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八七六章炫富

时间:2018-09-18作者:寂寞宇宙

    白秀英不仅敢于公然藐视政府领导,还敢动手推搡执法人员,一边推一边骂:“你牛什么牛?你牛什么牛?不就是个都头么?”

    一个卖唱女竟敢如此无法无天,雷都头勃然大怒,挥手就要扇白秀英一个大嘴巴,却被旁边闪出来的另一个女人捉住了手臂。

    看清来人是阎婆惜的同时,便感到内力疯狂泻出,意守丹田固本培元都无济于事了,不禁大惊,这阎婆惜从哪学来的化功**?..

    他知道化功**乃是武林人深恶痛绝的武功,却不敢当面问出来,不问,他或许还能活,但若是问了,他就必死无疑,因为化功**是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大忌,丁春秋十几年来不知所踪,自然不会让他的弟子暴露线索。

    所以他宁可破口大骂阎婆惜,也不敢提这化功**四个字,却不料紧接着就看见了白胜,这人不是死了么?

    白胜自然不知道他的出现把雷横吓了个半死,潘阎二女很快走了出来,大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二女就把他往勾栏大厅里面请,里面自有桌椅茶点供人消闲,既可以听曲,也可以谈天说地。

    白胜感觉到了阎婆惜的紧张,却不知她为何如此,在他看来,阎婆惜和潘金莲既不是他的妻妾也不是他的情人,她们想要去哪当然是自由的,所以一边往里走,就一边打趣道:“婆惜你这次出手未免有些狗拿耗子了,我猜想人家并不需要你来打抱不平。”

    阎婆惜早已羞得满面通红,心说可不是嘛,不过这白秀英才是狗,而且是咬了吕洞宾的一条母狗,不识好人心。

    白胜对站在厅内大门旁边的白秀英视而不见,当先进入大厅,而白秋颖在看见白胜的脸时,眼睛就是一亮,心说阎婆惜这(女表)子原来是倒贴了一个小白脸,不过这小白脸长得可是真俊,我见犹怜……

    但是当她发现白胜连眼角余光都不曾扫她一下时,不禁心生恚怒,老娘长得比阎婆惜差么?居然敢于无视!你个吃软饭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向白胜背影时,才来得及看清衣着,是一身黑色劲装,优越感立马起来了——这人穿的分明是江湖武士的衣服,一个混江湖的能有什么出息?自己还是傍紧了黄知县才是正途,若是也去贴这样一个小白脸,那还不是坐吃山空的结局?

    想到此处忽然就是一惊,阎婆惜贴这小白脸,平时花销必巨,她不会是要跟我来抢生意吧?哼,只要你敢来抢,管教你灰头土脸地滚出郓城县,若是惹得老娘严重,说不得想走都不让你们走了,直接关进郓城大牢!

    白胜三人当然不知道白秀英的想法,三人在厅内选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由阎婆惜和潘金莲叙说她们的来由,白胜基本上只听不说,偶尔会问两句,他更想知道的是永乐城是否安然无恙,毕竟完颜宗望扯的那个谎话把他吓得不轻。

    一旁白秀英见三人也不来与她招呼,就冷哼了一声,回到了厅内歌台之上,示意父亲白玉乔奏琴,轻启朱唇,继续献唱。事儿过去了,生意还是要做的,不然待会儿人就都走没了。

    宋代的歌曲就是词人们所作的词,相同一种词牌的曲调是一样的,如今流行在大江南北歌台舞榭中的词牌不是别的,只有青玉案,词名正是白胜所作那首《元夕》,白秀英是从京城来的,自然早就练熟了这一首,客人们更是百听不厌,只点这一首来听。

    一曲青玉案的长短与后世的流行歌曲相差仿佛,用不了多少时间,一曲即终,白秀英就再次下来收钱,收了一圈之后,就来到了白胜这张桌子旁边,也不与白胜搭茬,只向阎婆惜冷笑道:“婆惜姐姐,妹妹这里可是小本经营,之前那一曲妹妹我念在咱们相熟的份上,就不找你要钱了,可是这一曲……”

    阎婆惜再也忍不住怒火,霍然而起。老娘稀得听你唱曲么?词作者就在这坐着呢,老娘是京城第一批拿到歌词的,不比你唱的好?

    但是这些话她都懒得说,自从学会武艺之后,能动手时尽量不哔哔才是武者的风范,起来就想开打。先打趴下你再讲道理。

    白胜见状,急忙伸手拉住了阎婆惜,因为做了好事人家不置你的情,反过来就把你曾经帮助的人废了,这逼格未免太低了,不是侠义风范。

    为了不令阎婆惜恐惧,所以他没用缚龙这等手段,而是直接伸手拉住了阎婆惜的手臂,道:“不就是要钱么?给就是了,多少让她说个数,咱家不差钱。”

    阎婆惜顿时喜不自胜。

    她喜什么?她喜的是白胜终于肯与她授受相亲了,感受到白胜那手掌上传来的温暖,一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除此之外,白胜这句“咱家”的意思也很温暖,这说明他终究是把自己当做了他的家人。

    (按:这里白胜所说的咱家和童贯自称的咱家不同,童贯的“咱”字读音是a。)

    喜悦之际,看向潘金莲时都掩饰不住眉花眼笑,意思是准备给钱。

    潘金莲是管钱的。白胜的几个老婆还真的没有善于理财的,要么生在帝王之家,要么生在江湖豪强之门,所以只能是潘金莲来管钱。

    白胜当然不差钱,京东煤矿还留着他一半的股份,丐帮长老陈孤雁按月将利润的一半送给狄烈,狄烈乃是名将之后,母亲又是皇亲,当然不会贪图这些金钱,便使人转交到潘金莲的手上。所以潘金莲的手上从来不缺金银。

    既然白胜已经定了调子,潘金莲当然不会作梗,当即从身后包袱里拿出一大锭金元宝,往桌子上一放,“这些够不够?不用找了。”

    潘金莲这一出手才真正吓傻了室内的所有看客,比之前阎婆惜使用北冥神功吸尽雷横的内力可震撼多了。县城里的看客们能有什么内家高手,会些粗浅拳脚就不错了,根本看不懂之前的武打场面,但是金元宝谁不认识?

    这女子也太有钱了!

    郓城县消费远较京城为低,寻常百姓听个小曲,给个三文五文的就已经很阔绰了,这一锭金元宝怕没有十两重,那就是一百两银子,一百贯铜钱啊!一贯铜钱就是一千文!

    这锭金子一拍出来,人们再看向白胜的目光就变得肃然起敬了,不敬不行啊,毫无疑问,这个英俊少年才是这两个女人的主子,他说给钱,女人才拍出来金元宝。郓城县就没有这么大的金主,就是从前以出手大方而著称的及时雨宋押司都没有这样的大手笔。

    众人看向白胜的目光里充满了膜拜,白秀英可就不愿意了,干嘛啊?跑老娘这里来炫富啊?门儿都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