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二十节 安全第一

时间:2018-05-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是从那个时候,谢浩然断定:孩子有问题。

    婴儿还活着,的确是睡着。呼吸微弱,却可以被感知敏锐的谢浩然察觉。虽然没有确切的把握,但至少有七成把握,这对男女极有可能是人口贩子。

    至于铺位被霸占的事情,只是一个幌子。有了这个作为借口,谢浩然存心要把事情闹大,闹开。所以毫不客气抓住壮汉的脖子,差点儿被把对方活活掐死。

    接下来的事情,印证了谢浩然的推测。无论壮汉被打得多惨,无论那几记耳光从女人嘴里抽落了多少颗牙齿,她自始至终也没有说过“报警”两个字,也没有流露出想要从警察那里求得帮助的意思。直到现在,围观者叫来了乘警,她仍然畏畏缩缩,死死抱住襁褓,强忍痛苦,半低着头,透过额前垂落的长发,恶狠狠盯着谢浩然。

    列车长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两名乘警也牢牢守住车厢侧面的通道,如临大敌。乘务员在旁边用通话器呼叫,很快过来了更多的乘警。

    “你怎么把他们打得这么惨?”

    列车长对谢浩然已经消除了大部分敌意,他皱着眉头,视线在倒在床上浑身瘫软的壮汉身上不断扫视,又转头看看单手死死捂住腿脚,一直在低声哀嚎的女人,然后示意一名乘警从女人手上把襁褓接过来,转身对谢浩然说:“你可真狠,连骨头都打断了。”

    女人的左腿明显变形,膝盖以下的部位出现了弧度。她穿着黑色紧身裤,那段小腿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号钝角,说不出的怪异。

    谢浩然脸上露出惊讶,他摊开双手,做出一副无辜表情:“我的确揍了他们,但是下手不重,怎么会说是打断了骨头?”

    列车长指着女人弯曲的腿脚,严肃地低声道:“你自己看看,还不承认吗?”

    谢浩然的表情有些发急:“她本来就是那个样子,不相信你让她站起来走几步。”

    列车长没有争辩。这个时候,乘警已经控制住局面: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壮汉被拉起来,女人也被乘警劝说着站起,襁褓交到站在侧后位置一名女乘务员手上。

    奇迹就这样发生了:胖女人的那条腿虽然明显变形,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正常走动。最多只是两条腿长度不一,使得脚步看上去一瘸一拐,但她显然感觉不到疼痛,用不着别人搀扶。

    女人愣住了。

    对面床铺上玩手机的中年男子愣住了。

    好几个站在附近的围观者也愣住了。

    他们可是比乘警来得更早,清清楚楚看见谢浩然抬起脚,狠狠踢在女人的小腿上,发出清晰响亮的“咔嚓”声。

    难道我听错了,她的骨头没有断?

    壮汉也恢复了少许精神,他活动了一下身子,发现之前痛彻骨髓的可怕感觉已经消失,喉咙有些不舒服,那是因为被掐了太久。下意识摸了摸胸部,没有骨头断裂的触感,也感觉不到那里传来疼痛。

    列车长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他指挥着乘警和乘务员,冲着谢浩然挥了挥手:“走吧!别在这里惊扰其他人,有什么问题,到后面去说。”

    谢浩然点点头,随即侧过身子,指着对面坐在床铺上玩手机的中年男子,认真地说:“还有他,这个人跟他们是一伙的。”

    列车长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

    谢浩然回答得理直气壮:“在上一个站停车的时候,我下去买吃的。回来以后就发现他们聚在一起。那女的要我换床,他也在旁边帮腔。我不答应,就吵了起来。”

    中年男人怔住了,脸上随即一片急怒,连声嚷道:“不,不是这样的。你,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谢浩然偏过头,在列车长和其他人看不到的位置,冲着满面惊怒的中年男人露出邪恶阴森的笑脸:“这种事情你一个人说了不算。问问上下铺的人,还有隔壁的人,看看我有没有撒谎?”

    这趟列车很空,谢浩然床铺这边的上铺,还有对面的中铺都有乘客。被他这么一说,围观者要么点头,要么出声符合。

    “他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

    “他是从省城那边就上的车,一直坐在这里。上个站是高庄,他下去买了点儿东西,那女的和男的上来就坐了他的位置,结果吵了起来。我下边这男的一直帮着那女人说话,听起来,他们应该认识。”

    “我在隔壁也听见了,就是这样……”

    中年男人脸上的愤怒很快变成了恐惧。他很清楚,之前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成为了谢浩然手中的武器。

    他与谢浩然之间其实没有仇怨,纯粹只是看不惯,不喜欢,非常讨厌这个在列车上遇到的陌生人。

    原因很简单:谢浩然上车以后就没有说过话,躺在床上一言不发。然而事情就是如此神奇,很普通,很正常的行为,在中年男人眼里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挑衅。

    大家都是乘客,应该相互攀谈,聊聊天,活跃一下气氛才对。

    我不喜欢像你这种冷漠无趣的家伙。

    还有就是霸占你床铺的壮汉很凶,胖女人看起来也很凶。明哲保身是硬道理,所以当他们问起“这里有没有人”的时候,中年男子想也不想张口就答“没人”。

    有麻烦才会产生冲突,看着双方因为床铺问题吵架,是一种很不错的消遣。反正不关我的事,端着一杯茶,舒舒服服坐着,无聊的时间很容易就能打发过去。

    中年男人万万没有想到就因为这个,谢浩然把自己也拉了进去。他不由得连声尖叫起来:“我不认识他们,我真不认识他们啊!”

    列车长走过去,看了一眼满面惊慌的中年男人,冷冷地说:“起来,带着你的东西跟我走。”

    这里不是处理事情的地方,谢浩然等人很快被带进了位于列车后部的宿营车厢。

    襁褓里的婴儿无论怎么摇晃都不会醒。列车长叫来了随车医生,很快确定孩子是被喂了安眠药。检查各人车票证件,壮汉和胖女人无法证明是孩子父母。看到这种情况,两个人直接被乘警带走,隔离审问。顽抗心理肯定存在,短时间内他们也不会张口。不过事态已经基本明朗,无论乘警、乘务员还是列车长,全都不自觉的消除了对谢浩然的敌意,把他看做是勇斗犯罪分子的英雄。

    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燕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给事件结束加上了完美句号。

    “真没想到,你就是今年高考的全国状元。”

    “我在手机新闻上看了,你整整考了八百的满分,了不起!”

    “你瞧瞧人家,从高一跳级参加高考。你说这孩子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实在太厉害了。”

    惯性思维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当太多证据表明某个人站在正义面的时候,他的行为语言都会成倍放大,所作所为也会成为光辉正义行动指南。谢浩然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那个玩手机的中年男人在众人眼里已经被当做人口贩子同伙,就算事情到了最后,他被证明与此无关,却要花费大量时间,消耗大量精力。

    谢浩然的报复心理很强。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很正常。谁让你要招惹我?为什么你就不能站在公平的角度看待问题?既然你要故意制造事端,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看热闹,我就让麻烦扩散,牢牢罩在你身上。

    有人拿着笔记本找谢浩然签名。

    列车长微笑着给他递来一瓶饮料。

    一个年轻的女乘务员凑过来,用手机拍照,与他合影。

    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不是每天都能遇到全国高考状元在列车抓贼。虽说这是一个英雄价值被拜金主义攻击得大幅度下降,很多学校在讲解人生价值观的时候,用巴菲特与乔布斯取代***、***,很多东西被曲解得面目全非的时代,可是在大多数人心里,有些东西是永远值得尊敬,很难被金钱取代的。

    在泽州下车的时候,车站派出所已经有人在站台上等候。壮汉和胖女人戴着手铐,被乘警从车厢里带下来。中年男人也是同样待遇,他脸上全是惶恐,看到被列车长礼送下来的谢浩然,眼睛里顿时冒出火光,又惊又怒。

    谢浩然冲着他笑笑,对列车长等人挥手告别,转身离去。

    壮汉的肋骨断了四根,粉碎性骨折,每一根的碎裂长度均超过三厘米。

    胖女人的那条腿算是废了,整条胫骨结构被破坏,再高明的医生也接不起来。

    灵能是一种神奇的物质,只要修炼境界足够强大,就能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灵能悄悄输入身体。谢浩然输入壮汉和胖女人体内的灵能不多,却足够维持断裂的骨骼短时间内保持完整,可以正常行走,活动自如。

    胖女人腿脚外观上的形状变化,谢浩然就无能为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