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四八二章 打不死的白胜

时间:2018-04-27作者:寂寞宇宙

    ..,

    松巴和灵兴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轻若柳絮的功夫,所以很是惊异,想要一看究竟。

    李若兰却是早知道白胜有这么一手,因为在内书房里白胜就是用这种武功在她手下逃过一死的。

    当然,当时她认为白胜虽然没有死在她的白虹掌力之下,但是撞碎了那扇金蛇卵箱的伪装门、掉下绝谷同样是死。

    所以事后她并没有花太多的心思考虑——若是再遇上懂得这种武功的人物应该如何杀灭?若是敌人始终这样飘来荡去,东面受力往西飘,西面受力往东摇,岂不是永远都打不死?

    但是现在这个问题重新摆在了她的面前,若是她亲自出手都弄不死白胜,却被松巴或者灵兴出手成功,那么她这个西夏第二高手的颜面就算是丢尽了。

    她在这里一边遥遥出掌轰击白胜的身体,一边开始考虑决胜之策,她认为任何一种武功都不可能没有弱点的,即便是这种柳絮一样的武功也一定有弱点,只是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她在这里边打边思索,信手挥来拂去,姿态潇洒飘逸,实是优雅到了极处,在绝大多数观众的眼里,李若兰已经是神一样的存在。

    绝大多数人们想的是,平南公主不愧是西夏第二高手,隔着两丈多远都能以劈空掌力打得敌人如此狼狈,而且竟然如此优雅!

    是的,白胜的状态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都是狼狈的,就好像是一张断了线的风筝,在天空中方向不定的风里没有规则的胡乱飞舞。

    只有松巴和灵兴才知道这是一门极其玄妙的武功,世所罕见。虽然这种武功不具备什么攻击性,但是打不死还不够震撼么?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抓狂的技能。

    松巴和灵兴甚至在针对这个问题做交流:“灵兴大师,你认为这人的武功该当如何破解?”

    灵兴沉吟有顷,才说道:“据贫僧所知,要破这种功夫有三种方法。”

    “哦?”松巴面露惊诧之色,他只能想到一种且可以施展出来的办法,却也需要亲自试验之后才能确定,没想到灵兴竟然知道三种,于是问道:“是哪三种?愿闻其详。”

    灵兴微笑一指正在服药的马志敏说道:“第一种就是他这打狗棒法。”

    他这话说得没错。

    打狗棒法玄妙无方,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字法诀结合使用,最是讲究将敌人笼罩住之后连续痛打,形如关门打狗。

    在打狗棒法的笼罩之下,想跑也跑不了,之前白胜以凌波微步都逃不出绿竹杖的笼罩范围便是例证。

    松巴连连点头,心说这打狗棒法的确有这个功能,只不过马志敏似乎用的还不够老到,而且这棒法普天之下只有他和他师父两人会使,别人即使想要借鉴也无法借鉴。

    赞同灵兴的说法,就把目光关注在灵兴的双眼,意思是期待他的另外两种破法。

    灵兴继续说道:“第二种是寸劲,但必须近战……”

    对松巴这样的武学大行家,灵兴不必说得太详细,寸劲是指在近距离攻击对手,在动作完成的同时瞬间爆发内力。

    寸劲的“寸”字,说得就是发劲的距离之短促、时机之微妙。这个时机往往是在拳掌出击至粘贴对方皮肤或衣衫之际。

    寸劲是很普通的武功理念,而且在武林中会用寸劲的人也是不计其数,只不过寸劲有大有小,拥有六十年内力的高手和只有一年内力的萌新都可以发出寸劲,但是打出来的效果就肯定不同了。

    灵兴的意思是,以李若兰这样的内力,贴近敌人使用寸劲即可破掉这柳絮一样的奇功,当然,这个办法他本人也是可以做到的。

    “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松巴面露笑容。

    这第二个方法与他的设想不谋而合了。假若是他的徒弟巴悉京铭出战,他就会嘱咐巴悉京铭使用寸劲。但不知为何,他感觉此刻的巴悉京铭颇有怯战之意,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好询问。

    当下继续问灵兴:“打狗棒法是近战,寸劲也是近战,难道远程攻击就不能破他的功夫么?”

    “这第三个方法就是远程攻击的方法,可以用暗器、气刀、气剑,或者是内力外放的各种指法来破解,比如说火焰刀、六脉神剑这样的功夫……”

    他这第三个办法也确实是适用的,柳絮飞在空中,不论是暗器还是气刀气剑,都是可以将其刺穿或切割的。

    松巴闻言更是动容,“灵兴大师难道也会火焰刀或六脉神剑么?”

    灵兴面现愧色道:“这个贫僧倒是不会,贫僧就只会少林一指禅,勉强可以和大理段氏的一阳指比一比高低。”

    李若兰在场中思索解决的办法,早将灵兴的话语听在耳中,她听完了这三个方法之后却不禁暗暗撇嘴,心说你这和尚胡说八道,分明是不知道凌波微步的难缠!如果使火焰刀能够奏效,我早就使了!

    她体内的小无相功异常深厚,当然会使火焰刀,但是火焰刀与白虹掌力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武功,火焰刀的无形气刀虽然锋锐,却是不能拐弯,只要白胜有防备再施展凌波微步躲闪,那么砍上一百刀也是白搭,因为你永远都猜不透他的下一步踏向何方。

    至于贴身上去玩寸劲,她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她对白胜的临机应变能力很是警惕,若是贴身上去近战,搞不好就会阴沟里翻船,如同马志敏一样的吃那种猝不及防的暗亏。

    像她这样用白虹掌力施以攻击才是最稳妥的办法,因为这样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事实也是如此,白胜拼命地想要冲到她的面前贴身肉搏,但都被她的白虹掌力打飞了出去,一副身躯东飘西荡,始终无法靠近。

    这一会儿的工夫,不过是灵兴和松巴说了几句话的时光,她已经隐隐想到了杀死白胜的方法,就在她灵机一动,想要施展一下这个方法时,忽听身后一声怒吼:“姨娘暂且退下,甥儿这一场可还没有分出高低!”

    只听打狗棒劈风之声“呜呜”作响,服食了九转熊蛇丸的马志敏原地满血复活,离着老远就展开了打狗棒法,冲着白胜奔了过去。

    马志敏是真的不服气,他拥有赶超常人六十年的雄厚内力,拥有天下无双的打狗棒法和至刚至猛的降龙掌法,居然被一个疯子伤了左臂,还被踢得满脸是血,这个场子若是找不回来,今后怎还有脸回去见师父师娘?

    就算不见师父师娘,他日执掌丐帮之时,若是有人说起今天的一战,身为帮主情何以堪?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