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六十章 是敌是友

时间:2018-08-21作者:风御九秋

    ,!

    “你既然不认识他,为什么怀疑他是冲你来的?”赵颖不解。

    “这里很少有人信奉道教,道士游方不会来这里。”吴中元随口说道。

    这个回答根本就是顾左右而言他,赵颖自然不满意,但她也没有过分纠结,“你为什么不能走?第二层糖纸就在这附近?”

    吴中元点了点头,此前他曾经对赵颖说过‘这块糖有两层糖纸,先让他们剥第一层,如果他们骗我,第二层糖纸由你们来剥。’赵颖可能不知道糖纸具体是什么,却知道糖纸就是他回返古代的备用方法。

    点头过后,赵颖对着手腕上酷似手表的通讯装置说了句“去远处等我。”

    二人说话之时,那中年道士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树下,歪头看着送赵颖过来的那架直升机。

    直升飞机飞走之后,中年道士将视线移向吴中元和赵颖。

    在此人移过视线之前,吴中元已经拉着赵颖坐了下来,没有与那中年道士对视,实则在此之前,他已经仔细打量过那个中年道人,此人年纪约在四十五岁上下,个子不高,穿的是一件青布道袍,身形高瘦,面色有些发黑,算不得浓密的头发在头顶绾了个发髻。

    除了一个黑色的小包袱,此人还带着拂尘和长剑,不过此人貌似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拂尘和长剑一直放在身后的大树下。

    在普通人看来,道士游方行走带着拂尘和宝剑很正常,但真正了解底细的人都知道,长剑这东西如果开了刃口,那就成了管制刀具,被警察见到是要没收的。

    再者,此人的年纪也是他起疑的另一个原因,这个人的年纪和穿戴,与当年自李先生那里换走白色玉石的道人很是相似。

    眼见吴中元一直以眼角余光观察下游对岸的那个道士,赵颖问道,“你真的不认识他?”

    吴中元摇头。

    “是敌是友也不知道?”赵颖又问。

    吴中元再度摇头。

    “现在怎么办?”赵颖言归正传,“他们这时候应该已经在赶来这里的路上了,不管你要做什么,都要抓紧时间。”

    吴中元点了点头。

    见吴中元没有立刻行动的意思,赵颖便趁机询问十几天前自养猪场发生了什么,对于当天的事情,她们只知道吴中元最后逃走了,至于具体内情却无从知晓。

    吴中元也没有过多解释,沉默良久说了句‘他们想抓我。’

    赵颖没有再问,安静的坐在吴中元旁边,等他做决定。

    赵颖以为吴中元在紧张思虑,其实吴中元什么都没想,他在等,于等待之中观察下游那个道士的一举一动。

    这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周围的游客已经很少了,那个中年道士没有要走的意思,穿戴整齐之后,自树下开始盘腿打坐。

    又等了片刻,附近只剩下他们二人和下游的那个道士,不见那道士有动静,吴中元站了起来,“走吧,先离开这里。”

    “去哪儿?”赵颖问道。

    吴中元指了指不远处的摩托车。

    赵颖走在吴中元的旁边,走出几步之后,吴中元伸手揽住了她。

    赵颖疑惑皱眉,吴中元暗送眼色,示意此举是故意做给后面那个道士看的,赵颖会意,揽住了吴中元的腰。

    到了停放摩托的地方,吴中元发动摩托,载着赵颖往北走了。

    摩托车虽然旧,却不缺零件儿,后视镜还在,前行之时吴中元调整后视镜的角度观察后面的情况,却惊讶的发现那道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河的这一边。

    这条河虽然不是特别宽,却也有六七米,而且河上没有桥梁,这么短的时间,此人不可能圈绕过来,只能是跳过来的,普通人绝不可能跳出这么远。

    此外,二人一走,这个中年道士立刻有了动作,这就说明此人先前是一直在等待游客离开,换言之,此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想让别人看到。

    翻过一座山坡之后,吴中元停下了摩托,借着坡顶灌木的掩护往南眺望,只见那中年道士正朝着密室所在的山峰缓慢移动。

    此人是从山的东面开始登山的,攀登的同时逐渐偏向山阴背面儿,十几分钟之后,自密室附近停了下来。

    见吴中元呼吸加快,赵颖隐约猜到了什么,“糖在那里?”

    吴中元点了点头,据碑文所载,如果他能在四月十五日落之前赶到这里,就能救下小巫师,此人会不会是前来杀害小巫师的敌人?

    如果真是这样,必须立刻过去阻止。

    就在他想要有所行动之际,那中年道士竟然开始原路回返,此人什么都没做,只是自小巫师所在的密室外面看了看。

    “他想做什么?”赵颖疑惑的看着吴中元。

    “我也想知道。”吴中元随口说道。

    中年道士下山之后回到河边儿,环视左右无人,开始过河,但此人并不是自河面上一跃而过,而是踩踏着水面儿走了过去,回到先前所在的那棵树下,盘腿坐了下来。

    赵颖没有夜视能力,但借着月光,她也隐约看到了对方的举动,惊讶的看向吴中元“这是什么功夫?”

    等待她的还是那句,“我也想知道。”

    那道士坐下之后就没有再站起来,一直盘腿儿坐着,一动不动。

    二人自远处的山坡趴着,趴累了就坐着,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那道士也没有其他的举动。

    十点半,赵颖手腕上的通讯装置有微微震动,这个通讯装置是连通她所佩戴的耳机的,赵颖点了点通讯装置,“嗯?”

    对方说的什么听不到,只听到赵颖又说了一句,“嗯,我知道了,你通知直升机撤到安全位置。”

    通话到此结束。

    赵颖看向吴中元,“他们已经来了,目前在东面五十里外,三辆车,七个人。”

    “你快走吧。”吴中元说道。

    赵颖没接吴中元的话,“不管你想怎么做,现在都是时候了。”

    “是啊,是时候了。”吴中元拿出打火机,点燃了附近一丛干枯的灌木。

    “你这是干什么?”赵颖不解。

    “除了下游那个神秘的道士,还有两个人也知道密室的位置,他们一直在暗中看护密室,我要生火把他们引过来,”吴中元说着走向摩托车,“那个道士和另外两个人应该不是一伙儿的,再加上你们和官方,今晚会有四股势力聚集在这里。”

    “你现在要去哪儿?”赵颖问道。

    “去密室,”吴中元跨上了摩托,“我一直想确定那个道士和另外两个人到底是敌是友,可惜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头绪,没办法了,只能把我自己暴露出来,知道了我的身份,他们就会做他们该做的事情了。”

    “如果是你的对手,他们会攻击你。”赵颖坐了上来。

    “如果是我的朋友,他们也会帮助我。”吴中元发动摩托,向山峰驶去。

    “之前的那堆篝火你点的太早了,你应该到达目的地后,自那里燃点。”赵颖说道。

    “我希望另外两个人能提前看到篝火,早点儿赶来这里,”吴中元说道,“我不知道到底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缩小他们赶来的时间间隔,对我来说能安全一些。”

    “我之前给你的手枪还在吗?”赵颖拿出手枪,推弹上膛。

    “在。”吴中元说道。

    赵颖带了两把手枪,将两把手枪尽数上膛,一把别在腰上,一把拿在手里。

    吴中元有夜视能力,晚上骑车也不需要开灯。

    在距山峰还有三里时,下游树下的那个道士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吴中元听到远处传来了细微且急促的马蹄声,转头回望,只见东北方向有两匹马正在向这里疾速狂奔。

    吴中元直接将摩托骑到山脚下,然后舍了摩托,与赵颖一同登山。

    攀爬之际,转头回顾,只见那中年道士已经过了河,而那两匹奔马离此也不过三里路程。

    几分钟之后,吴中元和赵颖赶到了密室外,那中年道士此时已经到了山脚下,正施展身法往密室所在的山腰飞掠,策马而至的二人比那中年道士晚了片刻,眼见有人飞掠上山,情急之下舍了奔马,施展轻功,疾追而至。

    片刻之后,三人先后来到,那中年道人位于吴中元右侧十步外,而那两个身穿藏袍的中年男子则停在了吴中元左侧不远处。

    三方都没有主动说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再看看他,这两个中年男子其中一个他白天见过,另外一个身形消瘦,个子也要矮上几分。

    那两个中年男子神情凝重,皱着眉头打量吴中元和中年道士,二人的表情被吴中元看在了眼里,这二人看他和看那中年道士的眼神都带着疑惑,这说明之前他们不但没见过他,也没见过这个中年道士。

    中年道士的表情与那两个中年男子有些相似,也是眉头紧皱,但他看那两个中年汉子的神情是带着凝重的,而打量他的时候,眼神却带着疑惑,除了疑惑,还有点儿别的东西,有点儿像紧张,也可能是激动。

    无声的观察和对峙很快被赵颖打破了,“你们是什么人?”

    赵颖这句话将三人的视线同时引到了她的身上,但三人只是看她,无人接话。

    此时的情势非常危险,也非常微妙,吴中元不认识那中年道人,也不认识这两个中年汉子,只知道他们三人不是一伙儿的。

    那两个中年汉子不认识吴中元,看样子也不认识那中年道人,此时应该正在疑惑他们是谁。

    而那中年道人也不认识吴中元,但他貌似知道这两个中年汉子的来历,此时疑惑的应该是他和赵颖的身份。

    现在三方之中最占优势的是那个中年道人,因为他很可能知道这两个中年汉子的来历。

    “你们是什么人?”赵颖将另外一把手枪也拔了出来,双手持枪,随时准备开枪。

    双枪在手,却并未起到震慑作用,那两个中年汉子和那中年道人都没有显露出惧意,也没人回答她的问题。

    “你们是什么人?”白天放羊的那个汉子说话了。

    也没人回答他的问题。

    “你来这里做什么?”中年道人直视吴中元。

    此人一开口,吴中元立刻确定此人就是换走李先生那块白色玉石的道士,因为此人的口音非常奇怪,不是北方的口音,也不是南方人说话的腔调儿。

    “你在找什么?”中年道士冷声追问。

    “你在找什么?”吴中元反问。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放羊的汉子高声喝问。

    吴中元转头看向放羊的汉子,“你们在等什么?”

    “我在问你话!”放羊的汉子抬高了声调儿。

    另外一个消瘦的中年男子冲放羊的汉子抬了抬手,然后转视吴中元,沉声问道,“我们在等什么?”

    “等人。”吴中元说道。

    “我们在等什么人?”消瘦男子追问。

    “回家的人。”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话音刚落,那中年道士突然发难,拔剑出鞘,欺身挺刺。

    眼见对方动手,赵颖果断开枪,但中年道人身法诡异,移动之时拖带数道人形虚影,连续两枪尽数射空,而此时中年道人已经到得二人近前,长剑直取吴中元左胸心房。

    中年道人速度太快,吴中元甚至来不及反应,眼瞅着长剑即将穿胸而过,一只粗大的手掌电闪而至,抓住了长剑的剑锋。

    抓住长剑的是那放羊的汉子,此人横练功夫炉火纯青,直接以肉掌抓住了锋利的剑锋,然后振臂发力,将长剑就中折断。

    中年道人长剑既失,立刻抽身后退,赵颖行事果断,趁机又开两枪,却仍未命中。

    “让开,”放羊的汉子拨开赵颖,冲中年道人冲了过去,“师兄,我来对付他,你检查信物,验明正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