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二十章 干尸

时间:2018-07-28作者:风御九秋

    ,!

    对王欣然来说,大学生活可能真的是一种煎熬,这家伙对考古一点兴趣也没有,每天上课基本都在玩游戏,要不就在打盹儿犯困,一下课总会第一个冲出去,跑到走廊尽头倚窗抽烟。

    不止王欣然,其他同学虽然选择了考古专业,实际上对考古本身兴趣也不大,有一部分是为了满足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这类人喜欢的课程是秦汉之后的考古,宛山海就是这种心态。

    同宿舍的还有一个王纪泽,他和一部分同学是另外一种想法,他们选择这个专业是为了以后就业,考古学有一门文物鉴定课程,他们是冲着这个来的,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搞收藏,古董也越来越值钱,能够鉴定文物,不管是自己搞收藏,还是帮有钱人鉴定古董,都是一条不错的生财之道。

    吴中元的心态与他们又不一样,他最感兴趣的课程是新石器考古和夏商周考古,他之所以喜欢这两门课程,是因为根据对襁褓布片的鉴定,他原本生活的年代应该是三皇五帝时期,那个年代位于新石器之后,夏商周之前,是一个只有神话传说,没有历史记载的特殊时期。

    这个时期考古发现的实物并不多,至少书本上记载的并不多,目前已知的出土青铜器,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后期,数量极少,多为生活器皿,器身只有简单的花纹,并无象形文字铸留。

    三皇五帝时期还不属于封建社会,多部落并存是那时社会结构的主体,奴隶制度在当时可能也有部分存在,之所以说可能,是因为考古实物不足,只是根据坟墓中一些异常死亡的人骨,推断当时可能存在人殉的情况,而人殉的恶*多出现于奴隶社会。

    仅凭这少得可怜的考古发现,很难准确推断出当时的风土人情和生活状态,由于年代过于久远,加上存世的出土文物很少,也导致了那个时期的考古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境地,甚至没有独立的学科分类。

    虽然缺乏确凿的历史记载,但远古时期却有很多神话传世,吴中元就从这些神话中找到了些许蛛丝马迹,其中最令他感觉兴奋的是当时几个大部落的图腾。

    黄帝一族以熊为图腾,炎帝一族以牛为图腾,而蚩尤一族的图腾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和炎帝一族一样,也是牛,甚至有学者怀疑蚩尤并不存在,所谓的蚩尤和炎帝其实是一个人。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根据目前已知的一些考古发现,发现一种奇异的鸟类在当时有着很高的地位,一些石碑和一些陶器上经常出现,而这种考古发现大多出土于现在的山东,河南的东北区域,以及河北的南部一带,这也是当年蚩尤一族生活的区域,故此部分学者认为这种奇异的鸟类才是蚩尤一族的真正图腾。

    对于这两种说法,吴中元更倾向于后者,原因自然是自己特殊的染色体,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他的身份就有了大致的眉目,王院长曾经说过,他多出来的那条哺乳动物的染色体遗传自父亲,而那条鸟类的染色体遗传自母亲,而赵颖临走时也跟他说过,那条哺乳动物的染色体与熊有些相似,据此推断,他的父亲应该出自黄帝一族,而母亲则出自蚩尤一族。

    要知道黄帝一族和蚩尤一族是互相敌对的,他父母的结合在当时应该是不被两族允许和承认的,此外,王院长也曾找人分析过襁褓布片的材质,得出了出自当时贵族阶层的结论,这就说明他的父亲和母亲,至少有一个是贵族阶级,可能性最大的应该是自己的母亲,因为襁褓这种东西,当爹的一般不会操心准备。

    还有,老屋旁边树下埋着的那具长着鸟嘴的奇异尸骨,也佐证了母亲出自以鸟类为图腾的蚩尤一族的假设,至于这个人的身份,极有可能是自己母亲的族人。

    此人为什么会带着他出现在现代,吴中元想不出所以然,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二人之所以出现在现代,一定是因为出了某种意外,绝不是有人故意这样做,原因也很简单,没人能控制时间和空间。

    大学生活可以很精彩,对大部分学生来说是这样,吃喝玩乐谈恋爱。

    大学生活也可以很平静,对吴中元来说是这样,每天按部就班,教室,宿舍,餐厅,三点一线。

    大学生活还可以很无聊,对王欣然来说就是这样,天天跟着吴中元,除了睡觉不跟,其他时候几乎形影不离,一上课垂头丧气,一下课如梦初醒,一进餐厅精神抖擞。

    王欣然和赵颖完全是两类人,虽然都是形影不离,王欣然却从不跟他有什么亲近的举动,连装都懒得装,甚至说话也是硬邦邦的,完全不是谈恋爱女生的口气。

    很快,同学们也发现不对劲儿了,虽然不知道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却知道二人绝不是男女朋友,因为谈恋爱的女生绝不会当着自己男朋友的面儿叼着烟卷儿玩手机,而谈恋爱的男生也不会像吴中元一样耷拉着眉头,一脸的苦大仇深。

    被王欣然跟着已经够让吴中元烦心的了,但更让他心烦的是王欣然烟瘾很大,一天一包不够,守着她就像守着个大烟囱,身上一股子烟味儿。

    很快,同学们又开始怀疑二人是男女朋友了,因为最近吃饭的时候都是吴中元刷卡付账,别人不知道原因,吴中元却是有苦自知,不是他想请,而是王欣然没充饭卡。

    到后来,王欣然更过分了,跟他借钱。

    “你可是拿工资的人,跟我一个穷学生借钱?”吴中元愕然。

    “看你那抠门儿的样儿,又不是不还你,快点儿,拿五百。”王欣然一脸鄙视。

    吴中元给的心不甘情不愿,“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啊?”

    “四千多,是不是很可怜?”王欣然接过钞票塞进了衣兜儿。

    “四千多你抽软中华啊。”吴中元咧嘴。

    “要你管?”王欣然转身走了,留吴中元在原地,一脸的嫌弃。

    一转眼,快过元旦了,也没见有什么异常,林清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他,这次有个女人跟林清明一起来了。

    那女的约莫二十二三岁,开着个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外国车,林清明下车,她没下来,坐在驾驶位拿着行子补妆。

    “哥,她谁呀?”吴中元接过了林清明带来的水果。

    “赵琳。”林清明随口说道。

    “她干什么的?”吴中元又问,赵琳开的这车他虽然不认识,却知道但凡四个排气筒的轿车都不便宜。

    “赵大中的女儿。”林清明拿出香烟点上一支。

    “你跟她什么关系呀?”吴中元又问。

    林清明没回答。

    等了片刻,不见林清明回答,吴中元心里有数了,这个赵琳现在是林清明的女朋友。

    “最近有什么事儿没有?”林清明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自己被官和贼惦记上了,这事儿肯定不能告诉林清明,不然他会担心,至于别的,倒也真没什么事儿,退一步说,就算真有事儿,他也不敢告诉林清明,他和林清明不一样,他是能吵吵最好别动手,而林清明是能动手绝对不吵吵。

    “寒假有什么安排?”林清明又问,二人在老家的房子被人拆了,吴中元放假就没地方去了。

    “我想回县城,还去医院打工,好长时间没看见黄萍了,我也想去看看她。”吴中元说道。

    林清明自然知道吴中元为什么这么说,歪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哥,你喜欢她吗?”吴中元冲轿车努了努嘴。

    “还可以,”林清明冲轿车招了招手,“下来,见见中元。”

    那女的闻言急忙放下化妆盒,下车跟吴中元打招呼,很客气,态度还行。

    见赵琳很听林清明的话,吴中元放心了,但放心之余也有点儿失落,确切的说是替黄萍失落,黄萍喜欢林清明好多年了,林清明一直对她很冷淡,这下完了,黄萍彻底没机会了。

    短暂的停留之后,二人上车走了,吴中元拎着水果往回走。

    刚进校门,王欣然就迎了上来,接过了他手里的东西,“赵大中有黑社会背景,你最好劝劝你师兄,别跟他走的太近。”

    “你感觉他会听我的吗?”吴中元无奈摇头。

    王欣然没有再说什么,换了个话题,“寒假别做别的安排,跟我走。”

    “你想干嘛?”吴中元警惕。

    王欣然自袋子里拿了苹果出来,大口咬嚼,“带你去个地方。”

    吴中元也不问王欣然要带他去哪儿,直接拒绝,“不去。”

    “你会去的,有样东西你肯定感兴趣。”王欣然说道。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吴中元也不例外,“什么呀?”

    王欣然张嘴咬住苹果,腾出手拿了手机出来,调出相册递给吴中元。

    吴中元伸手接过,一看,险些把手机扔了,这是一张干尸的照片,看身形是个男子,头发花白,死的时候年纪应该已经挺大了,虽然皮肉没有腐烂,却已经干瘪发黑,猛一看,挺瘆人。

    “你让我看死尸干嘛?”吴中元疑惑的看向王欣然。

    “看他胸前。”王欣然随口说道。

    得王欣然提醒,吴中元重新看那照片,只见那干尸胸前的肤色与其他部位的确不太一样,定睛细看,是一处纹身,纹身的大型位置跟他胸前的纹身很是相似,只是图案不同,这具干尸身上纹的是一个威猛的熊头,熊嘴大张,獠牙森长。

    “这具男尸也是染色体异常,有四十七条,经过比对,发现他多出的那条染色体跟你其中一条染色体有百分之二十的相似度。”王欣然说道。

    “从哪儿发现的?”吴中元沉声问道,这具干尸与之前见过的尸骨不同,这具干尸是正常的人类五官。

    “九八年自黄县发现的。”王欣然说道。

    “黄县?”吴中元皱眉,黄县就是他所在的地域。

    “对,”王欣然点了点头,“这人生前是个清朝的二品武官。”

    “什么?清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