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二二节 当年旧事

时间:2018-05-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方芮兴致很高,拉着谢浩然的手一直不肯放开,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小浩啊!那么多年了,外婆从没想过还能见到你。”

    “你在昭明过得好吗?”

    “你这次来泽州,打算呆多久啊?”

    她很慈祥,眼睛里全是长辈对孙子的疼爱。手上的皮肤虽然又皱又枯,可是从头发表面轻轻抚过的时候,谢浩然总会有种舒服的感觉。

    “我考上大学了。下个月就得去燕京报道。”

    谢浩然简单解释着,然后问:“外公呢?怎么没看见他?”

    方芮的手僵住了,一股悲凉缓缓出现在她苍老的脸上。没有说话,双手撑住椅子,谢浩然连忙将她扶住,就这样搀着,慢慢走进里屋。

    那里摆着一个破旧的壁橱,最上层的台面有一个小香炉。墙上挂着一张遗像,照片上的老人精神矍铄,面带微笑,干瘦的面孔显出几分书卷气。

    壁橱上层有一个骨灰坛子,前面是一块二十多公分高的灵牌。上面写着“亡夫苏淳之位”。

    方芮的声音很平静:“给你外公上柱香吧!他临死的时候,一直念着说要见见你。还说让我们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昭明,把你带回来。”

    一捆细细的红香摆在壁橱侧面。谢浩然伸手拿出三支,却被外婆从旁边抬手挡住,声音有些低沉:“小浩,一炷香就够了,别用那么多。香……很贵的。”

    想想这里的居住环境,再看看房间里的摆设,谢浩然点点头,只拿了一支香。点燃,对着外公遗像恭恭敬敬连拜三次,插进香炉。

    扶着外婆走回外间,看着她在椅子上坐下,谢浩然认真地问:“外婆,家里的其他人呢?”

    父亲在遗书上说过,泽州这边的亲戚除了外公外婆,还有妈妈的两个姐姐,也就是自己应该叫做“大姑”和“二姑”的人。

    方芮的表情很慈祥:“你大姑姑住的远,跟我们这里是两个方向。等周末吧!我让你二姑姑带你去看看她。夜灵和夜青小时候感情很好,知道你来了,一定很高兴。”

    谢浩然很聪明:“二姑姑也住在这儿?”

    方芮点点头:“她上班去了,要晚些时候才能回来。”

    停顿了一下,方芮欲言又止,她布满皱纹的眼角微微颤动着,想了想,认真地问:“小浩,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在昭明……过得怎么样?”

    这种时候不适合提起以往的遭遇,谢浩然努力使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很阳光,令人愉悦:“我很好。妈妈……就是我的养母,她对我很好。”

    方芮点点头:“我知道你爸爸后来娶的那个女人。杨桂花……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她很不错,很善良。要是没有她,你也不可能长这么大。”

    谢浩然说出了一直觉得困扰的问题:“外婆,你们怎么一直不去昭明看我?”

    这让他觉得很困惑。

    很久以来,谢浩然一直认为除了三旗村的二姨杨正菊,还有远在外地的大姨,自己就再没有任何亲戚。如果不是找到了父亲的遗书,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外公外婆在泽州,还有两个从未谋面的姑姑。

    长辈的后辈的疼爱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这种关心爱护对谢浩然来说,已经成为非常难得的享受。从幼年时代至今,他一次也没有得到过。

    方芮苍老的脸上神情有些凝固。良久,她叹了口气:“不是我们不想去看你,而是……实在没有办法。”

    谢浩然不明就里,等待着外婆后面的话。

    “你姓谢!”

    方芮声音压得有些低,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你的爷爷在燕京……其实,当初我和你外公就不赞成你爸爸和你妈妈的婚事。”

    谢浩然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方芮苦笑道:“你外公一辈子教书,我也在学校里工作,咱们家算得上是书香门第。都说新社会提倡自由恋爱,讲究两情相悦。但是……门当户对,真的很重要。”

    联想到父亲留下的遗书,谢浩然默默点着头。

    方芮爱怜地看着谢浩然,柔声道:“你还小,好多事情都不懂。小浩,你能来到这里看看外婆,我已经很知足了。你和你爸爸很像,也像夜青。你注定了是要做大事的人,外婆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她不再对这个问题作出解释。谢浩然也没有问。一味强硬不是好事情,何况对方还是自己至亲的外婆。反正要在泽州逗留很长时间,不急于刚见面就把事情弄个明明白白。

    就这样陪着她,打开窗户,让阳光照进来。很热,谢浩然找了把扇子,坐在外婆旁边给她扇凉。

    外面的菜市场虽说不太干净,水果之类的东西却没有问题。出去买了一个西瓜,几斤葡萄,在水龙头下面清洗干净。葡萄装盆,西瓜用菜刀切开。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谢浩然运起功力,将盆里清水凝结成冰,然后切碎,在西瓜下面镇着。等到端出来,编了个借口,说是买西瓜的时候,卖瓜人送的。

    屋子里没有冰箱,没有洗衣机,只有一台很老的电视。屏幕是外凸式样,不是市面上常见的平面直角。

    方芮一再说着“别浪费钱,奶奶不缺吃的”。可是谢浩然把西瓜送过去的时候,她没有拒绝。吃得很开心,脸上全是满足的表情。

    看着外婆吐瓜子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这并非戏谑,而是一种时间与经历的沉淀。她吃得很慢,非常仔细把黑色瓜子吐在手心里,装在碗里。瓜子经过挑选,只有个大黑色的才要。外婆说,吃完西瓜,洗干净利,放进锅里炒炒,会很香,很脆。

    谢浩然走到外面,在屋檐下面长长呼了口气,拿出手机,拨通贺明明的号码。接通后,张口就问:“昭明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洛底虽然距离清凉山很近,却毕竟是边境城市,各种条件无法与昭明这个滇南省会相比。青灵集团需要尽快打开局面,就必须在昭明设置办事处,以及相关的运营机构。

    贺明明软糯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差不多了。王总给我们提供了场地,何老板那边也带着我看了几处铺面,正在谈着购买的事情。”

    “如果人手不够,就从洛底那边叫人过去。”谢浩然加重了语气:“暂时把你手上的事情放一放,交给他们处理。”

    贺明明听懂了他的意思:“怎么,你要我去泽州?”

    谢浩然“唔”了一声:“尽快过来。”

    贺明明没有问具体原因:“好的,我现在就订机票和火车票。正常的话,应该明天到。”

    她是一个聪明且忠心的下属,这也是谢浩然愿意把贺明明带在身边,两个人关系亲近的原因。

    日头渐渐偏西,院子里的人多了起来。

    “哟,老方,家里来客人了?”

    “这是我孙子,从昭明大老远过来看我。”

    “没听说过你们家在昭明那边有亲戚啊?”

    “呵呵!那是以前没告诉过你,现在知道也不迟啊!”

    外婆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光彩,谢浩然把椅子搬到外面的阴凉位置,方芮坐在那里,每逢有人问起,她就会面带微笑做出回答。

    谢浩然有着被爱护着的感觉,很舒服。就像一棵参天大树在身边,随时可以依靠。

    这是两幢相互对立的小楼。院子里的空间狭窄,楼上楼下很快就传来各种响声:脚步、锅碗瓢盆、冲洗、凳子与地面的碰撞、或大或小的说话……总之,墙壁隔音效果很糟糕,站在这边,甚至可以听见隔壁有人在脱衣服。只是当你脑子里冒出美妙幻影,浮想联翩的时候,说不定隔壁门就开了,走出来一个彪悍魁梧,腮帮上布满浓密胡须的精壮汉子。

    远远的,一个瘦小的身影走进了院子。

    那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眼睛很大,长发用最简单的方式扎在脑后。虽然瘦,皮肤却很白。红白的运动衫估计是校服,过于宽敞,显然不是对应的尺码。她背着沉重的书包,额头上全是汗。

    “外婆,你怎么坐在这儿?”

    看到坐在屋檐底下的方芮,女孩有些意外。印象当中,外婆每天都会呆在屋子里,很少出来。她的目光随即落到站在方芮旁边的谢浩然身上。这个年轻人给她的感觉很阳光,只是高大身材令人有些畏惧,而且还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视线与谢浩然碰撞的时候,看到他露出微笑,还有一口洁白的牙齿。

    “这是你表哥谢浩然,从昭明过来的。”

    方芮笑着解释,侧身拉住谢浩然的手,指着女孩道:“这是你二姑姑家的小女儿苏芷兰,你该叫她表妹的。”

    “你好!”

    谢浩然笑着端起盛西瓜的冰盆,递了过去:“外面太热了,吃点东西吧!”

    苏芷兰犹豫了一下,放下书包,快步走到水龙头前放水洗手,当她拿起一块冰镇西瓜吃到嘴里的时候,对陌生人的不适应感已基本消失,忽闪着明亮的眼睛,好奇地问:“你真是我表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