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四六七章 共享丹田

时间:2018-04-23作者:寂寞宇宙

    ,精彩小说免费!

    吃掉十七枚蛇胆,白胜又用去了三天的时间,如同后世吃药,服用剂量需要遵循医嘱。

    一口气吃十七个行不行?洪云说这样不太好,白胜也觉得实在是太苦,别说连吃十七个,哪怕是连吃三个他也能吐出来。

    三天后,白胜觉得至少恢复了从前的七成功力。

    有了七成功力,首先需要干什么?

    他没有下潭去研读山壁上的轩辕剑法,从蝌蚪文的古老程度来看这轩辕剑法最多也就是金雀开山斧一级的,而他崇尚的且又梦寐以求的,却是龙雀神刀刀法那种神级武功。

    他也没有试用洪云给他准备好的古藤返回峰顶,虽然洪云给他设计了一个可行的返回方式——用魔刀砍出歇脚地,用古藤绑在横生的树干上,到达树丛之上再寻找树丛到峰顶之间的藤蔓。

    他首先练了一遍洪云长老传授给他的缩骨功。

    缩骨功算不得什么高深武技,却需要有较强的内力做保证,其原理是以内力作用于自身,卸脱体内整个骨骼架构中的各个关节,令其变成一堆打散的“积木”。

    而后在进入或通过某个狭窄空间之时,这些化整为零的“积木”就可以顺序通过,得以避免卡塞。

    缩骨功不是独门绝技,武林中故老相传,一些特殊行业的高手就懂得这门功法,比如摸金校尉、比如惯偷飞贼。

    但是洪云这门缩骨功却是他在全身骨骼碎掉之后,在通过“狗洞”时顺便悟出来的门道,比起别家别派的缩骨功来就更加难了许多,因为他的骨骼本来就是无需拆卸的。

    令洪云感到意外的是白胜练起这独门缩骨功来竟是得心应手,还没来得及检验他是否练得正确,白胜已经钻过了狗洞,到了另一座山谷之中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白胜用实践告诉洪云,他练什么武功都无需检验,属于免检单位。

    白胜在第一时间进入这座即便是当初的黄帝和老子都没有进来过的山谷,当然不是因为这里更好脱身,事实上这座山谷周围的峭壁比之外面的那一座更难攀爬,这是经过了洪云分析论证的。

    因为这座山谷四周的山壁比外面那座更高,从谷底可以看见山峰的上半截是白色的,那说明这几座山峰是高过了雪线的存在,雪线上面都是常年积雪不化的冰峰!

    洪云给白胜讲过,他第一次来贺兰山时就曾遭遇过雪崩,险些丧命。

    白胜进入这座山谷,不为别的,只为星光。

    洪云跟着他进来后,却发现他在脱衣服,就很不解,“你是想脱了衣服给我穿么?这山谷中又没有女人,我穿不穿衣服都无所谓。”

    洪云的衣服早就烂了,浑身不着寸缕,只不过他习惯于用头发和胡子遮挡缠绕在身上,所以看起来比后世的游泳运动员还保守许多。

    白胜不理洪云,脱光了衣服之后就直挺挺地躺在山谷的正中,接受那星月天光的滋润。

    洪云看得莫名其妙,不禁瞠目结舌,这是干嘛啊?晒太阳?可是现在只有月亮和星星。

    白胜已经顾不上去理会洪云有什么想法和感受,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是一块干涸了多年的海绵,又好像是一棵濒临枯死的参天大树。

    他的身体如饥似渴地吸吮着星月光辉,没错,是主动的吸吮,而不是被动地等待灌溉。

    只觉得天上的星星太少,为什么地球上只有一颗月亮?这些光辉简直不解渴啊!

    这感觉,又好像一个干渴了许久的旅人,突然见到了水,却只能一滴一滴的啜饮那么难受!

    他进入这座山谷时正好是夜色初临,他就这样在谷中躺了整整一夜。

    按照从前的经验,他只需躺上半夜便足以将内力蓄满丹田了,比如之前在沙漠湖畔斩杀马匪那一次内力耗尽。

    那一次幸亏野利姐妹扒光了他的衣服去洗,才令他得以用全身的毛孔吸收星光,而那次他躺在嵬名慧的怀里仅仅两个时辰就恢复了正常。

    但是这一次却截然不同,到得天亮之时,他非但没有感觉到内力蓄满丹田,反而觉得对星月光辉的需求更加严重了!

    如果把他的丹田设为一个单位,那么他感觉这一夜吸收的星月光芒转化出来的内力最多只占据了丹田的三分之一!

    至少还有三分之二的空间没有储满!

    这个结果就让他很是烦躁,难道说这次是被洪云一头发伤到根基了?为何吸收星辉月芒的效率变得如此之低?

    但是这事却也不能怪人家洪云,毕竟在他们打起来的时候他也是想要杀掉洪云的,而人家洪云非但没有杀掉他,还费心费力地救了他,如此大恩,岂能以怨相报?

    他本来还想着,等到丹田蓄满内力之后在洪云面前秀一秀他的内功,但是现在这种状态还怎么秀内功?就算是班门弄斧,至少也得有把斧子才行,他觉得他现在连斧子都没有。

    他郁闷着穿起了衣服,打算等到夜里继续吸收星光月芒,一时之间连说话的兴致都提不起来了。

    他这样突然变成了被霜打了的茄子,睡过了一觉又练了半宿内功的洪云就更觉得奇怪了,问道:“你跑到这座山谷里来,就是为了脱光了衣服睡这么一觉么?”

    白胜无言以对,他觉得他没法把“假”红拳心法的事情跟这位创造了“真”红拳心法的老前辈解释,索性闭口不言,默默地开始收拾洪云打下来的一只山鸡。

    洪云的烹饪技术很是拙劣,火是用头发钻木取来的,燃一堆篝火,就把这些飞禽走兽整只的烧烤,连毛带皮全部烧焦,就这么简单。

    懒得拔毛也就罢了,没有盐也能忍了,动物体内多少都有点生理盐,问题是这下水都不掏出来,肚子里还有粪便呢,这样吃起来不犯膈应么?

    所以白胜恢复了行动能力之后,主动承揽起拔毛掏下水等脏活累活,这也是洪云对他最满意的地方,“你恢复得怎么样了?能使缩骨功,应该也能打野味了吧?不是说要露一手暗器功夫给我瞧瞧么?”

    “不露!”白胜心情很糟糕,疾言厉色地批评洪云:“这不是有一只又肥又嫩的大山鸡在手么?还有这只野鸭子,若是再打一只下来今天又不能吃,明天吃就不新鲜了!你不怕浪费啊?”

    洪云摇头晃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明天再看看你的暗器手法。”

    明天?白胜苦笑。明天会怎样呢?就只有明天再说。

    如此一天到晚过的很是沉闷,白胜没有心情跟洪云聊天,就回到了山洞的另一端,下水去看山壁上的楚篆以及蝌蚪文。

    这两种文字都是他看不懂的,只有偶尔的几个字与他记忆里李清照翻译的文字相吻合,但既然无法联系上下文,就终究弄不懂其中的意义。

    回头看看那只大鸟,大鸟这两天也不来观摩石壁了,只是每天一早一晚月升月落之际在潭中兴风作浪,舞动它趾爪中握着的那块石头,生活很有规律,连带着把水潭都弄成大海了,竟然有了潮汐。

    难道说这大鸟已经悟出了剑法了?白胜觉得不像,因为他观察过大鸟在水中的动作,只觉得跟后世的现代士兵拼刺刀似的,没有任何花哨,就是一个劲的往前捅,这也是剑法么?

    不管是不是剑法,他都把这些楚篆和蝌蚪文记了下来,楚篆将来可以让萧凤或者是李清照翻译,至于这不知深浅的轩辕剑法,他打算回头默写给方金芝,就算是他迎娶方金芝的彩礼了。

    方金芝是白猿的徒弟,如果那白猿就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白猿,那么方金芝所练的越女剑就该是这些蝌蚪文中的内容。

    又是一夜过后,不出所料,连续两夜都没能将丹田蓄满,他感觉丹田里的内力甚至没有达到容量的三分之二。

    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是,既然服用蛇胆都感觉内力恢复了七成了,为何在此基础上连续吸收了两夜星光,反而觉得内力不足三分之二?

    他隐约可以感觉到,他的体内竟然出现了完全不同的两种内力,而且这两种内力共享一个丹田,竟然不存在叠加的关系。

    这也就是说,吃蛇胆生出的内力占了丹田的十分之七,却并不妨碍星光内力占据丹田的三分之二。这两种内力各占各的,把一个丹田当做两个来用。

    如此一来他就更加迷惑了,如果继续服用蛇胆或者继续吸收星光会出现什么后果?

    可以预见的一种后果是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第二种后果是互相搅乱互相抵消。而最令人恐惧的是这两股内力纠缠不清导致走火入魔。

    所以他此刻的心绪是又怕又急,怕是害怕走火入魔,急是急于回去搭救萧凤。

    他就怕萧凤在上面被李若兰给祸害了,虽然不至于遭到性侵,但是落在李若兰手里能有什么好么?

    洪云长老的记性很不错,还记得昨天说过的话,今天竟然没有去打野味,只等白胜展露武功。

    与昨天不同,眼下白胜也想试试在这两种内力的相互作用下使出武功会是什么结果,于是拿起一根没用过的大鸟羽翎掷了出去。

    他有意提高内力控制羽翎的难度,故而使出了方腊的回旋暗器手法,螺旋劲!

    那羽翎在空中划出来一道夸张的弧线,绕过了谷中一株古树,将栖息在树背面的一只山鸡的脖子射穿,又飞回到他的手中。

    山鸡落地,羽翎入手之时,他惊喜地发现,原来他的内力已经高出了从前太多,比之从前,这只羽翎即使能够穿透目标,也不至于飞回手中的!

    他在这里惊喜不已,正打算询问一下洪云的观感之时,却听见洪云厉声喝道:“好你个鼠辈,居然如此阴险!”

    同时只觉劲风扑面,洪云的头发化作一束黑色的棍棒,当头砸了下来。

    这一下变生仓促,他来不及去想洪云为何突然对他下了杀手,本能地就是一步凌波微步避开了发束。

    洪云一见更是惊怒万分,“好!居然还会逍遥子的步法,我洪云瞎了眼!险些被你这鼠辈算计了……”

    他口中说话,丝毫不耽误头发和胡子交替攻击,一时间头发分成了数道,如同一只章鱼的八个触须,将三丈之内的空间全部覆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