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三七二章 周氏父子押中题

时间:2018-04-03作者:寂寞宇宙

    ,精彩小说免费!

    赵佶的文学素养也是极高的,虽然比蔡京差一些,但也绝对算得上是个文学家了,听见蔡京对李清照的作品大加赞赏,立即附和道:“的确是好词!”

    随即压低了声音询问蔡京:“只不知清照才女心中想的是谁,朕看这词中之意,不像是期待她的丈夫赵明诚啊。”

    蔡京立即摇头表示不知。心说我怎会知道李清照跟谁暧昧?只知道她自从入京一来一向待在讲词堂尽职尽责地教授李师师和赵福金,没听说跟谁有染。

    郑皇后韦贤妃等人却都在腹诽:这是又看上李清照了,在王黼家里遇刺还不吸取教训啊?

    台下李清照的粉丝不少,尤其是那些皇子和帝姬,听见蔡京和皇帝都在称赞李清照的作品了,就也跟着喝彩。

    彩声如潮之中,也有一部分人五味杂陈。

    作为参赛人同时也是赵福金的追求者之一的陈东已是万念俱灰,他知道他绝对做不出李清照这等好词来,直接放弃了竞争的念头。

    陈东放弃了不等于别人也放弃,周邦彦父子就不认为李清照的作品能得第一。

    蔡京固然是评委里的权威,但是只凭他一人还不足以敲定名次,只要写出来的词句足够好,他蔡京也没办法当着这么多文学专家的面颠倒黑白、一手遮天。

    彩声未歇,周琴的作品已经出炉,是一首“满庭芳”:

    “白玉楼高,广寒宫阙,暮云如幛褰开。

    银河一派,流出碧天来。

    无数星躔玉李,冰轮动、光满楼台。

    登临处,全胜瀛海,弱水浸蓬莱。

    云鬟,香雾湿,月娥韵涯,云冻江梅。

    况餐花饮露,莫惜裴徊。

    坐看人间如掌,山河影、倒入琼杯。

    归来晚,笛声吹彻,九万里尘埃。”

    这首满庭芳其实是周邦彦本人所作。早在朝堂上皇帝定下诗会第一可获竞争资格之后,回到家里他就跟儿子周琴准备了十几首作品。

    如同后世里高考前语文老师给自己的学生“押题”,周邦彦父子准备的诗词涵盖了天时地利各种情况,这首满庭芳就是专用于今夜鳌山的作品。

    首句“白玉楼高”,写的正是赵佶登临的观景亭,此亭乃是汉白玉堆砌而成,称为“白玉楼”十分贴切。

    二月初二的夜里不可能有圆月当空,却一定有星汉灿烂。所以他的词句里有“银河一派”,“无数星躔玉李”等描述。

    至于“冰轮动、光满楼台”,正是上弦月的写照。冰轮动了,所以不圆。

    “云鬟,香雾湿,月娥韵涯,云冻江梅。”是在赞颂赵福金的美貌;

    “坐看人间如掌,山河影、倒入琼杯。”是拍赵佶的马屁。

    这首词献了上去,又经过周琴亲口朗诵,立时引来彩声一片。

    周琴也是有粉丝的,纵使既不如他爹周邦彦也不如李清照的粉丝多。

    赵佶还是有着公平竞赛精神的,如果他也玩作弊,这诗会玩起来还有什么意思?更何况这首词句里还拍了他的马屁?

    因此在看过这首满庭芳之后,他认为可与李清照的永遇乐分庭抗礼,李清照的词美在意境,周琴的词胜在应景,于是给出意见,表示可以暂时并列第一。

    若是今夜没有其它作品凌驾于这两首词之上,那么最后再由诸位文学大家来严格评审这两首词孰优孰劣。

    蔡京在旁边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什么。他本欲强行打压周琴这首词的,不论这首词是周邦彦父子哪个作的,他都不想给出赵佶那样的评价。

    只是这首词实在没有什么太大的破绽供他指摘,挑毛病也是需要有理有据的不是?他这边正在组织材料,却没想到皇帝先一步定下了调子。

    既然皇帝定了调子,他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即使不愿随声附和,也不能与皇帝的意思相左。何况强行打压周琴本来就有为蔡鞗扫除竞争者的嫌疑。

    如此一来,周琴就成了夺魁的大热门,之后其他才子官员也都陆续递交了作品,却再没有谁的大作能与李清照和周琴这两首词比肩。

    元夕诗会是天下才子才女的诗会,除了可以坐在山巅观景亭周围的这些官员之外,尚有众多民间的骚人墨客簇拥在山坡上。

    这些人既有来自京城的秀才举人,也有来自大宋其他城县的儒生士子,他们也做出了各自的词篇,却都被以太子赵恒为首的诗会评委压在了案头,连当众诵读的资格都没有。

    不是赵恒刻意打压民间高手,而是高手真的不在民间。在文学这一领域上,“高手在民间”这句话基本上是不适用的,只有很久以前的一个叫做鬼谷子的人是例外。

    诗会进行了一个多时辰,虽然气氛越来越热闹,但是第一的悬念却变得越来越小,人们都在想,除非周邦彦亲自拿出神作,否则这第一名就只能在周琴和李清照之间产生了。

    大多数的人们都在猜想周邦彦极有可能不会出手了,因为他出手就等于是父子相残。

    渐渐的,递交作品的人变得稀少起来,在白时中献上一首差强人意的蝶恋花之后,再也没人拿出作品,看上去这诗会已经接近了尾声。

    “还有没有人呈交大作了?”观景亭二层上,有太监在大声宣布皇帝的征询。

    山巅之上一片静寂,静的甚至能够听到山下城区的喧闹。没有人回答太监的征询。

    突然,一个凄婉哀怨的女声从观景台二层响起,“白胜,为何不见你的词篇?你不是说你诗词皆通吗?”

    说话的正是茂德帝姬,她今夜只想听到白胜的词篇,哪怕她明知道白胜的作品绝对达不到李清照和周琴的水平,但是她就是想听。

    即使白胜做出来的词再怎么粗陋拙劣,但至少能证明白胜对她的心意是真诚而又坚定的。

    反之,则意味着白胜放弃了两人之间的感情!

    听了赵福金的这句带有嗔怪色彩的质问,人们不禁心头震撼,原来人家茂德帝姬早已心有所属啊!

    在震撼的同时,人们的心中又都充满了疑惑和不解,白胜都变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值得爱恋追随的?这茂德帝姬是不是傻了?

    人们更会想:你这不是逼着白胜献丑么?不作词固然娶不到你,作了词同样娶不到你,又何苦多丢一次人?

    人们还会想:看来白胜在此之前肯定是花言巧语骗过茂德帝姬,“诗词皆通”?他也真敢吹。

    人们却不知道,白胜是真的没有亲口说过他诗词皆通,这四个字是李清照在夸赞白胜的时候给出的评价,却被赵福金和李师师牢记心头。

    其实,白胜和陈东一直没有拿出作品这个事实,众人都是知道的。

    他们两人都是焦点人物,谁不知道他们将与周琴竞争此次诗会的第一?

    但是没有人认为白胜和陈东会是周琴的对手,在诗会以前人们就预料到了这三人之间的较量结果。

    人们认为,白胜和陈东选择放弃,本来就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放弃就放弃了吧,没有人想要提起这件事来,就只当不知道好了。把他们再揪出来架在火上烤真的好么?揪陈东可以,揪白胜?找死不成?

    然而人人都在捂着的这个盖子,却被茂德帝姬给揭开了,这下白胜可就苦了。

    只看白胜如何应对吧,这脸丢的,大了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