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三十六章 窘迫

时间:2018-08-01作者:风御九秋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吴中元有生以来第一次为钱发愁,之前虽然穷却没到窘迫的地步,现在不止是窘迫了,而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了。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这句话吴中元此时深有体会,之前他之所以没有为钱发愁,那是因为有林清明在照顾他。

    而今照顾他的人需要他来照顾了,他却拿不出钱来,诸多负面情绪齐涌心头,心情低落,无奈沮丧。

    晚上九点多,黄萍打来了电话,吴中元只说在外面忙,这几天可能不回去了。

    冬天很冷,夜里更冷,吴中元无处可去,只能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最终自一处文化广场停了下来,这是一处半露天的广场,上面有部分遮挡,下面分布着一些方柱,柱子四面贴有关于城市文化的宣传画,柱子里有灯光照亮。

    每个方柱旁边都有一个长条椅子,他就坐在这里。

    起初是坐,后来是躺,然后睡着了,最后冻醒了。

    被冻醒的感觉并不好,很难受,好在他会气功,可以行气活血,不至于受冷感冒。

    太冷了,露天待不住,环视左右,发现不远处有个工商银行的atm取款室,走过去,发现里面挺暖和,往墙角一坐,又迷糊过去了。

    再次醒来是早上八点多,是被银行保安叫醒的,“小兄弟,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吴中元急忙站了起来。

    “真的没事吗?”保安追问。

    “真的没事,谢谢你。”吴中元在保安的注视下离开了取款室。

    取款室的暖和,保安和蔼的态度,这令他离开之后回头张望,看到工商银行四个字时感觉莫名的亲切。

    工作不好找,短期工更不好找,一直转到中午,还是徒劳无功,午饭是在一处十字路口西南的拉面馆吃的,一碗拉面花了十五块,身上只剩下十块钱。

    眼见找工作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吴中元无奈之下又拿出了手机,逐一翻看里面的联系人,又想给王院长打电话,想了想,没打。

    想给宛山海打电话,想了想,也没打。

    他手机里还记着赵颖的电话,犹豫良久,还是没打。

    下午的寻找仍然是徒劳的,很快,夜幕再次降临。

    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很容易误入歧途,吴中元就误入歧途了,一天的游荡令他非常疲惫,有些走不动了,见路边有辆自行车没上锁,犹豫过后过去骑走了。

    自行车很破,后轮胎气压还不足,骑着并不轻快,但总比步行好一点。

    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话跟现在的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大致是一个意思,人落魄到一定程度,道德标准是会降低的,吴中元也不例外,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好人,可是现在他开始怀疑这一点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只想搞钱,满脑子都是怎样才能搞到钱,也不在乎是不是犯法了。

    城里的汽车很多,晚上大多都停放在路边,有些车主会把包放在车里,包里可能会有钱。

    吴中元开始寻找目标,他最大的忌惮就是监控,得选择那些不在监控范围内的汽车下手。

    晚上十一点五十,途经一处南北路,路西有几栋楼房,那里也停放着几辆汽车。

    就在他想进去看看之际,里面突然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年轻人自里面跑了出来,穿过马路,往东跑了。

    很快,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睡衣跑了下来,边跑边喊,“快把包还给我,里面没钱,里面是我的合同。”

    女人跑出来之后见吴中元在路边,匆忙的过来询问刚才那人往哪里跑了。

    吴中元指明了方向。

    那女的跑了几步,想起吴中元骑着自行车,就过来跟他借用。

    吴中元把自行车给了她,苦笑着往南走了,本来是要干坏事儿的,结果却成了助人为乐。

    到了下半夜,吴中元看到远处有几栋别墅,走过去,围着其中一栋转了一圈儿,根据窗户上摆放的东西来看,这栋别墅的主人很有钱,而且主人不在家里

    这栋别墅有三层,对于他来说构不成阻碍,自墙角墙壁两次借力之后,攀着窗台上了三楼的阳台。

    阳台通往屋里的门没关,但吴中元没进去,事到临头,他害怕了,他是不怕被抓住,他怕的是自己否定自己,一旦进去就成小偷了,哪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也知道。

    犹豫良久,吴中元最终悬崖勒马,自阳台上跳了下来,急用钱是真的,但不能犯法,更不能让自己变成坏人,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不能病急乱投医,不然以后没法儿面对自己。

    一夜不睡很难受,除了感觉身上冷,脑子还糊涂,反应也迟钝,迷迷糊糊的。

    有句话叫天无绝人之路,这话是对的,游荡到城郊时,吴中元发现远处村庄外有片苹果林,这时候果树的叶子已经掉光了,远远的能看到枝头上挂着一些小苹果。

    走过去,摘了几个,装在兜里,出来的时候发现路旁有一排房子,门前竖着一面牌子,招装卸工人,工资一天一清。

    这个工作没什么门槛儿,谁都能干,老板也不挑剔,能干活儿的就收。

    第一份工作是卸酒,四个人干了两个小时,一人分了四十块。

    紧接着是装车,回收站收购的破尼龙袋子,一捆一百条,装满前四后八的大货车,还是四个人,还是两个小时,一人分了六十块,之所以多了一点儿,是因为这活儿脏,尼龙袋子有粉尘。

    刚回到装卸站,又有活儿,搬白灰,十吨,对方要两个人,出两百块,结果没人去,吴中元自己去了。

    很简单,自车上卸下来,搬到仓库帮人摞好,十吨用了三个小时。

    干完之后他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活儿没人愿意干了,因为装卸时会出汗,而白灰有毒,遇到水会发热,所有接触白灰的部位都会被烧伤,起小水泡。

    装卸站有住处,老板见吴中元没地方住,就让他住在了装卸站,当晚十点多,又有活儿,一辆运沙的大货车陷进了路边的坑里,吊车起吊之前,需要人工把车里的沙子卸掉。

    三个人干了三个小时,一人分到八十。

    次日清晨,老板叫醒吴中元,“你小子干零活儿浪费,快起来跟着去港口,那里赚钱多。”

    吴中元这才知道这个装卸站分两批人,一批是干零活儿的,什么都干,还有一批身强力壮的,由老板的儿子领着,去港口装卸化肥,后者更累,但赚钱更多。

    去到港口,熟悉工作流程,化肥是国家支援给外国的,由火车拉来,人工卸下来以尼龙兜捆好,然后由叉车叉到港口,再由吊车吊进船舱,工人再负责进入船舱将化肥整齐码好。

    一辆火车二十几节车皮,一节车皮载重六十吨,一共是两千四百袋化肥,三人协作,每人得一百八,其实应该得两百,但老板要抽成。

    进入船舱,再将吊车吊进来的化肥码好,一人又得一百八。

    由于年前赶着发船,三班倒,别的工人每天上一班,他会气功,力气大,耐力好,硬撑着能上两班,每天结算,一天七百二。

    三天吴中元就出名了,所有人都想跟他搭伙儿,吴中元选了一个姓金的鲜族人和一个姓杨的小伙子跟自己搭伙儿,姓金的是个投资破产的鲜族人,快五十了,体力不太行,总是出虚汗,吴中元之所以选他是因为这家伙每天总是带很好吃的泡菜来。选那个姓杨的小伙子是因为这家伙叫杨伟,不管是喊他杨伟还是喊他伟哥,他都一脸的不乐意,这让吴中元感觉很有趣。

    最多三天,吴中元就会回医院一趟,回去之前他会洗澡换衣服,林清明的精神状态还可以,黄萍的心情也很好,这令他很是欣慰。

    二人免不得询问吴中元在干什么,他会回答在船上干活儿,也不说具体细节,他不想跟林清明说自己有多累,就像林清明从来不跟他说矿下有多危险。

    每次回来,吴中元都会把钱存进住院的押金里,医院结算是出院时结算的,但他们能看到押金数额的增加,知道病人家属一直在筹钱,所以从不催林清明和黄萍补交押金。

    王欣然没留在医院,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过有一点吴中元是清楚的,那就是他虽然不知道王欣然在哪儿,王欣然却知道他在哪儿。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第九天的傍晚时分,王欣然出现在了港口。

    吴中元正在卸车,她没有过来打扰,只是在远处安静的看着,直到吴中元忙完,才冲他招了招手。

    吴中元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王欣然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吴中元看,仿佛第一天认识他。

    “有什么事儿?”吴中元又问。

    “你给我的那张纸,翻译结果出来了……”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