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五十六章 艰苦逃亡

时间:2018-08-18作者:风御九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尿急奔跑和施展轻功逃命肯定是不一样的,身穿黄衣服的“司机”立刻反应了过来,自后面急切追赶,“快来,他要跑!”

    王欣然和另外一个“司机”听到喊声,急忙从坑下跑了上来,此时吴中元已经跑出了几十米,黄衣人眼见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远,情急之下拔出了手枪,“站住,再跑我要开枪了。”

    这时候谁站住谁就是傻瓜,吴中元只当他在放屁,继续顺着地埂往西北方向奔跑,前方六十米外就是树林,只要进入树林就安全了。

    “你们是什么人?!”王欣然高声喝问。

    王欣然喝问的同时也拔出了手枪,另外一人见状急切阻止,“九号,别开枪,自己人。”

    九号想必是王欣然在组织里的代号,只有内部人才可能知道,眼见二人并非外敌,王欣然更加气怒,“我们之前跟他有过约定,你们这是干什么?”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黄衣人眼见无望追上吴中元,于奔跑之际扣动了扳机。

    夜晚安静,枪声刺耳,吴中元瞬时吓出了一声冷汗,待得反应过来,发现好像没有受伤,急忙撒足狂奔。

    第一声枪响之后,紧接着又传来了一声枪响,这次枪声发出的位置比第一枪要远,与枪声一同传来的还有王欣然愤怒的警告,“再敢开枪我就打死你。”

    “九号,你想干什么?”有人喝问。

    “我无法确定你们的身份,马上向我证明,不然我开枪了。”王欣然喊道。

    “你疯了吗?”有人高声呵斥。

    王欣然没有接话,再次鸣枪示警,二人见她来真的,不敢继续追赶,也不敢贸然开枪,吴中元趁机冲入树林,借着树木的遮掩继续奔逃。

    哪怕进入树林,吴中元也不敢懈怠,如果石碑上的内容无误,除了假扮司机的这两人,周围还有其他埋伏。

    他在夜里可以看清东西,夜视能力在这时帮了他大忙,奔跑之时环顾四周,可以发现北面和西面都有人向他所在的位置快速奔跑,具体数量不详,只知道人数不少。

    不过由于他逃走之前毫无征兆,这些人没能觉察防范,此时离他都有几百米的距离,对他构不成威胁。

    这时候什么都顾不得了,唯一的念头儿就是跑,跑的越远越好,跑的越远越安全。

    五分钟不到,吴中元就甩掉了追兵,但他不敢减速,仍在快速移动,这些都是官方的人,可以在任何地方设卡拦截,必须赶在对方设卡拦截之前,跑出他们设定的包围圈儿。

    对方设定的包围圈儿笼罩区域并不是固定的,而是根据他移动的速度来评估设定,范围圈儿设定的越大,投入的人员也就越多,抓到他的难度也就越大,所以对方不可能一开始就在百里之外设卡,而是通过估算他奔跑的速度来逐渐扩大,只要他能跑出对方估测之外的速度,就可以跳出包围圈儿。

    十点半左右开始奔逃,一直跑了两个多钟头,翻过四座山峰,进入黄县和临县交界处,到得这时,吴中元知道自己安全了,因为在这两个多小时内他至少跑出了一百里,如果是在公路上奔跑,这个速度算不上很快,至少不算惊人,但是这可是在山里跋涉,如果不会轻功,没人能跑出这么远。

    往西还有绵延的大山,但吴中元没有继续在山里移动,使用轻功是需要耗费真气的,他的气功修为本就不高,这时候体内的真气已经彻底耗尽,再也跑不动了。

    对于修炼气功得来的气,远古时期和现代对它的称呼是不一样的,远古时期称之为灵气,而现在多称之为真气,虽然叫法不一样,却是同一种东西。

    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继续赶路,跑不动就只能扒车,山下就是一条宽大的公路,有很多过往的车辆。

    就在他刚刚生出扒车这一念头时,远处驶来了绿色的车队,是十几辆军车,有吉普,有卡车,卡车上都有篷布覆盖,后面还拖着大炮。

    有时候犹豫并不是深思熟虑,而是错失良机,短暂而快速的观察之后,吴中元借着树木的掩护,冲到了山脚下,爬上了队尾的一辆汽车,但他并没有进入篷布车厢,而是钻进了卡车后面拖着的炮车,炮车外面都包裹着帆布,大炮本身也有射击位,他就蜷缩在这里。

    到得这时,吴中元才略有放松,他的衣服裤子全被汗水湿透了,异常紧张加上体力透支,藏好之后一直在瑟瑟发抖。

    要是用一个成语来形容他此时的精神状态,惊弓之鸟无疑是最贴切的,他没有后援,屡受诓骗,不管是哪一方都对他虎视眈眈,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所有的惊弓之鸟都会伴随着杯弓蛇影,没有安全感,精神紧张,患得患失,多疑焦虑,哪怕藏在炮车上他也并不安心,甚至怀疑这个拉练的队伍是真的在拉练,还是受人指派,故意走这条路引他自投罗网。

    此时唯一能令他感觉安全的就是包里的那把枪,尽管他不太可能使用,却也会令对方有所顾忌。

    待得情绪稍稳,吴中元拿出小刀将包裹炮车的帆布划了个不大的口子,这样至少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身心俱疲导致了昏昏沉沉,但他不敢睡,如果睡着了,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他无法提前察觉,只能强打精神,后顾前瞻。

    他之所以能逃出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那块石碑,这块石碑是他自己回去之后留下来的,目的应该有两个,一是给现代的自己提个醒儿以此规避风险,二是消除心里的一些遗憾,目前来看这个石碑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因为他安全的逃出来了。

    不过也不能因此就断定这个石碑能改变一些既定会发生的事情,因为按照狭义相对论的相关理论,有些事情哪怕提前知道了结果,也只能改变事情的发展过程,改变不了事情的最终结果,该发生的事情迟早还是会发生。

    究竟是只能改变一些不重要的过程,还是可以连结果一起改变,有个很简单的验证方法,那就是尽快赶到第二处位置,如果小巫师能顺利把他送回去,石碑的出现就可以改变结果,如果中途出现变故,导致小巫师没能把他送回去,石碑的出现就只能改变过程。

    仔细回忆石碑上的内容,可以发现几条重要的线索,第一条就是他最终还是回到了远古时期,第二条是回去之后的日子并不好过,不然也不会有“这么糟糕”一说。第三条就是四月十五日落之前如果能够赶到第二处地点,就能提前回归。最后一条是王欣然和赵颖都是好人。

    除了这四条明面上的线索,还有一条非常重要的隐形线索,那就是除了依靠这两个巫师送他回去,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回归,他是在小巫师也死去的情况下凭借这种方法回去的,为了使用这种方法,他又在现代滞留了一年。

    复杂的线索逐一理顺,天也亮了,车队自路边一处平坦区域停了下来,车上的战士下车撒尿洗刷,吃完饭之后继续上车赶路。

    熬到上午十点,吴中元自炮车挪到了前面的卡车上,他运气好,这最后一辆卡车拉的是行军的给养,吃的东西是一种可以自热的压缩干粮,战士们吃饭吃他留心观察过,谁想吃几个就吃几个,也不用跟谁报备,盒饭没有准确数量。

    上了宽敞的卡车,就不想回炮车了,但他不敢在卡车上滞留,将背包装满这种压缩干粮就挪回了炮车。

    实则他是想自卡车上吃完再回去的,但这种干粮得加水才能热,而卡车上没水。

    中午车队又停了一次,是吃午饭,吃午饭时战士们有过交谈,交谈中虽然没有提及此行的目的地,却说下午跑快点儿,争取天黑之前赶到山里进行实弹演练,如此一来吴中元心里就有数了,等车队开动,就挪回卡车,自车厢里睡了一觉。

    他是被颠醒的,自篷布缝隙往外看,路窄了,是土路,周围全是树,想必是进入了山区。

    不能再搭顺风车了,得赶紧下去,万一拉到营地可就跑不了了。

    下车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解手,他不敢开手机,只能通过观察太阳来确定时间,现在应该是下午四点多,目前所处的位置应该在黄县的西北方向,根据汽车时速来估算,这里距黄县约有八百到一千里。

    这么远的距离,肯定已经跳出了对方的搜查范围,应该安全了。

    一天一夜没吃饭,他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山里有溪水,可以加热干粮,干粮袋上有说明书,根据说明书进行操作,很快就吃上了热饭,部队的伙食比他之前想象的要好,这种自热干粮里面有肉有菜还有辣酱。

    吃完饭,数了数剩下的干粮,还有二十多袋,一天吃两袋,十几天不用出山。

    看来今天的运气还是不错的,不但顺利的逃了出来,还得到了充足的给养,降低了外出觅食暴露的风险,这年头儿到处都是监控,只要被照到了,肯定没跑儿。

    整理好背包,吴中元继续往西北方向移动,今天是四月一号,他有十五天的时间赶往黄河的源头,此前他根据三座相连的雪山这一线索查出了疑似位置,在青海省玛多县,还有半个月,时间足够了。

    如果昨晚没看到石碑上的文字,他此时可能会和赵颖取得联系,但现在他不会那么做了,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害死赵颖,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害死赵颖。

    目前所在的这座山很大,是真正的深山,站在高处环顾四周,视线所及的区域都看不到村庄,这种情况对他是有利的,离人群越远,他就越安全。

    虽然时间很宽裕,但吴中元还是不敢耽搁,一刻不停的疾行,石碑上说的是如果能在四月十五日落之前赶过去,就能救下小巫师,这个“救下”有两种可能,一是小巫师因为自身的原因命在旦夕,还有一种可能是有人害死了小巫师,至于是哪种情况,他无法确定,因为石碑上的文字虽然是他自己留下的,但以他的表述习惯,这两种情况他都可能会用“救下”这个词。

    傍晚时分,前方出现了铁丝网,确切的说是水泥柱子上捆着三道铁荆棘。

    这种铁荆棘南北延伸的范围很大,如果绕路指不定要绕到什么时候,短暂的迟疑之后,吴中元自铁荆棘的空隙里钻了过去,铁荆棘围绕的这片区域很可能是军事禁区,但是这么大范围的环绕,即便横穿而过,也不会有人发现。

    这时候早就过了惊蛰了,但附近却很少看到蛇虫,连兔子和鸟儿都少,不过这种情况对于深山独行的人来说是好事,他倒不怕蛇虫豺狼,但是冷不丁的钻出个什么东西,被吓一跳的感觉并不好。

    半个小时之后,夜幕降临,吴中元白天睡了一觉,也不困,继续赶路。

    又走了十来分钟,前面出现了一个大坑,说是大坑其实也不是很大,有七八米宽,中间区域有一米多深,外围要浅一点儿。

    土坑已经长满了杂草,想必是很久之前留下的。

    再往前走,又发现一个类似的土坑,越往前走,类似的土坑越密集,有些时候两个土坑还是连着的。

    “怎么这么多坑?”吴中元犯嘀咕了。

    一犯嘀咕,马上醒悟了过来,此前那个车队是进山拉练的炮兵,这座山头儿很可能是他们开炮的目标,怪不得周围没有野兽。

    醒悟过来,马上往北全力奔跑,幸亏醒悟的早,要是等到人家开炮才发觉,就倒大霉了。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醒悟的并不早,因为没跑多远,南面就传来了炮声。

    “我操你妈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