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仙墓 第361章 教主

时间:2018-04-03作者:七月雪仙人

    361

    被陆云从悠游困天阵中救出来的那些仙人,猛然间醒悟,他们赶紧盘膝做好,努力的恢复着自身的仙力。

    ……

    “感情是外强中干,吓跑了北宫玄那个怂包之后,就变成软蛋了。”

    化湿天帝看着下方陆云的举动,微微的一怔。

    他已经看到了那十七门副炮的炮口上,都出现了一种要融化的趋势。

    甚至有几座副炮的身上,都浮现出了一丝丝的裂缝,近乎破碎。

    “不过那陆云没有毁掉我的悠游困天阵的阵图,便是对我留手,不愿意与我撕开脸皮。我拓跋劫虽然嗜杀,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化湿天帝拓跋劫身材瘦长,面容白净,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是闪烁着一抹野兽一般的杀性。

    当下,拓跋劫的眼中闪过一抹高昂的战力,看向东林世家的那个玄天果位。

    “东林鄂,我们再打!”

    唰!

    下一刻,拓跋劫手中的长剑一抖,便朝着东林世家的那尊强者东林鄂杀去。

    本来,东林鄂是要去找陆云的麻烦的,毕竟东林世家与陆云也有着深仇大恨。

    可是拓跋劫突然出手,让东林鄂措手不及,只能仓皇应对。

    下方,不少东林世家的仙人,已经渐渐的靠向陆云了。

    “那十七门大炮不能用了,但没说司徒扛着的那门不能用了,你们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呢?”

    陆云晃了晃脑袋。

    轰——

    下一刻,司徒纵肩头的那门副炮之上,闪过一道白色光柱,直接将一个靠近的东林世家的罗天果位轰成碎片。

    东林世家的那些仙人身躯一震,急忙退开。

    半空之上的东林鄂目眦欲裂,口中发出一声声的怒吼,他几次想要朝着陆云杀去,但都被化湿天帝挡下。

    “东林鄂,你的对手是我!”

    拓跋劫大笑着说道:“软蛋,你再轰死几个东林世家的砸碎,宰了东林鄂这个老东西,这里的宝贝咱们平分!”

    “软蛋说谁?”

    陆云诧异的看向拓跋劫。

    “软蛋……妈蛋!你现在不就是软蛋吗!”

    拓跋劫险些上当,忍不住破口大骂。

    陆云耸了耸肩,然后他将炮口对准拓跋劫。

    “你干嘛!”

    拓跋劫脸色一变,他没想到陆云竟然将炮口对准了自己。

    “星魔教是我的。”

    陆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而你却让星魔教损失惨重,所以我要报仇!”

    “啥?你说你是星魔教主!”

    陆云的话音刚落,顿时将所有人都镇住了。

    星魔教,那个两万年前突然出现在仙界的一方魔道宗门,仙界第一魔门……但是现在,陆云却说,星魔教是他的?

    他是星魔教的教主?

    星魔教来历神秘,教内结构也异常繁复,仙界无数势力想要打入星魔教核心,但却并没有人成功。

    打入星魔教的弟子,几乎都成为了星魔教的铁杆,与他们自身的势力断绝关系。也有不少人,则成为了星魔教的奸细,将他们自身的势力卖了。

    但有一点却是真的,没有人知道星魔教的教主是谁。

    而现在,陆云却说星魔教是他的?

    司徒纵也呆住了,他没想到,陆云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说出他与星魔教的关系来。

    “小主成为教主,这岂不是……”

    豁然间,司徒纵的眼睛一亮。

    佐道为王!

    玄州即将成为仙道圣地,佐道圣地,所以陆云需要造势!

    既然星魔教送到了自己的嘴边,陆云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不吃下去!

    哪怕星魔教最终不是陆云的,但陆云也依旧需要这个势!

    陆族与陈族已经废掉,五阴乱神岭本身,更是一个松散的组织。至于图山阁,他们只是一群商人,追求的只是利益。

    所以现在陆云能借的,唯有星魔教的势!

    几乎在同一时间,司徒纵便将陆云的话,通过元神传讯,传回了教内。

    刹那之间,星魔教震动。

    星魔教的五尊巨头更是欣喜若狂。

    “悬空了两万年的星魔教之主,终于有了着落!”

    一尊伟岸的身影不禁哈哈大笑。

    “我一直以为,星魔教之主会由树神大人来担任,却没想到……竟然是小主!”

    一个灵动的女声响起。

    五尊魔道巨头虽然在某些指引之下,开创星魔教,但星魔教却从未有过教主。

    “立刻昭告仙界,便说我星魔教的教主,便是玄州陆云!”

    忽地,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大尊,这恐怕有些不好吧。”

    那个女声有些迟疑的说道:“我星魔教在仙界声名狼藉,小主修为境界还弱,这样贸然昭告仙界,怕是会让小主举世皆敌的。”

    “而且……教中一些不明真相的教众,也会难以臣服。”

    “难道现在小主……教主在仙界的敌人还少吗?”

    那个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教主要的,只是借星魔教的势,来壮他的威。小主成为教主,五阴乱神岭走出来的无数散人,也会渐渐的向我星魔教靠拢。”

    “至于那群小魔崽子,让教主回来收拾他们一通便可。”

    “小主可是魔尊的意志选中的人……”

    这片原本昏暗的虚空,陡然间亮起。

    这是一方巨大的祭坛,祭坛之上,供奉着四尊巨大的棺椁。

    九龙抬棺。

    九头凰棺。

    以及另外两座模糊的雕像。

    ……

    仙界轰动了。

    星魔教突然间对外宣布,玄州之主陆云,便是星魔教的教主!

    然后,便是一阵死一般的沉寂。

    与陆云有仇的各大族群,各大宗门都沉默不语。

    与星魔教有仇的势力同样缄默。

    五阴乱神岭中,传出一声声爽朗的大笑。

    忽然间,绝柳那如同黑玉一般的柳树枝疯狂涌动,将整个五阴乱神岭封锁。

    然后,五阴乱神岭中,便是一片腥风血雨。

    不知道多少打入五阴乱神岭中的奸细,被绝柳绞杀。

    “传我令。”

    忽地,绝柳的声音传来,“五阴乱神岭所属,即日起统统并入星魔教!尊陆云为教主!”

    ……

    拓跋劫与东林鄂诧然的看着陆云,他们当然接到了属下传来的消息。

    没想到,陆云刚刚说完星魔教是他的,外界的星魔教,便宣布陆云为星魔教的教主!

    “莫非他是那五个老东西的私生子?还是那五个老东西合力培养出来的弟子!”

    拓跋劫心思百转。

    东林鄂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的目光有些游移,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怕是星魔教想要借此机会染指玄州吧。”

    东林鄂冷笑。

    这不仅仅是东林鄂的想法,拓跋劫也不禁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染指就染指呗。”

    陆云的脸上满是轻松,不过他的余光却是时不时的扫向那株火梧桐:“反正我玄州大猫小猫就那么三两只,很是缺人呢。”

    陆云的绝大多数手下,都是地狱中的轮回使者,或者阴兵鬼差,玄州虽是仙道圣地,但对他们来说却远不如地狱。

    若非是陆云命令煜影掌控玄州全局的话,煜影早就进入地狱修炼了。

    玄州缺人!

    若是星魔教愿意入住玄州的话,陆云立刻就会当那个甩手掌柜,将玄州的包袱丢给星魔教。

    陆云的想法,只是借助玄州,来发扬摸金一脉而已。

    将星魔教直接改造成摸金门或者摸金教的话,也会让陆云省下不少精力的。

    陆云喜欢的是自由自在,而不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

    “好了!”

    蓦然间,陆云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那并不存在的尘土。

    然后他稍稍的侧了一步,将卿寒的身躯隐隐间挡在身后,卿寒可是大道之花下的少年道尊,许多人明地里是针对陆云,但暗地中,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在卿寒的身上。

    躲在暗中的卿云鹤与沧海成风两人,则是一脸茫然的对视着,他们的脑袋都有点混乱,为何事情会突然间变成这样。

    好好的一个陆云,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星魔教的教主呢?

    “我,星魔教教主。”

    陆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身份,地位我都有了,实力……”

    陆云扫了一眼司徒纵。

    司徒纵急忙挺直腰板,正了正抗在身上那门副炮,对准了天空之上的两大至尊级强者。

    “现在,有资格与你们正面对话了吗?”

    陆云仰着脖子,看着天空之上的两人,开口问道。

    “资格?”

    东林鄂冷笑道:“现在的你,依旧是一只虫子,我想要踩死你,不费吹灰之力。”

    “是吗?”

    陆云的身边,那隐去的十七道身影,缓缓的走出,他们的肩膀上,依旧扛着十八门副炮。

    “你那些仿造战争仙器炼制成的‘禁忌仙器’,方才已经全力发挥过一次,现在还能再用吗?”

    东林鄂嗤笑。

    但是下一刻,他的表情凝固了。

    十八门副炮,同时亮起,恐怖的仙灵之气的波动,在其上不断的酝酿着。

    “带着东林世家的人,滚出这里……或者你现在杀了我,然后再被我的仙器打成重伤,最后死在龙墓里。”

    陆云仰着脖子,脸上满是倔傲。

    “再或者你侥幸逃出龙墓,然后再被我家老祖宗与我星魔教的教徒追杀。”

    唰!

    东林鄂的脸上,冷汗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他不敢赌。

    他眼中那十八门接近破碎的‘禁忌仙器’,纵然无法要了他的命,但也能够将打成重伤。

    这里可是龙墓,一旦受到重伤,那可就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方才北宫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不得不退出此地。

    没想到,转眼间就轮到他东林鄂了。

    东林鄂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火梧桐,眼中闪过一抹不甘。

    “走!”

    下一刻,东林鄂的嘴角闪过一抹阴冷,他一把卷起地上的东林世家仙人,同样离开了这里。

    “够狠!”

    见到那十八个黑洞洞的炮口又对准了自己,拓跋劫眼中闪过一抹诧然,然后他将悠游困天阵的阵图收起,带着化湿天庭的人离去。

    三大顶尖强者,带着他们的门人离去,这里的仙人,也一下子去了半数以上。

    “其实我不愿意大开杀戒的,所以你们必须得滚。”

    陆云的眼中,闪过两道黑色的火光。

    见到化湿天帝都被陆云逼退,这里的其他仙人更是不敢多留,纷纷落荒而逃。

    宝物惹人眼红,但是相比之下,性命却更加重要。

    见到最后一个仙人逃离此处,陆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你们也滚!!!”

    蓦然间,陆云回头,朝着那些被他救下的仙人咆哮道。

    这一刻,终于有人意识到了不对。

    “发生了什么?”

    相柳汀脸色一变,他开口问道。

    “滚!!!”

    陆云的口中,发出一声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不然,都死!”

    “快走!”

    相柳汀等人的脸色一变……这一刻,他们已经从陆云的语境里听出来,那‘都死’二字,并不是陆云要大开杀戒。

    而是这里存在着某种恐怖的存在,要让他们死!

    陆云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纯黑色,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火梧桐。

    “卿云鹤,沧海成风,你们两个不想死的,就滚出这里!”然后,十七尊炮口,又对准了卿云鹤与沧海成风藏身的地方。

    两人无奈一笑,齐齐离去。

    “卿寒……”

    忽地,陆云的语气缓和下来。

    “我不走。”

    卿寒摇了摇头,“你若是死了,我便让整个仙界,整个大千世界为你陪葬。”

    卿寒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陆云死了,卿寒也会随他而去,到时候,他体内的毒咒就会爆发……到时候,可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我也不走,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教主之前。”

    司徒纵的目光坚定,然后他一脚将司徒赟踹了出去。

    一些仙人并未走远,他们依旧在这片开阔地之外观望着,他们见到此刻陆云的表情,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悠游困天阵图,封锁这里。”

    陆云低下头,然后呢喃着说道。

    躲在暗中准备伺机抢夺火梧桐的拓跋劫,脸色一变,他一招手,那被他收走的悠游困天阵,重新浮现。

    大阵阵图徐徐开启,将这片虚空封锁。

    “他究竟发现了什么?”

    拓跋劫喃喃的说道。

    ……

    “你们留在这里,别动,千万别动……你们不死,我还有机会,你们若是死了,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陆云的语言中,带上了一点轻轻的颤抖。

    卿寒的嘴唇动了动,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陆云手中的风水罗盘上。

    风水罗盘上的三重指针,同时指向那颗火梧桐。

    在风水罗盘的第二层,定吉凶那一层上,浮现出一个血淋淋的词汇。

    大凶。

    未等卿寒说话,陆云已经转身,走向了那株火梧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