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一二节 监视者

时间:2018-05-25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真是这样吗?”谢浩然的声音很轻,其中有种令人畏惧的冰冷成分:“谢振国,隶属五五三集团军,步兵三十二师侦查大队上尉排长。”

    顾钊缓缓转过身,用略带惊讶的目光注视着谢浩然:“小浩,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些事情?”

    “我知道的事情还不止这些。”

    谢浩然把右手伸进衣服内袋,从里面拿出一个很大的,鼓鼓囊囊的牛皮纸信封,摆在桌面上,朝着顾钊推了过去。

    打开信封,把里面东西倒出来的时候,顾钊再一次怔住了。

    全是折叠起来的信纸,还有照片。

    谢浩然把母亲留给自己的那个黒木匣子倒空了,把里面的所有双亲遗物都带过来。

    顾钊一样样拿起,看得很认真,非常仔细。

    他知道杨桂花和谢振国肯定会给谢浩然留下一些东西。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谢振国留下的遗物竟然如此之多,清清楚楚解释了谢浩然的身世。

    “没想到老谢居然给你留下了这些……”顾钊眼睛里充满了感慨:“当年我就劝过他,做人不要那么固执。如果他当时能听得进去,哪怕只是几句话,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谢浩然平静的继续着刚才的问题:“顾叔叔,我爸爸是怎么死的?”

    顾钊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言语内容却没有变化:“我不是说了嘛,他是个英雄,是战死……”

    谢浩然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以前的十四集团军就是现在的五五三集团军。我查过资料,无论师级还是军级的烈士档案里,都没有我爸爸的资料。除了“谢振国”这个名字,一切都是空的。”

    顾钊反应很快:“谁帮你查的?”

    谢浩然的声音非常低沉:“我有我的朋友,也有我自己的关系。这些事情,不劳顾叔叔你操心。”

    最后一句话,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尊敬和礼节。

    顾钊坐直身子,表情很是复杂:“小浩,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够参与的。”

    他从桌上拿起一份谢振国留下的遗书,用手指点了点,耐心劝道:“你爸爸之所以给你留下这个,就是为了让你更好的生活,让你在学习方面产生更大的动力。多想想好的方面,多想想你的责任。你现在的任务是搞好学习,以后长大了,工作了,甚至结婚、生子,等到合适的时候,我自然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忽然,谢浩然毫无预兆地笑了起来。

    “燕京谢家……顾叔叔,你是在担心那些人?还是……你本来就是跟他们一伙的?”

    顾钊眼中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他收起流露在身体表面的柔软与温和,整个人仿佛受到刺激,瞬间变得坚硬紧绷。在无比煎熬的沉默中注视了谢浩然近五秒钟,他发出低沉的声音。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笑意逐渐淡化,一股令人畏惧的平静与冰冷,正从谢浩然身上释放出来。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我对母亲的印象不深,因为她去世的时候我丝毫没有“人死入土”的概念,也不明白什么叫做亲人离去的悲伤。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那就是母亲的丧事,前前后后,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顾叔叔你一手操办。在殡仪馆里的遗体告别仪式,在火化场里的送别。你陪着我,抱着骨灰盒,打着伞,一路走了很远。”

    “顾叔叔你做得是如此细致,如此体贴。从购买墓地到带着我烧纸焚香,最后开车我送回家,我全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母亲姓杨,除了那个处心积虑想要杀我谋夺拆迁款的二姨杨正菊,杨家就只有一个大姨杨秀英。她早年嫁到外地,我妈死的时候,她回来看过。呵呵!在丧事方面,杨家的亲人没有拿过一分钱,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从开始到结束,全部都是顾叔叔你一个人在打理。”

    顾钊听出了谢浩然的画外音,皱起眉头道:“老谢是我的战友。我必须照顾他的家人。”

    谢浩然没有理会顾钊的解释。他继续用平静的语调阐述事实。

    “华锋小学是重点学校,当时我上的是尖子班,有整个学校里教学能力最强的老师。那时候三旗村还没有拆迁,按照户口划片,我对应的学校应该是滨阳小学。虽说华峰小学距离三旗村不远,但是隔着一条街,划区的时候,三旗村也就不在这个范围。具体差别,我也是后来才明白。我问了很多人,也查过当年我的入学资料。按照当年的市场价,如果低于两万块钱,或者过硬的关系,我根本不可能进入华峰小学念书。”

    “母亲给我留下了一大笔钱。整整十万块。这是很多年前的十万,光是靠着银行利息,我已经足够日常花费。我去民政部门查过,就算是烈士,当年的抚恤金也没有这么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有人在我母亲遗留的银行账号上存了这些。”

    “还有就是七十二中学。我小学毕业的成绩并不好,最多只能算是中等。以我当时的考分,绝对进不了七十二中。然而事情就是这么神奇,我进去了,而且分在教学质量最好的一个班。”

    看着神情丝毫没有变化的顾钊,谢浩然用力搓着双手:“我想问的的,所有这一切,是顾叔叔你自己……还是站在你后面那些人的授意?”

    顾钊没有说话,但是僵硬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沉默了很久,他缓缓张开口:“你觉得呢?”

    “我认为是后者。”

    谢浩然用锐利目光捕捉着顾钊身上的每一丝变化:“我理解战友之间的深厚友谊,也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好人。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顾叔叔你对战友家属的照顾实在是无微不至。”

    顾钊紧张的神情略有缓和:“我当年跟你爸爸在一个连队,照顾你们母子也是应该的。”

    谢浩然再次笑了,笑容非常诡异:“可是我爸爸在遗书里没有提到过你,一次也没有。如果真是关系亲厚,遗书内容肯定不是现在我看到的这样。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也是绝对正确的解释:你是被安排过来照顾我,或者应该说是监视。”

    顾钊脸上的神情一直在彼岸话。他不再坚决,也没有最初的那种强硬。随着谢浩然说完最后几个字,顾钊整个人都变得松缓下来。仿佛大脑失去了肾上腺素刺激,陷入了疲乏困顿的劳累期。

    “小浩……你比你爸爸聪明多了。”

    顾钊的声音里充满感慨:“要是当年你爸爸有你一半的聪明,事情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谢浩然松开握在一起的手,认真地问:“顾叔叔,你站在哪一边?”

    顾钊听懂了他的意思:“你是说你爸和你妈……我指的是苏夜青那件事情。”

    谢浩然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激动:“你认识我妈妈?”

    顾钊摇摇头:“不认识。我只是听过这个名字,知道她是你的亲生母亲。在你爸爸和你妈妈这件事情上,我是个旁观者,没有话语权,也不会发表评论。”

    谢浩然仍然盯着顾钊,问题直指核心:“你到底是谁?”

    顾钊为人老成,他苦笑着摇摇头:“你还小,这些事情不到你探听知道的时候。小浩啊!别想那么多了,该上学就上学,该生活就生活。等到你成年,我会把所有事情……”

    “我等不了那么久。”

    谢浩然同样也在摇头:“我下个月要参加全国高考,我报考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燕京大学。”

    这消息完全出乎顾钊的意料之外,他不由得失声道:“你说什么?参加高考?小浩,你去年才进的七十二中,今年只是高一啊!”

    谢浩然简单地解释:“我向教育局申请跳级,上面已经批准了。”

    顾钊瞪大了双眼:“跳级?”

    他很清楚这种事情有多么困难。可是谢浩然并未给予想象中的“我在开玩笑”之类的回复。他点点头,无论表情还是目光,都充满了肯定。

    “我有绝对把握可以考上燕京大学。再有几个月,我就会离开昭明。爸爸在遗书里交代过,要我回燕京谢家,找那些人,一个一个算账。”

    听到这里,顾钊想也不想张口就说:“你爸爸对当年的事情误会很深。小浩,听叔叔一句话,不要……”

    谢浩然再次将他打断:“顾叔叔,你是谢家派来的人?”

    没有回答,没有声音。

    踌躇的表情出现在顾钊脸上。

    在沉默中度过了近半分钟,他缓缓点头。

    “我曾经是你爷爷身边的警卫员。自卫反击战的时候,被派到你父亲的那个连队。”顾钊说话的声音很轻,表情却很凝重。

    谢浩然似笑非笑地问:“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监视我爸爸?”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得明白,你爸爸……毕竟是你爷爷的儿子啊!”

    顾钊陷入了对以往的回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