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五十五章 离奇的碑文

时间:2018-08-18作者:风御九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激动的不止是吴中元,王欣然甚至比他还激动,快步走到挖掘机挖出的土坑边低头下望,“是石板,这下面真有地宫!”

    吴中元跟了过去,冲挖掘机司机高声喊道,“熄火儿,大锤扔给我。”

    挖掘机经常掉链子,所以每辆车上都备有上链子的大铁锤,司机将发动机熄火儿,拿了铁锤下来。

    吴中元接过铁锤,跳进土坑,冲着石板就是一锤。

    见石板完好无损,司机在旁说道,“石板很厚,砸不碎的。”

    “把土挖走。”吴中元将铁锤还给了司机,拉着王欣然退到安全区域。

    司机不明所以,王欣然却是明白人,知道吴中元此举是在确定石板下方是否有空间,而敲击石板发出的声音表明这些石板下面的确有空间,而且空间还很大。

    “现在可以告诉我下面有什么了吧?”王欣然有些迫不及待。

    “地宫。”吴中元随口说道。

    这样的回答王欣然自然不满意,继续追问,“地宫里有什么?”

    “我也不是很确定。”吴中元说道。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王欣然不满,吴中元既然知道这里有地宫,肯定也知道地宫里有什么。

    王欣然说没意思就没意思,吴中元不接话,也不解释。

    眼见吴中元铁了心不说,王欣然虽然不满,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换了个话题,“咱们事先说好,不管里面有什么,你只能使用,不可以带走,更不能破坏。”

    “可以。”吴中元点头同意,通过这句话不难发现,在王欣然看来,地宫里藏的应该是某种可以制造虫洞的神秘装置,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地宫里会有人。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挖掘机司机想必也有,他们可能也想看看最终会挖出什么,两台挖掘机全力开动,以惊人的速度挖掉石板上面的土方。

    “不用往远地方倒,”吴中元冲司机喊道,“确定不是入口的地方就用来堆土。”

    吴中元这个办法好,挖出来的泥土不必费事挪走,直接往前挖着找。

    两台挖掘机迎头挖掘,眼瞅着两台挖掘机间隔的距离越来越近,吴中元担心石板承受不住这么大的重量,便调走一台,负责寻找石板的边界,另外一台继续挖掘。

    自这里可以看到村里广场灯火通明,自村里广场也能看到这里灯火通明,如果不是“碰巧”召开普法教育,村民早就跑过来看热闹了,但此时他们只能乖乖留在广场上听普法宣传,谁也不让走,上个厕所都有辅警陪着去。

    半个小时之后,其中一台挖掘机找到了石板的南侧边界,而另外一台也将石板上的覆土挖了个遍,无有所获,开过来与那台挖掘机会合,一起清理石板边界。

    很快,南侧出现了粗大的石柱,五分钟之后,又出现一根石柱,再往左右挖,没有石柱了。

    “自两根石柱之间往北挖。”吴中元亲自指挥,

    几铲子下去,石门露出来了,挖走堆积在石门前的土石之后,石门彻底显现了出来,两扇对开,高约五米,两扇门的宽度也在五米左右,石门由青石凿就,上无纹饰。

    这样的石门不算大,但也不算小,石门上原本应该有青铜拉环,但时间太久了,拉环早就腐朽了,只剩下固定拉环的圆孔。

    “怎么打开?”王欣然打量着石门。

    “我有办法。”吴中元转身冲其中一台挖掘机走去,挖掘机上大多有钢丝绳,捆上铁钎,自石门原本固定铜环的圆孔插进去,铁钎自石门内部横向别住,挖掘机就可以自外面把石门拉开。

    但是这两台挖掘机上都没带钢丝绳,见此情形,王欣然在一旁说道,“车上有拖车用的尼龙绳,能不能用?”

    “应该能用,”吴中元说道,“你赶快下去拿上来。”

    王欣然答应一声,转身往坑边走去,但走了几步想起一事,回头冲吴中元说道,“我回来之前你不要乱动。”

    “放心好了,快去吧。”吴中元催促。

    王欣然转身去了。

    王欣然一走,司机过来套近乎,试图探问这里面有什么,吴中元自然不会跟他们说实话,只说是考古发掘。

    敷衍了司机,吴中元走近石门,石门上固定铜环的圆孔直径约有七八公分,但地宫里太过黑暗,自圆孔向里观望,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吸气闻嗅,地宫里有很浓重的潮湿霉气。

    “小兄弟,我车上有手电筒。”一个司机说道。

    “拿来。”吴中元说道。

    很快,司机拿来了手电筒,但这家伙的手电筒是充电式的,挺大个头,光线倒是够亮,但照射的同时会挡住圆孔,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你去那边,往里照。”吴中元指着左侧门扇。

    司机拿着手电过去往里照射,吴中元自这边的圆孔往里观望,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地宫里的事物显露出了冰山一角,最先看到的是鼎,没泛绿说明鼎是石质的,三足,很大,至少有三米高。

    手电筒直射犹如管中窥豹,只能看到有限一部分,于是吴中元又让司机在可视范围内移动手电,尽量扩大照射范围。

    一侧看完,又与司机换了个位置,观察另外一侧。

    两侧看完,地宫里的情形也了解了个大概,地宫很大,里面有很多石鼎,密密麻麻,至少也有几十个,这些石鼎围绕在一具石棺的周围,所有的石鼎底部都有一根管子与石棺相连,这些管子应该是一种特殊的金属熔铸的,不过有些已经腐朽断开了。

    除了这些石鼎和那具石棺,在地宫的北面还有一尊很大的石像,是一头直立咆哮的威猛巨熊。

    “小兄弟,能让我开开眼界吗?”负责照明的司机商议。

    吴中元本想拒绝,想了想,伸手拿过了手电筒,石门拉开之后司机肯定也会看到这些东西,送了顺水人情也无所谓。

    那司机跑到另外一侧,刚想往里窥探,光线却突然消失了,疑惑回头,却发现吴中元拿着手电筒向另外一个司机走去。

    “你脚下踩的是什么?”吴中元冲那司机问道,这个司机正蹲在一块青石上抽烟,看那青石的形状,应该是一块石碑。

    “一块儿石板,”司机站了点头,“从门口抓过来的,可能是上面掉下来的。”

    吴中元快步走近,将司机从那石碑上拉了下来,石碑和石板他还是分的清的,这是一块石碑。

    石碑不大,也就一米左右,宽不过五十公分,手电筒一照,发现石碑上好像有字,蹲身抹去上面的部分黏土,几个文字显现了出来。

    这几个文字位于石碑的中间部位,仔细一看是“如果能”三个字。

    起初吴中元还没反应过来,愣神过后方才发觉异常,这三个字是横向排列,而且‘如果’二字是现代文字,而‘能’则是远古文字。

    心中疑惑,再抹去部分泥土,又看到另外几个字“在四月十五”,这些字也是现代文字和远古文字混写。

    泥土很湿,黏在石碑上不易清理,吴中元冲司机问道,“有水吗?拿点儿给我。”

    其中一个司机拿了半瓶矿泉水过来,“我这儿有半瓶。”

    吴中元拿过矿泉水,往石碑上淋洒清理,又有文字显现,是一句‘如果能在四月十五日落之前赶到第二处地点,就能救下小巫师。’

    看完这句话,吴中元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石碑上的碑文是谁写的?为什么会简体文字与远古文字混用?此人为什么会知道小巫师的存在?

    震惊之余,继续淋洒,但水没了。

    “防冻液行吗?”司机问道。

    “行,快拿来。”吴中元催促。

    很快,司机拎来了一桶防冻液,吴中元关掉手电筒,洗刷石碑。

    “怎么把手电筒关了?”其中一个司机疑惑的问道。

    吴中元没有回答,闷头继续清洗石碑,石碑只有一面有字,是现代的书写习惯,由左至右,横向书写,确切的是横向凿刻。

    就在此时,王欣然回来了,带回了绳子,见吴中元在清洗石碑,好奇的凑了过来,“你干什么呢?”

    “发现一面石碑,上面好像有字,”吴中元摆了摆手,“我洗洗看看上面写的什么,你们找铁钎捆上,塞那石门上的圆孔里,把石门拽开。”

    王欣然也没有多想,叫上司机,去车上的工具箱翻找铁钎。

    吴中元急切的将石碑清洗干净,上面的文字全部显现了出来,“那些石鼎是储存药水用的,用来维持大巫师基本的体能消耗,药水早就耗尽,大巫师已经死了。两个司机都是上面派人假扮的,一旦进入地宫他们就会把你困在里面,周围还有埋伏,别进地宫,尽快离开。小心黄衣服的那个,他可能会冲你开枪,就按照之前观察好的路线走,脱困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下一处,如果能在四月十五日落之前赶到第二处地点,就能救下小巫师,如果能早回来一年,情况还不至于这么糟糕。我在这里做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影响到自己,所以不敢给你传递太多信息,你只能靠自己。另外,王喜欢你,她不是故意欺骗你,别羞辱她,如果临走时她还在你身边,别不好意思,一定要抱抱她。还有,远离赵,她是个好人,别害死她。”

    正文只有这些,下面还有落款,“你知道我是谁。”

    吴中元一直处于震惊和错愕之中,正如落款所说的,他的确知道留下这些文字的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回到远古时期的自己。

    这些文字并不是他亲自刻下的,应该是他写下来,由工匠雕刻之后放在大巫师的地宫前的,真实性无需怀疑,因为他总是习惯性的把黄字中间的“由”写成“田”,把周里的“土”写成“士”,这俩字,石碑上都有,而且都是错的。

    “哎,”王欣然自地宫前喊他,“固定好了,开始吧?”

    情况紧急,留给吴中元思考的时间并不多,只能尽力拖延时间,“门有正反,插错了,换左边那个圆孔。”

    喊完,去到其中一辆挖掘机上拿了铁锤下来,冲着石碑一通猛砸,这东西不能留下,不然会被翻译出来。

    “你干什么呢?”王欣然疑惑高喊。

    “这里面可能有东西。”吴中元喊道。

    吴中元的解释虽然牵强,倒也靠谱儿,三人没有怀疑,更换固定铁钎的位置。

    将石碑砸了个面目全非,吴中元扔下铁锤,抓起了背包。

    “好了,开始吧?”王欣然又问。

    “行,小心点儿。”吴中元说道。

    “你干什么去?”王欣然问道。

    “撒尿,一紧张就尿急。”吴中元随口敷衍。

    “我也尿急,一起去。”穿黄衣服的司机跟了上来。

    眼见事情的发展跟石碑上讲述的一样,吴中元哪里还敢耽搁,施出轻功,撒丫子就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