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二十四章 绑架

时间:2018-07-28作者:风御九秋

    ,!

    司机答应的很痛快,但真的开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慢慢腾腾,也就五六十迈。

    上车之后吴中元又尝试给林清明打电话,但林清明的电话始终打不通,总是提示不在服务区。

    “师傅,能快点儿吗?我有急事儿。”吴中元急切催促。

    “知道,知道,”司机笑着点头,“从没去过帝豪吧?给你提个醒儿,那地方可不便宜呀。”

    “什么?”吴中元皱眉。

    “想出去玩儿,我给你推荐个地方吧,很便宜,包你满意。”司机拉起了皮条儿。

    “我是去找人,麻烦你快点儿。”吴中元说道。

    “小兄弟,我也想快呀,但这到处都是测速监控,开快了罚钱哪。”司机说道。

    吴中元想了想,感觉司机说的也对,“从这儿到帝豪要多长时间?”

    “现在不堵车,二十分钟差不多。”司机说道。

    “我加钱,最快多长时间?”吴中元很是焦急,林清明先前打电话是让他过去帮忙的,如果不是身处险境,林清明绝不会向他求助,早过去一分钟,林清明就少一分危险。

    “一百,抄近道儿,十分钟。”司机说道。

    “行,给你一百。”吴中元拿出钱包,给了司机两百块钱。

    司机还算有职业道德,拿了钱立刻加速,也不走大路了,直接穿小巷子,危险驾驶,引得路人骂声一片。

    钱没有白花的,说十分钟就十分钟。

    帝豪夜总会,听名字就不是一般的地方,下车一看,果然气派的很,十几层的大高楼,霓虹灯大招牌,停车场里停的都是好车,估计都在里面干坏事儿,车牌都用布套儿套着。

    夜总会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吴中元下车的时候,急救的大夫和护士正推着担架车自里面跑出来,担架车上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头上脸上都缠着纱布。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跑了过去,这时大夫和护士已经把担架车抬上了救护车,正准备关门走。

    “大夫,怎么回事儿,这人叫什么名字?”吴中元往车里张望,担架上的伤者与林清明身形很像,只是平躺着,头上又缠了纱布,看不见模样。

    “不知道,他跟人打架,一个打十几个,被砍伤了。”大夫想要关门。

    吴中元一听,急忙拉开车门跳了上去,“他是我哥。”

    “那行,你跟着去吧。”大夫关上了后门。

    汽车开动,鸣笛开道。

    吴中元急于查看林清明的伤势,但那大夫和护士一直在担架旁边忙碌,他只能急的左右张望。

    “别碍事儿。”那男大夫很粗鲁的将吴中元推到了一旁。

    吴中元愣住了,不是因为大夫推他,而是大夫推他的时候露出了右手手腕,此人的手腕上有刺青。

    有刺青的大部分都不是好人,这不但是世人普遍的看法,连吴中元自己也是这种想法,医生不应该有刺青,有刺青的极有可能不是医生。

    短暂的愣神之后,吴中元又急切的说道,“大夫,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哥。”

    “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女护士说道。

    “唉,这可怎么办呢?”吴中元自言自语,这话他是故意说给车上的几个人听的,为的是误导和麻痹他们。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虽然暂时还想不明白林清明为什么会给自己打那个电话,他却知道自己很可能中了圈套,躺在担架上的应该只是个诱饵,并不是林清明。

    后面有三个人,前面还有个司机,车内空间狭小,一旦动起手来,几乎没有腾挪和躲闪的余地,搞不好是要吃亏的。

    救护车是可以不遵守交通规则的,鸣笛飞驰,速度很快。

    这么快的车速,跳下去很可能会受伤,但拖的时间越长,对方动手的可能性越大,不能拖,也没工夫细想,得赶紧离开这辆车。

    “大夫,我哥怎么……”吴中元说到此处,运气起脚,径直踹开了后门。

    “抓住他!”女护士急切高喊。

    这女护士自然不是真护士,在此人高喊的同时,吴中元已经跳了出去。

    救护车后面原本有一辆小轿车,吴中元是想踩它借力的,但跳下去的同时,轿车司机本能的左打方向盘,避开了。

    吴中元失足踩空,身形不稳,落地之后接连翻滚,摔了个七荤八素。

    剧烈的震动令吴中元脑海一片空白,稍微恢复些许意识之后,立刻硬撑着爬起身挪到了路边,此时路上车辆很多,若是闪避不及时,极有可能被后来的车辆碾压。

    吴中元运气不错,顺利的去到路边,急切检查伤势,活动四肢,还好,只是脸上和胳膊上有擦伤,没有伤到筋骨。

    确定自己没有大碍,吴中元如释重负,但一抬头,却发现救护车已经停了下来,除了司机之外的三个人全下来了,正在向他疾速奔来。

    身旁就是一棵大树,吴中元下意识的想爬到树上去,但转头一看,只见那个女护士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奔跑的同时正在往手枪上安什么东西。

    见此情形,吴中元调头就跑,都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连菜刀都得忌惮三分,更别说手枪了,这玩意儿可是能要人命的。

    逃命的时候谁还会在乎会不会显露武功,吴中元提气加速,施出轻功,极力狂奔。

    就在此时,后面开枪了,一枚麻醉针钉在了吴中元身侧的树干上。

    见到这枚麻醉针,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对方既然用麻醉针,就是想活捉他。

    这几个人虽然竭力奔跑,却终究不是吴中元的对手,很快被他拉开了距离。

    吴中元的硬气功虽然不如林清明,轻功却比林清明厉害,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二人天赋不同,而是由二人不同的性格决定的,他比较机灵,打不过就跑,所以侧重轻功。而林清明比较死板,打不过也不跑,自然就侧重于硬气功。

    本以为很快就能将对手甩掉,未曾想前面又停下一辆黑色轿车,车上又跑下来三个人,来了个前后包抄。

    见势不好,吴中元急顾左右,发现没有岔道儿,情急之下纵身跃起,翻过了路北的一堵高墙。

    他本以为高墙后面是一处工厂,未曾想高墙后面是几间废弃的破房子,遍地的垃圾,杂草丛生,这鸟地方应该是环境整治的死角,当官儿的感觉不好看,就立了堵墙给挡上了。

    看过周围环境,吴中元叫苦不迭,眼下最安全的作法是往人多的地方跑,但误打误撞,却跑到这么一个僻静的地方,这地方对自己不利,倒是方便对方动手。

    无奈之下只能贴着墙根儿往东跑,这里遍地破砖碎瓦,跑的磕磕绊绊。

    追他的那些人也都是练过的,三米的高墙也挡不住他们,纷纷爬过墙头,前来围堵。

    见他们进来了,吴中元又想跳出去,但刚生出这个念头就打消了,进来的这些都是男的,那个拿着*的女的还在外面,可不能出去自投罗网。

    进来的这些人没枪,但手里都拿着黑色的棍子,这种棍子如果作为武器貌似有点短,仔细再看,大爷的,不是普通的棍子,是电棍。

    这片区域虽然没有人住,却并不黑,外面八米高的路灯把这里照的很是明亮,这些人都发现了吴中元的位置,自东西两侧过来围堵。

    追进来的有五个人,硬来也不一定会输,但吴中元还是选择了往北跑,坏人可以犯法,他不能,真打坏了是要追究责任的,还是跑吧。

    吴中元自前面跑,众人自后面追,这片区域南北有两百多米,跑出一半,发现有人自北面翻墙而过。

    吴中元只当来的是追兵,转头就往东北方向跑。

    “别跑,是我。”王欣然的声音。

    发现是王欣然,吴中元就向她跑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总部监听了你的手机,”王欣然迎了过来,“你师兄没给你打电话,是他们用了变声器,又干扰了你师兄的手机信号。”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吴中元语气不是很友善,偷听电话是很卑鄙的行径,至少有失光明。

    “手机可以准确定位。”王欣然话音刚落,突然一个踉跄,跌撞摔倒。

    “怎么了?”吴中元急忙上前搀扶。

    王欣然急看自己的右腿,只见右腿上钉着一支麻醉针。

    “我好像是来给你挡枪的,”王欣然拔出了那支麻醉针,对方用的麻醉针起效极快,只这片刻工夫,王欣然已经有点神识不清了,硬撑着说了句‘我身上有枪’就晕了过去。

    “你是来给我添乱的吧?”吴中元暗暗叫苦,与此同时伸手摸向王欣然腰间。

    在他的印象当中,带枪的人都会把枪别在腰上,但是在王欣然的腰间他没摸到手枪,又摸两肋,还是没有。眼瞅着对方追了过来,也顾不得再摸了,抱起王欣然撒丫子就跑。

    王欣然个子高,又不刻意节食,得有一百多斤,这个份量吴中元倒是抱的动,但是跑不快了,很快被对方追上并围了起来。

    这五个人岁数都不大,但也不算小,都在三十左右,高大健硕,一看就很能打。

    眼见跑不掉了,吴中元只能把王欣然放了下来,这五个人应该都受过特殊训练,不是戴大金链的地痞流氓能比的,想打赢他们可不容易。不过有王欣然在,他倒是没了顾虑,真把人打坏了,有王欣然背锅。

    占了上风之后奸笑两声,啰嗦几句,这是傻缺才会干的事情,真正的坏人不会这么墨迹,一言不发,上来就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