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五十七章 真理和大炮

时间:2018-08-18作者:风御九秋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吴中元现在满脑子都是这几个字儿,不但在脑子里想,嘴里还在骂,此前他一直以为自己运气很好,没想到自己运气并不好,岂止是不好,简直是极差,从八百里外跑过来让人用炮轰,这得多倒霉。

    起初他还抱有一丝幻想,人家开炮兴许是往别的地方打,但随着不远处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他的幻想破灭了,人家就是往这座山头儿打。

    德国总理俾斯麦曾经说过一句名言,‘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吴中元此时感觉自己就是大炮射程之内的那个真理,每一发炮弹都在自己不远处炸响,整个山头儿烟尘滚滚,乱石飞溅,“真理”就在这浓烟之中抱头鼠窜。

    这么乱跑肯定是很危险的,此前他也听人说过两发炮弹不会落到同一个地方,从弹坑里趴着反而最安全,但身临其境却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儿,有时候两发炮弹真的会落到同一位置,与其在弹坑里趴着挨轰,还不如尽快跑出大炮的射程。

    背包里装满了干粮,此前他一直为得到了这些干粮而庆幸,但此时他不这么认为了,太重了,跑不快。扔又不舍得,扔了不一定找得回来,以后吃什么。

    吴中元就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向北亡命奔逃,再跑几百米就是山顶,翻过山顶应该就安全了。

    可是等到他翻过山顶,却发现山背面也有弹坑,谁他妈说大炮只能打直线,有些大炮也能打弧线。

    最近的爆炸距他不过十几米,除了大量碎石,还有巨大的气浪,吴中元直接被气浪掀翻,摔了个七荤八素,落地之后也顾不得多想,爬起来继续跑。

    这时候爆炸的声音好像小了不少,其实声音还是那么大,只不过他被震的暂时相对失聪了。

    奔跑时感觉脸上发黏,本以为是汗,伸手一抹才发现是血,肯定是受伤了,只是眼下没空儿确定伤在哪儿,尽快跑出去才是正经。

    吴中元不幸的跑进了靶场,但他最终还是幸运的逃了出来,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到得安全区域,方才如释重负,但他也不确定没有弹坑的地方是不是就是安全区域,也不敢停留,继续往西北方向走,一边走,一边骂,也不是具体骂谁,就是发泄心中郁气,不骂憋的慌。

    等到炮声彻底停止,吴中元停下来检查自己的伤势,左眉受伤了,有个大口子,不是弹片划的,是石子儿崩的。

    衣服也撕了,裤子也烂了,鞋也露脚丫子,总之就是一个狼狈。

    他背包里有换洗的衣服和鞋子,但他没换,从山里走经常会被划到,换上衣服也得被扯烂。

    晚上睡觉是个问题,在地上担心睡着了被野兽攻击,这么大的深山,老虎可能没有,狼肯定有。

    跳到树上就冷,四月的晚上还是很冷的,又不敢生火,担心暴露。

    踌躇过后选择了晚上赶路白天睡,一点儿也不耽搁,丝毫也不懈怠,大部分时间都在跑,不能跑的地方才用走的。

    两天之后,出山了,这段山脉到头儿了,前面没山了,是村子和城市。

    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的不成样子了,这两天一直没遇到溪流,脸上全是灰土,头发也脏的打绺儿了,这个样子可怎么见人。

    不过转念一想,正好,就这么出去,保证没人认得出自己,就算被监控照到也不怕了。

    就这么出去,绕过村子,直接上大路,村子很少有外人去,贸然出现在那里,会引起村民的注意。

    大路上有路标,到了山西地界了,再往西还有陕西,甘肃,然后才是青海。

    路上捡了个尼龙袋子,把背包装了,这背包有人认识,帽子也搞了一个,确切的说是偷的,路边厂里保安的帽子。

    破衣烂衫尼龙袋子,再加个大盖帽,这是智障流浪汉的标配,走在路上谁都不正眼看他。

    能不说话尽量不说话,外地口音容易惹人起疑,再者,他也实在装不出智障的语气和口吻。

    他身上还有两万多块,有这钱,一张机票直接飞青海了,但他现在哪儿敢买机票,为了不泄露行踪,他连身份证都扔了,火车票也买不了。

    敢不敢搞个别人的身份证买火车票?这个念头他也有过,但很快就被打消了,这年头儿连火车也有安检了,肯定混不过去。

    逃亡的这段时间,他最大的感触是千万别犯罪,真的有天罗地网,想跑掉几乎是不可能的。

    飞机火车坐不了,只能坐汽车,但长途客车也经常被检查站拦下来,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扒车,多数时候都是大货车,有时候带蓬儿的小货车也往上蹿,被发现了就装傻充愣,被撵下来。

    身上有钱也不敢花,在偏僻小商店买点儿吃的还经常被人宰,不是每个人对弱者都是持同情态度的,有些人会欺负他们。

    睡觉只能选桥洞和草垛,atm取款室是不敢去的,那里的摄像头是高清的,而且之前他曾经在atm取款室睡过,他担心留下影像记录。

    人品好,走到哪儿都做好事儿,山西这地方煤矿多,还真有黑心的矿主晚上开车出来抓流浪汉回去挖煤,吴中元的拳打脚踢不但救了自己,还救了跟自己同住一个桥洞的“室友”。

    横穿山西用了两天,这已经是他的极限速度了,不能说一分一秒都没耽误,至少是能五点起来绝不拖到五点半。

    山西西面是陕西,陕西最出名的有两样东西,一个是兵马俑,一个是羊肉泡馍,这两样东西就跟山东的蓝翔技校和夏雨荷一样出名,不过他虽然没犯罪,却在逃亡,自然不会去看兵马俑,但羊肉泡馍是可以吃的,真的很好吃,也可能没那么好吃,因为他现在饥一顿饱一顿,不管吃什么都感觉好吃。

    横穿陕西也用了两天,这速度也很惊人了,从开始逃亡到现在过去了七天,还有八天时间。

    接下来是甘肃,甘肃南北长东西短,来到这里之后需要往北走,在国家版图上,甘肃已经算是西北偏远地区了,这地方年羹饶曾经待过,当年十四皇子胤禵出任大将军王去青海剿匪,年羹饶任川陕总督,给老十四负责后勤,当时军粮的补给就在甘肃进行交接,后来老皇帝死了,雍正继位之后立刻授意年羹饶,让他把给老十四的军粮补给由一次补充一个月的的改为一次只给七天的,就怕给多了,老十四会带兵打回去。

    甘肃没什么名气很大的小吃,兰州拉面算一个,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吃一碗,也很好吃,面好吃,牛肉更好吃,师父是道士,不吃牛肉,所以从小到大他和林清明吃到牛肉的次数并不多。

    从进入甘肃到离开甘肃,也用了两天,还剩下六天。

    六天已经很宽裕了,但吴中元仍然不敢懈怠,因为青海的面积很大,有山西五个大,有浙江七个大,他要去的地方很偏远,不可能再扒车,得留下足够的时间余量应付突发情况。

    青海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西北了,这里还是汉族人多,然后是藏族,有一百来万,回族有八十多万,除此之外还有蒙古族和土族等一些少数民族,他此行要去的地方是玛多县,这地方怕是没几个人知道,不过说起玉树地震,知道的就多了,玛多县就在玉树的东北方向。

    由于地势偏远,很少有货车去那里,不能扒车,总不能用走的,买摩托,也不买新的,去修摩托的地方买旧的,便宜,其实他并不缺钱,可能是穷日子过惯了,始终不舍得浪费。

    青海很大,监控无法全部覆盖,行头可以换了,找小地方的浴池洗个澡,换上衣服,骑着摩托上路。

    此时是四月十二日的傍晚时分,距四月十五还有整整三天,但吴中元却没感觉到轻松,不是因为时间,而是因为紧张。

    他要去的地方是玛多县的星宿海,随着远处三座山峰越来越清晰,他也越来越紧张,此前他之所以说这里是疑似地点是因为这里的三座山峰并不是常年冰封,可能是古时候和现代的气候有差别,这三座山峰只在冬天有冰雪覆盖。

    晚上八点,吴中元来到山峰近处,这三座山峰都很陡峭,是石山,上面也没什么树木,根据吴追讲述,小巫师藏身的地方就位于最左边山峰的山腰阴面儿,但是左右这种方位的表述是相对而言的,站在山的东面,最左就是南面的那个。如果站在山的西面,最左就是北面的那个。

    不过根据惯例推断,吴追所说的最左应该还是指南面的这座山峰,至少有九成可能。

    到得最南面山峰的山脚下,吴中元开始犯愁了,因为他只知道大体方位,至于小巫师藏身的具体位置,需要等待月圆之夜的子时,通过月光照射才能准确定位。

    四月十五指的是阳历,月亮的圆缺是跟着阴历走的,今年是2014年,今年的三月十五是阳历的四月十四,也就是说需要等到两天之后的深夜才能准确找到小巫师藏身的位置。

    不行,一天时间太紧张了,即便准确定位,还需要挖掘,谁知道需要挖多久?

    再者,如果准确计算的话,从子时定位到次日日落最多不过十八个小时,太危险了,不能等,得先去找找试试。

    大西北的晚上很冷,越往上爬,风越大,气温越低,但吴中元心里是暖的,如果顺利的话,他很快就能回家了……

    .

    .愿全天下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就勇敢的告诉ta,给ta一个选择,给自己一个机会,即便不被接受,至少不留遗憾。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