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四一二章 唵嘛呢叭咪吽

时间:2018-04-06作者:寂寞宇宙

    ,精彩小说免费!

    樊瑞和马灵的法术是怎样失灵的?白胜找到了原因。

    每当樊瑞和马灵施术的那一瞬间,统万城内就会响起一阵禅唱:“唵嘛呢叭咪吽!”

    这是数百人合在一起的禅唱,声传四方。冥冥中似有佛陀降世,宝相庄严,降魔除妖,澄净天地间一切异端法术。

    白胜记得电视剧《济公》里面的济公好像就念叨过这句真言,心说原来这句话还有这种用途!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樊瑞和马灵他们还练些道术有个屁用?

    遇见会使道法的敌人,只需念一声“唵嘛呢叭咪哄”就完事了。

    他却不知这句真言不是随便什么人念出来都管用的,只有那些佛法高深的僧人才能施此咒语。这就好像后世里同样是一件法器,只有经过高僧开光以后才有效果是同一个道理。

    这可怎么办?这仗没法打啊!众将尽把目光看向了白胜。

    打又没的打。

    敌人根本不上城头,己方的远程攻击手段失去了目标。

    而他的军队也没有准备云梯冲车等攻城器械,无法翻过城墙进城攻击。

    他已经围着统万城绕了一圈,发现这座古老的白色的土城最矮的地方也超过了七丈高,这样的高度,一般兵将根本无法攀援上去。

    己方阵容里能够施展轻功越过城头的不过五人,这五人是他本人,时迁,洛丽妲,水凝珠和扈三娘。

    但是他不敢带着这四位越墙而入,万一被围困在内,想逃都逃不出来。

    只从这缺口处往里冲更是不用考虑。

    之前已经试过,那缺口容不下太多的人并肩冲锋,反过来说上去十个八个的根本不顶事,尽数被人打飞,也不知道城里藏着一位什么样的高人,总之他认为自己没有本领打出这种效果。

    他不是没想到“迫击箭”,弓箭手的确射了一轮,只射得城中敌人哭爹喊娘,但是第二轮就没有效果了,可以想象,敌人都贴着城墙内壁去防御了。

    由此看来,这座统万城根本就是打不下来的存在。

    众人的注视下,白胜默然无语。他知道他必须给出决策,或打或撤,身为主将他必须要有主见。这份责任他无从旁贷,他只是在思考,想要找出一个好办法来攻破统万城。

    他正在想的是,狄烈所说的更早的时候这统万城数度易手,易手就意味着守城失败,那么从前攻城的人是怎么攻进去的?难道只有使用云梯一个办法么?

    他实在想不出来,就想找一个智囊来分析问题,环顾左右,就看见了朱武,“神机军师,你来告诉我,除了使用云梯之外,这座统万城还有什么法子可以攻破?”

    朱武道:“属下认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围。”

    说到“围”字,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对啊,城中没有粮食,甚至从前的水井也被多年淤积的风沙填死了,只要围住这座废墟,最多三天,里面的人就得倒下一大半。

    只不过这个办法仍然达不到白胜的满意,在这里困三天,还叫什么闪电战?持久战还差不多。

    “白公子,还是让我和凝珠上去试试吧?”洛丽妲主动请缨,如今她们已经不必掩饰白胜的身份了。

    洛丽妲和水凝珠两人原本始终冲在最前线,因为她们与西夏的仇恨最深。是白胜强行把她们召回到身边的,不仅是为了保护她们,更因为她们的箭术都是顶尖的水平。

    若非如此,刚才被城中那个不曾露面的高手打飞的就该是她们两人了。

    当然,她们并不认为城中的敌人能够把她们打飞,她们认为那两员田虎的部将被打飞,只是因为他们的武功太过拙劣。

    白胜当然不会同意她们去冒险,挥手就制止了她们的行动。咬了咬牙,决定亲自出马,自古那些百战雄师都是主将身先士卒的,我白胜岂能等而下之?

    吩咐周成道:“给我两只炸药包。”

    周成是负责制作炸药包以及管理炸药包的总工程师兼爆破组长。他能做出烟花小蜜蜂哄得庞秋霞破涕为笑,当然也能根据白胜的描述做出炸药包。

    与后世部队里的爆破组长的区别,是他不必在组员全部阵亡之后亲自扛着炸药包冲向碉堡。原本因为马灵的存在,他的爆破组员个个得以全须全尾。

    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马灵的风火轮失效了,白胜决定亲自抱着两只炸药包去炸城门。

    统万城没有门,他要炸的是隐在城门缺口里的那位绝顶高手。

    这决定一经出口,立即招来了部下强烈的反对,大家异口同声不许白胜以身犯险。

    白胜深受感动,但是在感动的同时也感悟到此时此刻他这个主将必须要力挽狂澜,整支军队的士气和斗志全在他一人身上,若是他借坡下驴不去了,这支队伍也就不会再有什么希望。

    躲在后方指挥打仗的从来都不可能笑到最后,诸如除了赵匡胤之外的大宋各代皇帝,诸如宋江吴用之流,早晚都会被后来者踩在脚下!

    反倒是西夏的大小梁太后,金国的完颜阿骨打和此时尚未出生的成吉思汗这种敢于冲锋在前的人,才能够铸就铁血军魂。

    所以他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众人的规劝,厉声道:“都给我住嘴!这是军令!再有纠缠者,视为乱我军心,斩!”

    在沙漠边缘的风沙中,在数千将士的注视下,白胜左肩背着虬龙弓,右肩背着盛有铜棍的布袋,双臂腋下各夹了一只炸药包,昂然走向统万城,情景极其壮烈。

    他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近了城门的缺口,缺口外面横七竖八的,躺着的都是刚才攻城被人打飞的己方将士。

    城门里一如从前,没有人出来攻击,甚至也没有人说话,只有大漠上的风刮出的阵阵哨音。

    身后的将士都知道,一旦白胜通过了厚达六丈的城墙到了城里,就是敌人出手攻击之时。

    但是白胜只走了一半,就停在两截城墙中间不走了,他拿了一只炸药包在手,另一只手却摸出了火折子,在空中晃了晃。

    沙漠中刺眼的阳光下,没有人能够看得见那火折子是否燃起,只见白胜将火折子凑近了炸药包的引线,炸药包的引线顿时发出了“嗤嗤”的燃烧声。

    就连远在十丈之外的芒砀山将士都听得见这“嗤嗤”的声音,城里之人当然也能听得见,随着一个番僧的脑袋从城中探出又隐没,即有整齐的梵唱响起:

    “唵嘛呢叭咪……”

    禅唱之中,白胜抡起炸药包就扔了进去,正好赶上这六字真言的第六字——“轰”!

    佛家法旨能克制道家法术,却没法不让炸药包发生爆炸。

    轰然炸响的同时,白胜又点燃了第二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