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归一 第九十章 血战

时间:2018-09-19作者:风御九秋

    巨浪出现的瞬间,吴中元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两个字,“力量”,远处因冲撞而激起的巨浪足有六米多高,没有庞大的形体和巨大的力量,不可能造成如此骇人结果的。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巨浪尚未落下,下方的湖水已经开始剧烈翻腾,由于争斗发生在水下,水面上看不到癞头鼋和蛟龙的身影,但剧烈翻腾的湖水却清楚的表明了水下的争斗是何其激烈,百米范围内全是争斗的中心区域,因打斗而引起的暗流大浪甚至蔓延到了数里之外,众人所乘坐的快艇也随之起伏摇摆。

    那个驾驶摩托艇的年轻人趁乱驶离黑龙潭,往上游飞驰,前去接应之前落水的同伴。

    如果这场争斗发生在陆地上,声势一定更加骇人,即便发生在水下,也能根据急速甩出水面的粗大龙尾和翻滚出水的巨大鳖甲感受到争斗的激烈和凶险。

    十秒不到,水面见红,也不知道是哪一方受伤所流,也可能都有损伤,如此激烈的争斗,任何参与的一方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吴中元等人都在紧张观战,谁也没有说话,不止是他,连王欣然等人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不消问,这种争斗他们很可能也是第一次见到。

    直至此刻,吴中元都没有看清蛟龙的真面目,只是看到了急摆出水的龙尾,这可是真正的龙尾,与细长的蛇尾截然不同,既宽且扁,尾巴末端和整个脊部都长有类似于哺乳动物体毛的黑色毛发。

    争斗持续三十秒之后,双方的意图逐渐明朗,可以看出在这场争斗中黑蛟属于主动进攻的一方,先前就是它主动攻击癞头鼋的,此时它仍然占据了主动,通过水面上能够看到的情景来管中窥豹,可以推测出它在水下疯狂的冲撞噬咬,缠绕抽扫。

    而癞头鼋一直处于被动,多有被动防守,少有主动进攻,始终试图向上游移动,无心与蛟龙以命相搏。

    一分钟后,局势又有变化,眼见突围无望,癞头鼋开始反守为攻,至于它反守为攻是因为感觉无望突围,还是被黑蛟激怒,只有它自己知道,反守为攻之后不再有半点畏缩,哪怕黑蛟暂时回身聚势,它也不再趁机后撤,猛冲追赶,狂抓猛咬。

    动物跟人不同,它们不会像人那样虚张声势,咋咋呼呼,一旦动手就是往死里打,能杀死绝不致残,能致残绝不打伤,而且它们有攻无守,全然不顾自己是不是会受伤,它们的目的很明确,抢在被对手杀死之前将对手杀死。

    众人都没抱希望能够看到黑蛟的全貌,但他们却看到了,黑蛟出水了,它是被癞头鼋咬住尾巴给甩出水面的,黑蛟自出水到落水不会超过三秒钟,在这三秒钟内,吴中元看到了两个细节,第一个是癞头鼋受伤了,全身上下至少有五六处伤口,最严重的一处在脖颈上,靠近甲壳的右颈血肉模糊,可以清楚的看到皮肉组织有大量缺损。第二个细节是黑蛟的体长应该有十二米左右,通体全黑,头部有些像牛头,头上无角,颈部长有一圈浓密黑毛儿,长约五十公分,像马鬃,更像狮鬃。

    在黑蛟落水之后,癞头鼋的嘴角还咬着半截儿龙尾,黑蛟之所以能够重获自由不是因为癞头鼋松口了,也不是黑蛟挣脱了,而是因为它的尾巴被癞头鼋咬断了。

    在失去目标之后,癞头鼋有瞬间的错愕,头颈浮出水面,急顾左右,寻找目标。

    就在此时,黑蛟自水下反冲而回,缠住了癞头鼋,由于龙尾在缠绕时露出水面,众人自远处可以看到黑蛟缠住癞头鼋的详细过程,它是以残缺的尾部先卷绕一周,然后拖住再缠。

    在吴中元看来,黑蛟的这一举动是个下策,因为它的对手长有坚硬的甲壳,哪怕它的缠绕力度再大,都不可能将对手勒死。

    存有这种想法的可能不止吴中元自己,王欣然等人也在皱眉。

    很快,黑蛟就用实际行动对众人低估它的智商给予了回应,它的缠绕并不是为了勒死癞头鼋,而是为了抽卷,缠住癞头鼋之后,它立刻笔直发力,向外冲出。

    它的这一举动像极了孩童抽打陀螺,而它的这一举动也的确打到了抽打陀螺的效果,在它的大力卷带之下,癞头鼋翻出水面,歪斜落水。

    黑蛟疾转而回,回冲的同时身躯高抬,除了残缺的尾部,身体的其他部位几乎全部出水,自将近十米的高空聚势蓄力,怒吼嘶鸣,俯冲入水。

    “长见识了。”吴中元暗自心道,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蛟龙的叫声,有点儿像牛叫,但比牛的叫声更低沉,穿透力也更强。

    接下来的争斗又发生在水下,确切的说是水底深处,黑蛟先前的俯冲将癞头鼋撞到了湖底,涌动翻滚的湖水之中除了血色还混杂了大量的黑色泥沙。

    时至此刻,众人方才有机会略作喘息,王欣然拿出香烟点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

    “你之前没见过活的蛟龙吗?”吴中元问道,他能看出王欣然的平静之中暗藏着些许紧张。

    王欣然摇了摇头,“我们只见过骸骨和相关资料。”

    “现在怎么办?”吴中元问道。

    “把快艇开过去,下水。”王欣然随口说道。

    “你开玩笑的吧?”吴中元愕然。

    “你发现了啊,”王欣然面露鄙夷,“能不能别问废话,还能怎么办,等着。”

    经常被噎,吴中元也习惯了,“看这架势它们没准备分出胜负,不分出生死它们是不会罢休的,你感觉它们谁有胜算?”

    王欣然夹着香烟抽了一口,然后苦笑着说道,“希望老鳖能赢,不然我们更不敢下水了。”

    王欣然话音刚落,癞头鼋自水下冲了出来,但它不是主动出水的,而是被黑蛟撞出来的,在黑蛟的猛烈撞击之下,癞头鼋庞大的身躯尽数出水,而且是腹部朝上。

    癞头鼋身形庞大,上冲四五米就开始下落,在它下落的同时,黑蛟急冲而出,此次是全身出水,笔直上冲,自半空转身,疾速俯冲,赶在癞头鼋落水之前咬住了它的脖颈,将它摁压入水。

    待二者入水,吴中元皱眉看向王欣然。

    虽然他没说话,王欣然却知道他想说什么,看这架势老鳖的胜算不大了。

    这时快艇上的张书凯和吕佳慧脸色也不好看,吕佳慧低声惊叹,“它们在水下怎么这么灵活?”

    张书凯接话道,“它们一直在水中生活,它们在水下就相当于咱们在陆地上。”

    黑蛟和癞头鼋在水下做什么没人知道,十几秒后,癞头鼋再度出水,这次出水不是很彻底,只是甲壳部分出水,随即隐没。

    几秒过后,癞头鼋的甲壳再次部分出水,这次与癞头鼋一起出水的黑蛟的后半部分,看情形应该是癞头鼋再次咬住了黑蛟受伤的尾部,黑蛟正在试图将它甩掉。

    两次努力无果,黑蛟改变了策略,奋力上冲,试图挣脱癞头鼋,但它只冲出四五米就被癞头鼋拽回了水里,随即水中又是一阵剧烈翻腾。

    几十秒后,黑蛟再次出水,在此前的几十秒钟,它可能受到了癞头鼋的大力抓挠,身上的鳞片大面积脱落,颈部和腹部之间有多处流血的伤口。

    黑蛟此次上冲,身躯尽数出水,拖带着癞头鼋部分出水,癞头鼋露出水面的主要是头颈,可以看到它的伤势也非常严重,头上血肉模糊,肉瘤已经被咬掉了,脖颈上至少有三处撕咬创伤,其中一处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骨头和食管。

    黑蛟能全身出水,说明它虽然身受重伤,却还有力气,相较而言,癞头鼋显得非常萎靡,后劲不续,在黑蛟的大力拖拽下险些松口。

    就在此时,王欣然突然高声说道,“他们还活着。”

    吴中元闻声转头,“什么?”

    “你看。”王欣然伸手前指。

    吴中元循着王欣然所指转头看去,此时黑蛟和癞头鼋已经落回水里。

    王欣然转身拿过吕佳慧手里的显示装置,拿过之后才想起无人机更换电池还没回来,没有记录下先前的影像,随手将显示装置还给吕佳慧,转头冲吴中元说道,“蛟龙的身上插着一支鱼箭,应该……”

    王欣然话没说完,一件黑色的事物就自远处的水里飞上了半空,在视线捕捉到这个黑色事物之前,众人已经知道那件黑色事物是什么,因为与那黑色事物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声凄厉的惨叫。

    定睛细看,那黑色事物的确是个穿着潜水服的人,这家伙自然不是自己飞上半空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龙尾砸出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就说明黑蛟已经挣脱了癞头鼋的咬缚。

    那人飞起五六米之后,力道消失,急坠入水,虽然身受重创,那人却没有立刻死去,落水之后还在勉力挣扎。

    就在众人将视线聚集到那人身上的同时,黑蛟突然出现在那人的身旁,引颈聚势,想要给他最后的致命一击,说时迟,那时快,在黑蛟俯噬的同时,癞头鼋突然自水下伸出头来,长颈探伸,咬住黑蛟七寸,将它拖入水下。

    张书凯指着浮在水面上的那个人冲王欣然问道,“要不要过去救援?”

    “他已经死了。”王欣然说完,转头看向吴中元。

    吴中元没说话,因为那个身穿潜水服的人个子很高,明显不是林清明。

    此时湖水仍在翻腾,但是与最初的剧烈翻腾相比,此时的翻腾只能算是翻涌,经过了激烈的厮杀和较力,不管是癞头鼋还是黑蛟,此时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不管谁胜谁负,战斗很快就会结束。

    无人机这时候才自远处飞过来,但它拍摄到的也只有翻涌的湖水和那随着水流漂向下游的尸体。

    几分钟后,湖面上恢复了平静,但癞头鼋和黑蛟都没有上浮,而那具尸体也恰好漂浮到快艇不远处,张书凯悄然下水,将尸体拖了过来。

    试过鼻息脉搏,已经死透了,这是一个陌生男子,三十多岁,五官轮廓比较鲜明,很可能是个中外混血。

    此人身上还背着一个防水背包,王欣然拿过背包打开检查,最先拿出来的是个黄色器物,圆形,很像一个盘子。

    王欣然不太确定这东西的来历,皱眉打量。

    “这是个罗盘。”吴中元认识这东西。

    “貌似是纯金的。”王欣然将罗盘递给了吴中元。

    吴中元伸手接过,入手沉重,确是黄金打造,这个罗盘明显有使用过的痕迹,周边有磨损,但罗盘本身并没有被湖水浸泡过的痕迹,之前应该存在于干燥的环境下。

    在吴中元打量罗盘的同时,王欣然又自背包里拿出了一件器物,拳头大小,四方形,看样子应该是一枚印章。

    王欣然将那印章递给吴中元,“这是谁的印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