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三八五章 狭路相逢

时间:2018-04-03作者:寂寞宇宙

    转眼间从柜台旁边的门里奔出一人来,身高六尺有余,二十四五年纪,白净面皮,唇边颌下留着三柳髭须,穿了一身锦袍,显示出家境不俗。

    白胜当然认识这位就是金眼彪施恩,也懒得理会,直接与赵楷等人坐在了桌边的方凳之上。

    却听外面一人喊道:“就是店里刚刚坐下的那个头陀……”

    施恩本来往外奔行甚急,闻言立即收足站定,这间厅堂面积原不很大,他一出来时就已经把室中各人扫入眼底,如何看不见最显眼处刚刚坐下了一个头陀。

    也不说话,转过身来飞起一脚就踢向头陀的身后。

    白胜听风辨器,知道这一脚踢的却是龙雀神刀,本来想立即出招结果了施恩的,但既然他想要跟龙雀神刀比一比谁更硬,那就成全他好了,所以就假作不知,身体不动分毫。

    见此情景,就连身边的赵楷和水凝珠都不禁身子一紧,心中想到:你真敢让他踢啊?

    当然,以他们的武功都能看得出来即使来人这一脚绝对伤不了白胜,因为只看这踢腿的速率和劲势就能判断出这人的内力平平。

    只听“嘣”的一声闷响,同时一声惨嚎响彻林间,踢人的仰天便倒,倒在地上还捧着脚面连连打滚,显是痛入骨髓。

    或许是过了饭点,又或许是通州也如同大宋全境的风俗一样没人吃午餐,此时这家酒馆里根本没有其他客人。

    这边扈三娘根本不理身后发生了什么,只一刀剁在柜台上,喝令掌柜的上酒上菜,掌柜的安敢不从,在扈三娘的监视下哆里哆嗦地走向后厨。

    扈三娘也学精了,唯恐这家酒店也有张青夫妇那么一套,所以必须时刻监视。

    施恩在地上滚来滚去,疼得两眼阵阵发黑,忽而滚到了赵楷的腿边,也不管这是谁的腿,抡起一拳就砸了过去。

    赵楷怎会像白胜那样艺高胆大?抬腿就将施恩踢飞在半空,同时暴起身形追上去又是一脚,直接将空中的施恩踢出了门外。

    门外洛丽妲余怒未消,看见施恩贴着地面飞出来,迎着就是一脚,只不过考虑到室内众人肯定厌恶此人,就没有往屋里去踢,而是将施恩踢上了房顶。

    施恩一瞬间接连挨了三脚,登时身受重伤,落在屋瓦上又随着屋面的斜坡滚落下来,重重砸在地面,立即昏死过去。

    算起来施恩可是亏大了,踢人家一脚踢碎了脚面骨不说,还挨了三脚,直接变成了被人家练习蹴鞠的皮球了。

    这下街道两边的人可就傻了眼,不看别人,只看施恩的惨状,就可以想象这些人是何等的厉害,想都不用想,这绝对是惹不起的存在!

    有脑子转的快的立马跑向安平寨去找施恩的父亲施管营报讯,甚至没有人敢来看一看施恩是死是活。

    看见那名奔跑的人,洛丽妲冷笑一声,就从战马的得胜钩取了弓箭在手,室内白胜却阻止道:“算了,他一来一回咱们早就离去了。”

    根据《水浒》里面关于武松和施恩从安平寨走到快活林的描述,白胜知道这人报讯根本来不及,更何况只是把这事告诉施恩的父亲根本无济于事,要等施管营再去城内禀告知府派出兵马来,只怕一个时辰都过去了。

    就算往最坏了打算,哪怕这孟州的张团练如同郓城一样拥有朱仝和雷横这样的高手都头,带着几百名步兵过来也不足以对己方七人产生威胁。

    若是连这样的小场面都拾掇不下来,还打什么西夏兴庆府,那不是开玩笑么?

    半个时辰之后,白胜一行人酒足饭饱,正好张青夫妇也从杂货铺赶制了一对皮质刀鞘回来,七人离开酒店。

    临行前,站在酒店门口,白胜看了看恢复了些许知觉的施恩,想了想,说道:

    “如果你死不了,就把快活林盘出去吧,如若不然,你这次伤愈之时,就是你再次挨揍之日,与其到时候被姓蒋的白白夺了过去,不如趁早还能卖点钱出来。”

    说罢也不管施恩能不能听得懂,翻身上马绝尘而去,却是从孟州城南绕城而过,沿着黄河南岸一路向西。

    之所以选择这个行进路线,除了要去渭州与皇甫端等人汇合之外,也是无奈之举。

    因为若是渡过黄河从北面走,就进入了晋地,那是自封晋王的田虎的地盘。时人提起世间三大寇之时总说“河北田虎”,其“河北”两字指的就是黄河以北的晋地而非后世之河北省。

    如今田虎是大宋境内三大寇当中实力最为雄厚的一个,不论是武将、术士、兵力还是所占据的州县关隘,都是首屈一指,超过王庆和方腊一大截。

    白胜以征讨西夏,为萧凤取得保胎神药为第一要务,当然不肯在这种时候与田虎发生任何冲突。

    更何况他曾经将田虎手下的猛将縻賙斩于汴京郊外,田虎不来找他的麻烦就已经不错了,只盼田虎手下无人知晓此事才好。

    不要说白胜是这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就是童贯在宣布行军路线时也是这样考虑的。

    本来这次童贯因循了大宋以往的战略,安排五路大军伐夏,其中有两路大军是在最北部的延州(今延安)和次北部的环州(今庆阳市环县)集结。

    若是从汴京出发去往延州和环州只需往西北方向直插即可,但就是由于有田虎势力的存在,所以只能先往西到达永兴军京兆府(今西安),然后再从西安分兵北上,前往环延二州。

    对田虎这种不讲理的造反者来说,假道伐虢都是行不通的计策,除非一路碾压过去,先灭田虎再灭西夏,但是童贯根本没有这个把握,只能先把皇帝交待的伐夏任务应付过去。

    白胜和狄烈商议的行军路线也是如此,非但眼下他自己是这样走的,就是他手下的徐宁、凌振、樊瑞、项充、李兖、蒋敬、欧鹏、王定六、皇甫端以及郭盛等人都包括在内,一律都是这样行进的。

    按照他和狄烈制定的计划,他手下这些人也需要在京兆府兵分两路,一路前往渭州,一路前往延州。而他自己将会前去渭州,然后前往延州。

    延州曾是狄青和狄咏驻守的边城,如今他肩负着狄烈的希望,就要在延州打出他征西的第一弹!

    但是世事总是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他和他的手下刻意回避田虎,田虎的手下却显得不那么配合。

    一行七人行至陕州(今三门峡市)的函谷古道时,竟然碰上了田虎的一大波兵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