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一一四章 白胜出马

时间:2018-04-03作者:寂寞宇宙

    这是什么兵器?白胜不认识欧鹏的铜槊,转身向萧凤请教,萧凤带了些诧异带了些讥讽道:“我记得你向来是一个无所不知的人,怎么今天却有这么多问题?”

    白胜将姿态放得极低,低声道:“哪里哪里,我这点见闻跟老婆比起来简直是萤火比之于日月,没法比啊……”

    萧凤将白胜手里的那只手翻转过来,狠狠拧了他手背一下,低声威胁道:“不许再提什么老婆。”威胁过后随即展颜一笑,犹如春花盛开,嗯,白胜的马屁没有白拍,她也很受用的。

    看见萧凤的笑容,白胜觉得阳光都比刚才温暖了许多,正琢磨着再说点什么情话时,萧凤却已经开始给他科普兵器知识了。

    萧凤说槊这种兵器,其实就是加长版的枪矛,槊柄长于枪杆,槊头长于矛尖,通体长度约合丈二丈三(四米以上),槊头两侧开刃,形如一柄宽身长剑。

    这种兵器在宋朝以前曾是重装骑兵的标配,深受将士喜爱,骑兵们端着它冲锋陷阵所向披靡。历代名将诸如唐朝的尉迟恭、秦琼等人都是用槊的高手,虽然他们并不只有这一种兵器。而且据说早在三国时期,武圣关云长在获得青龙偃月刀之前,也曾用过一杆枣木大槊。

    在宋朝建国之后,由于战马的日渐紧缺,这种武器就随之失去了市场,终于被军方淘汰。至于步战将士就更不愿使用这种粗长笨重的家伙了。

    但是欧鹏偏偏就使用这种兵器,这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萧凤猜测其原因可能是因为欧鹏身材高大,腿和胳膊比普通人都要长许多。所以特意使用这种超长兵器。

    毕竟武谚有云:一寸长,一寸强。使用长兵器的好处就是己方能够打得到敌人,而敌人却够不着自己,是立于不败之地的一种格局。

    萧凤这个老师当得很负责,讲完了之后还要考核一下白胜理解了多少,“你明白了么?”

    白胜一边看着场中的战斗一边回答:“明白了,就是枪矛p露s!”

    萧凤顿时懵逼,“什么叫脯辣丝?”

    白胜意识到又说漏了嘴,急忙岔开话题:“这是我家乡方言……你懂得真多,你究竟会用多少种武功?”想起自己至今只会一攻一守两套拳法,除了弓箭之外其他兵器一点都不会,也挺自卑的。

    萧凤想了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也就几百种吧,没数过。”

    白胜想起在卫县时他曾经问过萧凤为何能够看懂别人的武功路数,她当时说的是家里面练武的人多,所以她看见的也多,但是现在看来那个说法显然是骗人的,谁家里能有兄弟姐妹分别加入数百个武林门派学武?

    于是质疑道:“原来你从前跟我撒谎了……”

    这一次萧凤倒是很坦然,说道:“是对你撒谎了,可是那时候我和你也不熟啊。实话告诉你吧,我的武功是来源于一本秘籍,叫做《语嫣选摘》,汇集了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精粹。”

    “语言选摘?还读者文摘呢,不懂。”白胜没听懂萧凤的发音。

    萧凤不再理会白胜的奇谈怪论,解释道:“这本秘籍也是那个留给我师父枯血散的人留下的,说是他外孙女亲笔撰写的,但是他觉得练武贵在精而不在多,所以他并不看重这本书,就赠给了我师父……啊!王文斌要败了!咱们上吧?”

    说话间,场上打斗的形势已经逆转,由于摩云金翅欧鹏的加入,王文斌已经到了难以支撑的地步。

    欧鹏以超长的铜槊远攻王文斌,王文斌徒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因为他无法抢进铜槊的圈子里面,一旦他突进,就会遭到左右两侧的马麟和陶宗旺袭扰,他不能不处理这些袭扰,但同时也就失去了近身反击欧鹏的机会。

    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任凭他一根镔铁枪再怎么出神入化,也无法挽回衰颓的败势。

    白胜始终都在关注战斗的形势,当然也看出王文斌即将落败了,但是他却不愿意萧凤立即出手,说道:“你慌什么?他不是还没败么?等他败下来再说,你现在上去了,待会儿打赢了算是王文斌打的还是你打的?”

    萧凤笑道:“小心眼儿吧你就,你怎么不想想,若是等他败了我再上去,岂不是让我以一打四?那样我可就不能留手了。”

    白胜一想也是,略作沉吟,然后提高了声音说道:“那就不用你出手了,等会儿我来出面好了!老公在场,岂能让老婆出马?”

    话音未落,王文斌的右肩已经挨了陶宗旺一铁锹,虽然是平拍,也拍得他一个趔趄险些跌倒,挣扎中却见马麟的大环刀斜劈而至,急忙将镔铁枪戳在地上,在挡住刀刃的同时稳住了身形。

    却再也避不开欧鹏的一记直搠,无奈之下只得用左前臂用力向外一搪,但是那沉重的铜槊岂是他小臂所能搪开的?只听“噗”的一声,那槊尖已经扎进了他上臂的护甲之中,立时鲜血飚飞。

    王文斌疼得惨叫了一声,喊道:“全体将士,给我上!”他自己却跌跌撞撞地跑回本阵。

    陶宗旺还要衔尾追杀,欧鹏急忙拉住了他的胳膊:“穷寇莫追!”

    马麟也是脚步一滞,不敢继续追杀,唯恐被近百名骑兵包围形成乱战,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些禁军里面有几个高手,万一有几个跟这个使枪的差不多不就惨了?

    而那些骑兵们却像没听见王文斌的命令一样,都骑着马停在原地,一个往前冲的都没有。为何?因为白胜他们五骑马挡住了前冲的要道,更因为王文斌是战败而归的,哪里有主将单挑失败了还要全军出击的道理?

    自古以来,两军对垒时,某方主将出马在敌军阵前骂阵搦战,都是一种鼓舞士气的行为,一旦对方有主将出来即可形成单挑。

    单挑也有单挑的规矩,那就是只有获得单挑胜利的主将才有资格号令全军出击,战败的那位就只能回归本阵以哀兵的姿态顽强防守。像现在王文斌这样自己挨了揍往回跑却让属下全军出击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看见禁军的窝囊样子,两面山坡上顿时响起哀声一片,却是避在旁边观战的众苦主所发。禁军竟然败了,这妻女钱财该怎样讨还?

    但随即就有人把希望寄托在萧凤身上,说道:“大家不要急,不是还有这个万家生佛的英俊相公在吗?咱们再求求他看看!”

    战场的彼端,神算子蒋敬却是抱着见好就收的心态,呼唤道:“大哥、三弟、四弟,咱们回山吧,不要再打了!”

    欧鹏素来都乐于听从他这二弟的意见,当即一扯陶宗旺的胳膊,“走了,收兵!”兄弟三人扛了兵器就往回走,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招呼:“欧寨主且慢!”

    回身时,却见五骑战马并排驰近,左侧那个身披甲胄的白袍小将正在拱手:“欧寨主,在下白胜,这厢有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