毛孔完全不受自己意志的控制,完全被那河图洛书上的图案所驾驭,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以他懵逼了,但是不论如何懵逼,表面上还需要继续跟白钦演下去,虽然他自信此刻发动那致命一击已经差不多可以战胜白钦了,但是……不行,得等等,得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才行。

    毛孔翕张,吐故纳新,这是红拳心法上最基本的修炼方式,那本红拳心法他早已烂熟于心,上面写的明白,初步练习这门心法,只能吸收星月之光,是为第一阶段。

    他当然知道红拳心法的修炼有第二阶段,第二阶段便是吸收太阳的光芒,只有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加起来,才叫做“吸食日月精华”,否则只有星月没有太阳,又谈何“日月”?

    拥有后世天文知识的他原本认为,天上的星光也是恒星发出的光芒,与太阳光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似乎红拳心法在星光和日光之间做出的划分有些愚昧,所以他原本认为自己很快就能进入到第二阶段,白天也可以修炼,吸收日光修炼。

    为此,他甚至还做了许多美梦,比如带着李师师、赵福金、萧凤、方金芝和耶律骨欲,一起到东海之滨找一片沙滩,让妻妾们穿上比基尼玩一玩沙滩排球什么的,然后自己躺在旁边晒晒日光浴,顺便就把内功给练了,不亦乐乎?

    但是事实却不是他理想中这么丰满,他期待的第二阶段迟迟不肯到来。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始终未能突破到第二阶段,以至于他认为第二阶段是遥不可及的,待到后来,他索性放弃了对第二阶段的渴望。遥遥无期的事情,渴望它干什么?干着急么?

    不论是谁,渴望的事物总是要有一点点可能,才会保持这份渴望的心情。若是一点可能都没有,谁还会成天想着?那叫好高骛远,那叫不切实际。

    近日以来,虽然在星月之夜里,该修炼的时候他还是会用心修炼,但是他已经不再幻想着第二天可以直接吸收太阳的光芒了。

    然而此时此刻,他的身体正在拼命地吸收太阳的光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