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侠武大宋 第517章 〇 重剑无锋

时间:2018-05-12作者:寂寞宇宙

    眼见白胜安排他的丫环出来助拳,直接将梁子接了过去,李清露与灵鹫诸女都是又惊又喜。

    她原本已经打算跟卓不凡动武了,但是在看见卓不凡露了那一手剑法之后就觉得很没把握,正愁着不知怎样解决这场麻烦才好时,没料到白胜竟然帮了大忙,怎能不铭感心中?

    于是就对落座身边的李若兰夸道:“你这个伴儿找的好!不像我家那口子,整天除了念经就是练功,遇见有人来找茬却总是往后缩。”

    她是真心羡慕李若兰,更有一点没说出来的是,这白胜人长得英俊,而且正值风华正茂,这样的青年男子正是世间女子的梦中佳婿,真不知李若兰是怎样觅得如此良缘。

    李若兰唯有苦笑,心说他如果真的是我丈夫该多好,只可惜没这个可能。

    身为西夏军政高层女强人,论及看人之准之毒,整个世间都没有几个能比得上她的,她看得出来白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他对她的一切都是为了达到他个人目的或者是大宋的军事目的。

    白胜永远都不可能与她成为鸳侣,只能是你死我活的天敌,所以她根本不抱这种幻想。

    当然,暂时还不能把这些话告诉姐姐,必须要先看看白胜还有什么后招才行。

    这边方金芝正要下场开练,却听白胜说道:“小凤你过来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徒弟即将与人比武,师父指点一下战术是很正常的事情,人人都能理解。

    唯有卓不凡冷笑道:“都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贵师徒倒好,临到比武了现教现学,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方金芝不理卓不凡,径直来到白胜的面前,白胜皱着眉,强忍着方金芝身上神刀带来的不适感,问道:“你准备怎么打?用什么武功?悄悄跟我说说。”

    方金芝俯身耳语道;“我就用巨阙剑使越女剑法,如果实在不行,就用移魂大法迷了他,你看如何?”

    她自以为这套战术万无一失,她的移魂大法用在比她内功深厚的敌人身上是不行的,譬如卓不凡。但是这独孤鸿内力不过尔尔,对他使用移魂大法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不料白胜却异常坚定地否决了这个策略,低语道:“这绝对不行,万万不能使用移魂大法!我告诉你,你就用这根铜棍使用越女剑法之中最简单的招数,中宫直进,只攻不守,只进不退!”

    “啊?”方金芝呆住了,用这铜棍如何能够使出越女剑法来?非但使不出越女剑法,其它剑法也不行?

    所谓剑走偏锋,使剑讲究的是灵动和飘逸,剑随身走,变幻无方,这铜棍如此笨重粗壮,如何能够配合剑招?

    白胜却不管这些,稍稍提高了声音说道:“你先预想一下,就想一招,记住,一定要用最简练、最直接的一招!”

    他之所以如此安排,是因为他在绝谷中见识并感受过大鸟在感悟石壁上的轩辕剑法之后用那块黑石使出来的招法。

    那招法曾令他难以招架,最后只有冒着发狂的风险祭出那对魔刀,以庖丁解鸟的招式疯狂对攻、才勉强占得上风。

    更何况以洪云长老对武学理解之深刻,见闻之广博,都不得不大赞特赞这大鸟的招式,称之为世间绝学,这岂能不令他记忆深刻?

    他当然不懂得轩辕剑法的奥妙,因为他不认识黄帝留下来的那种蝌蚪文。

    但是他觉得既然洪云说过那只白猿也是从这块石壁上学的剑法,那么很有可能方金芝所学的剑法也是这一路,只不过因为白猿教授之时不得其法,因此方金芝未能感悟到这套剑法的真正奥妙。

    所以他才会让方金芝冒险一试,他相信以独孤鸿的剑法根本破解不了那只大鸟率先玩出来的这种大巧不工!

    方金芝就觉得有些无奈,这种打法简直大违武学常理,但是她相信白胜肯定不会坑她,纵然如此使剑落得败局,白胜也定有后招伏于其中。

    所以她将巨阙剑还剑入鞘,手持铜棍走到了场中,冲着手持软剑的独孤鸿说道:“可以开始了。”

    独孤鸿点头道:“你先进招。”

    这是他的惯用打法,卓氏八剑与敌过招,向来是后发制人,必须待敌人先暴露招式的意图,才能因招而异找出敌方的破绽施以攻击。

    正所谓“拳打膀子晃,脚踢鼻子歪”,敌人若欲出拳,则出拳之前肩头必定先于手臂动作;敌人若欲起脚,在提腿的那一瞬间上身必定偏斜。这就是暴露招式意图的细节。

    卓氏八剑抓的就是这种细节,通过这些细节就能知道敌人即将出现的破绽在哪里。

    方金芝从来都不是一个懂得客气的女人,既然对方让她先出招,那么她就当仁不让,正好她心中拟定的这一招剑法是少见的中宫直进,乃是全攻之招,若是让她先守一招之后再使此招,她还使不出来呢。

    单臂挺起铜棍,就向独孤鸿的胸膛刺去!

    这一剑刺出,场中人们不禁纷纷摇头。

    这是什么招式?这根本就不是招式。

    与其说她这一招是击刺,还不如说她是直捅;与其说她这一招是剑法,还不如说是棍法,可若说是棍法,这一招就该用双手持棍,这也是武功招式么?

    白胜在那里耳提面命的就教了这?

    包括创出卓氏八剑的剑神卓不凡都看不懂了,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李若兰都觉得这一招太过胡闹,这剑不是剑,棍不是棍的,管什么用?只不过她对白胜始终高看一眼,猜测白胜故意让“萧凤”使用这样笨拙的一招必有深意。

    但是,不论是谁都不如场中的独孤鸿感触最深,恰恰是这样的一招令他无所适从了!

    卓氏八剑包括“总决式”、“破枪式”、“破剑式”、“破鞭式”、“破索式”、“破刀式”、“破掌式”、“破箭式”。

    其中总决式是攻击之法,但境界不到者根本无法发挥其威力,莫说是此时的独孤鸿,就是他的师父卓不凡也还没将总决式练至大成。

    既然总决式不行,那么就只有依据敌人的出招来选择另外七式针对性的破解之法。

    可是方金芝这剑不是剑,棍不是棍的招式应该如何破解?

    用破剑式肯定不行,用包含棍法破解之道的破枪式?好像也不对路。

    不论是以破剑式还是破枪式来应对,都找不到这一棍的破绽在何处!

    而更加令他难以承受的则是,也不知是这铜棍的重量构成了天然的威势,还是棍上附着的内力沉猛雄浑,总之这一棍携带的威压不是线状的,而是立体的、全面的。

    在这种全方位的威压面前,独孤鸿无可奈何,无以应对,就只好后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