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二一节 外婆

时间:2018-05-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畸形,只要不影响胖女人活动,就没人会对此在意。

    贩卖人口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犯罪,而是一种罪恶。

    如果可能的话,谢浩然真的很想当场把壮汉活活捏死,把胖女人那颗丑陋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下来。

    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强行掰断壮汉肋骨,踢碎胖女人腿骨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出手过重。就算对方是万恶不赦的人口贩子,自己的行为也超出了法律认可的“正当防卫”极限。

    输入对方体内的灵能可以让他们在三个多月时间里行动自如。等到灵能散溢消失,被强行维持的粉碎骨骼自然就会崩溃。到时候,无论如何扯不到谢浩然身上。

    他已经不是当初被二姨杨正菊叫人推倒房屋,即便被活埋,也在懵懂中显出弱小的少年。

    在清凉山顶面对白色凶虎产生的畏惧,无时无刻不在谢浩然心里盘旋。

    他告诫自己必须变得强大。

    就算短时间内无法拥有超越一切的实力,就必须变得聪明。狡诈与狡猾其实不能算是贬义词,具体要看用在什么时候,具体对付什么人。

    ……

    下了出租车,对照着父亲遗书上留下的地址,谢浩然走进了弯弯曲曲的弄堂。

    这是一个有着久远年代特征的居民小区。

    红砖房外部墙面斑斑驳驳,贴满了老军医老中医妙手回春的经年广告。纸面脏得不成样子,如果不是黑色印刷字体在肮脏纸面上顽强维持本来形状,恐怕就连经验丰富的文字大师也难以辨别。代做学历、印章、证书的广告占据面积不大,却数量众多。就像两军对垒,老中医被铺天盖地的证书广告全面围剿,只剩下几块巴掌大小的地盘,奄奄一息,苟延残喘。

    为您服务,下水道疏通,电路维修,换纱窗,换菜刀,电话号码叉叉圈圈,转圈圈叉叉。

    高薪诚聘酒店前台礼仪工作人员,男性,外貌英俊,款型有特点,一经聘用,月工资两万起底。联系人,张先生……

    诸如此类的广告在城市其它地方也能看见,但是数量绝对没有这么多。

    这里太偏僻了,城市文明建设总有死角,也有被遗忘的地方。

    从外面很难看出这些红砖房是三层小楼结构。大量加盖部分遮挡了视线,老旧的波形瓦占据沿着外墙中部全面铺开,挡住了街道,占据了相当一部分面积。就在这些违章建筑的下面,是肮脏发臭的水沟,是被无数鞋底踩得面目全非,很长时间无人打扫的街道。苍蝇像轰炸机一样在空中“嗡嗡”乱飞,半敞开的玻璃橱柜里摆着熟食。有卤水大肠、表面发黑的牛肉、配上大量辣椒,只是闻起来气味有些怪异的麻辣鸡丁,旁边油锅里炸着土豆块,油的颜色很黑,与墨汁没什么区别。

    这里是一个菜市场。从外面看,应该有一道围墙把居民区与街道分隔开来。可是等到谢浩然走进去,才发现围墙已被拆除,被一间间临时铺面取代。臭气、喧嚣的人声、横流的污水,肆无忌惮冲进院子,在狭窄空间与炎热空气中肆意飘荡。

    一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斑驳的红漆木门,下面被污水泡得发胀,门板明显变形。窗户上只剩下两块全是灰尘的玻璃,其余部分要么钉着木板,要么用暗黄色厚纸板挡住。

    谢浩然有些疑惑。

    这种地方能住人吗?

    在他的印象当中,拆迁前的三旗村已经很穷了。可即便如此,村里的房子也能保持独门独户,无论采光还是通风,都要优于眼前这间破屋。

    他感觉心脏没来由的一阵抽紧:这就是我外公外婆居住的地方?

    走上前,本想抬手敲门,却不想手指关节刚落在门板表面,那扇弯曲破烂的门“吱呀”一下朝着里面敞开,扑面而来一股带有馊味和霉味的空气。

    谢浩然僵在原地,沉默片刻,冲着光线阴暗的屋子里喊道:“请问,有人在家吗?”

    现在是下午三点二十二分,正是阳光明媚的时候。

    “谁啊?”

    屋子里传来回应,随即听见悉悉索索的缓慢脚步声,等待了大约五秒钟,一个杵着拐杖,身材矮小,佝偻着背的老妇人,出现在谢浩然面前。

    她实在是很老了。脸上密密麻麻全是皱纹,皮肤颜色很黑,太多的斑点在面颊与眼角聚集,形成一片片大小不一的暗色团块。茶色短袖衬衫款式老旧,从领口凸露出来的锁骨非常明显,表面覆盖着松散干枯的皮肤。头发稀少,残存部分趋于灰色与白色之间,手里那根拐杖充当着支撑身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她的双手握得很紧,脚步有些虚浮,整个人看上去很弱,仿佛随时可能摔倒。

    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强烈的亲近感从谢浩然身体里油然而生。

    他不认识这个老妇人,连见都没有见过。

    强忍住激动,他认真地问:“请问,方芮是住在这里吗?”

    那是外婆的名字。

    老妇人虽然上了年纪,耳朵却听得很清楚。她双手握住拐杖,戒备神情很自然的浮现在脸上。打量着谢浩然,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就是方芮,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谢浩然听见自己的嗓音明显在变化,有些微微的抖动:“您……是不是有个女儿,名字叫做苏夜青?”

    那是妈妈的名字。

    老妇人愣住了,一股无法言语的悲凉在面部皱纹之间弥漫开来。小心谨慎的神情彻底消失,声音也变得森冷,仿佛站在面前的谢浩然早已认识,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夜青已经去世那么多年……怎么,你们还是不愿意放过她?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谢浩然听不懂这些话的意思,也不明白老妇人究竟在说什么。这一刻,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名字对上就好。

    他跨步上前,非常突然地握住老妇人的手,声音里充满激动:“外婆……我……我是谢浩然。”

    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叫做“亲情”。

    就算是从未谋面的亲人,在偶遇的时候总会产生出奇妙的连带感。这种情况不是随时随地都会产生,但的确出现过,非常真实。

    先是确定“方芮”这个名字,然后是苏夜青。双重对应,老妇人的身份也就不会有假。

    她很迷惑,眼睛里闪烁着不知所措的光。嘴里喃喃自语:“你,你叫我什么?谢浩然……我,我不认识你啊!”

    谢浩然没有解释。上了年纪的老人思维会变得困顿,很多曾经深埋在记忆深处的东西想要重新挖掘,需要时间。仓促急忙的解释只会让事情变糟,人已经找到了,他有耐心等待着外婆回忆,在脑海里寻找关于自己的信息。

    “谢浩然……”

    “你……你姓谢?”

    “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想起来了,你是小浩……你是我的孙子!”

    “哐啷!”拐杖从手里松开,掉在地上。双手在颤抖与激动中上移,同时也被谢浩然握着,没有失去平衡,就这样抖抖索索摸上他的脸,在光滑的皮肤表面来回摩挲,感受着那股年轻人特有的身体热度。

    潜意识当中的警惕仍然存在,再强烈的激动也无法将其代替。方芮难以置信看着比自己高出太多的谢浩然,接连发出失声的问话:“你……你真是小浩?真是我的孙子?”

    很多事情无法用语言进行解释。谢浩然松开手,解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张老旧的黑白相片,递到方芮面前。

    那是父亲与妈妈年轻时候的合影。

    方芮一眼就认出照片上的女儿。

    她拿着照片,举高,张大了嘴,目光在照片与谢浩然面孔之间来回扫视着。她要把一切都看清楚,仔细辨认眼睛、鼻子、嘴唇、脸型等等所有特征。直到最后,终于确定,一切都是真的,站在面前的谢浩然,的确是自己的亲人。

    抱头痛哭,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激动。

    一股灵能在毫无察觉情况下悄悄注入了方芮体内。外婆的身体太弱了,突然之间的强烈情绪支配下,极有可能导致中风,或者心肌梗塞。谢浩然不想看到那种情况,也不愿意重逢喜剧变成死亡悲剧。

    现在是上班时间,楼上楼下的人不多,谢浩然与方芮之间的谈话无人注意。

    “来,快进来,让外婆好好看看。”

    方芮把谢浩然手腕牢牢抓住,仿佛他随时可能从面前溜走。身形佝偻的老妇人占据了主动权,一直把他带进屋子,在椅子上坐下。

    房间很小,结构一看就是早年间的老旧设计。分成里外两间屋子,中间有一条过道,面积大约在二十平米左右。看挂在墙上的门帘,应该是把整间屋子分成三部分使用。

    家具很破旧,很简单,重要的是数量不错。除了必不可少的桌椅板凳,只有两张床。大量杂物堆积在屋角,有成捆的旧抹布,还有很多拆开边线,被捆在一起的厚纸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