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八十一章 玉观音

时间:2018-09-11作者:风御九秋

    不止吴中元兴奋,王欣然也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瓷娃娃的头和身子离的并不远,这说明吴中元此前的分析是正确的,这个瓷娃娃是被雨水自坟墓里冲出来的,而且冲出来的时间并不长。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顺着蜿蜒的山沟向前寻找,很快,又有发现,又是一个瓷娃娃,半埋在沙土里,上面还附着一些杂草。

    这个瓷娃娃是吴中元发现的,捡起来之后仔细打量,发现这个瓷娃娃也是元代的瓷器,器形完整,与之前发现的那个娃娃是同一类型,皆为陪葬玩偶,只是造型略有不同,这个娃娃手拿风车,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吴中元此时除了激动,更多的还是庆幸,因为第二个瓷娃娃的出现说明离钱云志幼子的坟墓更近了,此外,这个娃娃是完整的,如果被附近的农人看到,一定会被捡走,这也间接说明在坟墓被雨水破坏之后,没有人来过这里。

    “快看,在那里。”王欣然激动欢呼。

    吴中元闻声抬头,循着王欣然所指往北看去,只见北面山坳里堆积了包括瓷娃娃在内的大量器物,这些器物大多埋在沙土里,只露出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那堆器物离二人不过十几米,王欣然喊完,率先跑了过去,吴中元虽然很激动,却是走过去的,到得这时,他心里已经踏实了一半,因为那些器物之中有金银器皿,如果有人发现,肯定会全部挖出带走,绝不会留下一部分。

    吴中元走过去的时候,王欣然已经开始徒手挖掘埋在沙土里的那堆器物,一边挖,一边连道“好险。”

    吴中元没有与王欣然一同挖掘,而是抬头观察上面的情况,这堆器物散落的位置并不在水沟的沟底,自上游流下的雨水是自这堆器物旁边流到下游的,这堆器物的正前方是一处比较陡峭的山壁,约有五米多高,石壁上生长了一些小型灌木,在山壁中间偏上的区域,有处圆形孔洞,直径在一米左右,此时那个圆形孔洞的洞口是被堵住了的,而堵住它的是一具已经腐朽残破的木质棺材。

    在吴中元抬头上望的同时,王欣然已经自沙土堆里挖出了不少器物,其中以金银器皿居多,这些器皿多是生活器皿,有金杯,金碗,银盘,银箸,这些器物做工精美,但个体偏小,显然是专门打造出来给孩童陪葬的。

    除了这些,还有几个瓷娃娃,这些娃娃形态各异,手中持拿的器物也不相同,但无一例外的是玩耍的姿态和开心的表情。

    “如果我们晚来几天,后果不堪设想。”王欣然后怕不已。

    “我们应该庆幸现在不是农忙时节,也不是砍柴的季节。”吴中元仰望上方石壁上的那个圆形孔洞,那处圆孔是被里面的棺材彻底堵住的,这就说明里面的那口棺材比那处圆孔要大,既然如此,那具棺材又是怎么放进去的?

    王欣然并不知道吴中元有了新的发现,仍在低头忙碌,直到吴中元拉了她一把,她才循着吴中元的视线,看到了石壁上那处位于灌木掩盖下的圆形孔洞。

    “原来这些东西是自上面冲下来的。”王欣然说道,

    “那里地势很高,就算下大雨也不应该冲到那里。”吴中元说道。

    “别管这些了,是先找下面,还是先找上面?”王欣然抬头上望,寻找攀爬路线。

    “分头找。”吴中元说完,纵身跃起,单手攀住了圆孔附近一块凸出的岩石,近距离的观察石窟里的棺材,这具棺材虽有残缺破损,但整体还是完整的,看木质,应该是非常贵重的金丝楠木。

    但石窟是圆形的,而棺材是方形的,而且棺材的体积比石窟的洞口要大,试过几次,始终无法将棺木自石窟里拖出来。

    再看石窟周围,也没有嵌压缩小的痕迹,这具棺材当初究竟是怎么放进去的?

    说是分头行动,王欣然哪有心思继续挖掘整理,一直在抬头上望,见吴中元没办法将棺材拖出来,便提醒道,“是不是有别的洞口?”

    王欣然的提醒的确提醒了吴中元,放弃拖拽,爬到石壁上方,果然发现端倪,石窟所在的山峰是一座孤峰,只有五米多高,在孤峰的北面是大片与山峰平齐甚至高于山峰的山岚,早些时候可能下过一场暴雨,大量雨水自北面冲下,一部分流进了右侧的山沟,还有一些冲向了山峰。

    这座山峰是南北对穿的,在山峰的北面也有一处孔洞,但这处孔洞是方形的,直径约有两米,此时这处孔洞里淤积了大量的淤泥。

    “有发现没有?”王欣然自下面喊。

    “有。”吴中元回答,他猜到钱云志不会将幼子埋的太远,也不会将幼子埋在阴面儿,但他没想到钱云志会凿空山峰用来安放棺木,这处孤峰所在的位置正好位于钱云志坟墓的正前方。

    虽然山壁下也有大量陪葬品,但王欣然更关心棺材里有什么,舍了自己的工作,绕到崖顶,此时吴中元正在徒手掏挖方孔里的淤泥。

    “原来是对穿的。”王欣然恍然大悟。

    “对,”吴中元说道,“之前我只想到了他不会将幼子埋在阴面,也不会让幼子离开他的视线,却没想到他会凿山为坟,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只是工程量巨大。”

    “是啊,这座山峰南北长有七八米,凿出这么大的一个空间并不容易。”王欣然想要抽烟,但摸过衣兜儿才想起香烟早就抽完了,既然没烟可抽,干脆伸手帮忙。

    “要想埋人,挖一个洞口就行了,为什么要从南面再挖一个?”王欣然心存疑惑。

    “既是爱子心切,也是出于风水方面考虑,”吴中元自掏出的淤泥里捡出了一个金元宝,随手扔到一旁,继续掏挖,“阳宅和阴宅多有不同,其中一条就是阳宅有门有窗,而阴宅有门无窗,有门无窗就是有去无回。南面那个圆孔原本应该是有伪装遮挡的,后来风化酥脆,大水自北门灌入,直接破窗而出,把里面的陪葬品冲了一部分出去。”

    “为什么不从南面开门,这个有什么讲究?”王欣然随口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这个好像没什么讲究,不过钱云志的坟在北面,他可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打开门就可以回家,打开窗就可以看到远处的风景。”

    虽然吴中元的说法没什么依据,王欣然还是接受了这一解释,因为墓中的陪葬品实在是太多了,足见钱云志对这个幼子的疼爱,而这也间接解释了幼子病故之后,钱云志为什么会备受打击,郁郁而终。

    二人一起动手,很快挖到了棺木,吴中元抓住棺木,用力向外拉扯,但棺材周围也有淤泥,拖拉不动。

    这里只能容一人伸手,王欣然帮不上忙,就攀着石壁下到南面,用脚大力蹬踹,吴中元则自北面大力拉拽,二人合力,终于将棺材拖了出来。

    与普通的棺材相比,这口棺材显得很小,明显是用来埋葬孩童的。

    在吴中元默念祷告,冲亡者致歉时,王欣然迫不及待的掀开了棺盖。

    由于通风透气,棺材里的尸首已经彻底腐烂,连白骨也都酥化,衣物也早已化作灰土,由于陪葬品大多放在棺外,棺材里除了尸骨,就只剩下墓主人生前佩戴的一些饰品。

    一目了然,没有灵石。

    就在吴中元大失所望之际,王欣然自棺材一角捏出了一件事物,既然是捏的,自然不会很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