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二三节 表妹

时间:2018-05-30作者:黑天魔神

    谢浩然微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没见过你,但是我知道你。”苏芷兰吐着瓜子,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你是我小姑姑的儿子吧?外公在的时候,经常提起,说你在昭明,只是没有机会去看你。”

    一种说不出的感情从身体里冒出来。谢浩然忽然发现自己并不孤独,只是这些人以前没有接触过,但他们从未忘了自己。

    看着苏芷兰身上那套已经很旧,衣服下摆有缝补过痕迹的红白色运动衫,他认真地问:“你还有哥哥?还是姐姐?”

    外婆之前说过,苏芷兰是二姑姑的小女儿。

    “还有一个哥哥,上高二。”

    苏芷兰属于那种性格活泼的女孩,她笑道:“我今年上初二了。”

    谢浩然想起了自己的初中时光,微微皱起眉头,疑惑地问:“怎么,你们学校不上晚自习吗?”

    “上!”

    苏芷兰一边说着,一边匆匆几口吃光手里的西瓜,拿起书包边走边说:“我回来吃晚饭,等会儿还要回学校。”

    方芮在旁边听见,连忙撑住椅子扶手站起来,连声埋怨:“人老了就忘记事情,该做晚饭了,芷兰吃了还要去学校,看我这记性……”

    看着空落落的房间,谢浩然把外婆扶到门前,认真地说:“您把饭煮好就行,我去买菜。”

    方芮有些急:“不要这样,小浩你今天刚来,不用慌。等我先把芷兰的晚饭安排着吃了,咱们再慢慢做点儿别的。你二姑姑回来得晚,外婆今天给你做点儿好吃的。”

    苏芷兰也从房间里探出头来笑道:“表哥你就别争了,我随便热点儿剩饭就行。我妈前天腌了些黄瓜,可好吃了。”

    谢浩然觉得身体里涌动着极其复杂的情绪。他定神看了看苏芷兰,问:“你七点半上自习?”

    苏芷兰不明就里,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谢浩然又问:“从家到学校需要多少时间?”

    苏芷兰迟疑着说:“大概……半小时吧!”

    “你先做作业,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这句话,谢浩然转身离开,跑出了院子。

    ……

    等到回来的时候,他手里多了一条鱼,一只鸡,还有林林总总一堆蔬菜,以及调料。

    方芮看着他买回来的这些东西,有些不知所措:“小浩,这……这要花多少钱啊?”

    谢浩然柔声笑道:“外婆你就别管了。饭煮上了吗?”

    方芮点点头:“饭倒是很快。你怎么乱花钱?马上就要去燕京大学报到,你花钱的地方多,别那么浪费。”

    苏芷兰在房间里听到声音,连忙出来,同样被放在地上这一大堆东西惊得倒吸一口凉气:“表哥,你怎么买这么多?”

    谢浩然拿起那条足有六斤重的大青鱼,大步走到院子里共用的水龙头前,掏出新买的折刀,利索地刮着鱼鳞。

    这些事情都是以前母亲教会自己。现在,谢浩然觉得有必要为刚见面的家人做顿丰盛晚餐。

    他的动作很快,刮鳞剖肚,行云流水。内脏弃物收归垃圾堆,等到将青鱼挥刀斩成小块,放进大锅里用热油煎炸的时候,水龙头附近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外婆家什么也没有,所有佐料都从外面买来。没有猪油,就临时从肉摊上买了一小块肥肉,在大锅里旺火熬出油来。鱼煎的时间不长,表面略微发黄,就浇下冷水,刮洗干净的姜块扔进锅里,撒下花椒粒,盖上锅盖,空气中很快飘散开浓郁的香气。

    蘸水鱼佐料还是自己配的好吃:干辣椒在火上烤香,双手在碗里搓成碎末,大蒜剥去外皮,用刀背拍碾成泥,额外加一份盐,放上切成细末的香菜。做完这件事,锅里的鱼汤已经沸腾,揭开锅盖,汤水已经变成奶白色,鱼肉在高温催动下微微发颤,光是看看就令人食指大动。

    苏芷兰已经站在旁边看呆了。算算时间,前后也就过去不到十分钟。鱼很大,谢浩然没有把整条鱼炖煮,只是切出三分之一,鱼块砍得很小,热力容易渗透,无论煎炸还是熬煮,都没有花费太多时间。

    “来,你先吃,吃了好去上课。”谢浩然从锅里盛了一大碗汤,连同煮好的米饭摆在桌上,对不知所措的苏芷兰连连招手。

    他转身另外盛了一碗鱼汤,端到外婆面前。

    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苏芷兰仍然觉得脑子里晕晕乎乎的。

    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好,即便是逢年过节,也很少有这种大鱼大肉的时候。

    这不是重点。

    这个刚见面的表哥,为人很不错,对自己很好。

    他是真正关心自己。

    刚才听外婆说,表哥今年考上了燕京大学,那可是全国最好的高等学府。

    有这么一个亲人……真好。

    鱼肉很嫩,鱼汤鲜美。

    苏芷兰一口气吃了三碗饭。如果不是肚子实在装不下,她还想再吃一些。

    只是时间到了,该去学校了。

    ……

    苏夜云走进小巷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浓郁的食物香气很远就能闻到。最明显的就是炖鸡,苏夜云闭着眼睛也能说出放了哪几种佐料。这个时间本来就很饿了,饥肠辘辘的人对气味敏感程度成倍增加。只是越靠近住处,香味就越是浓郁。这让苏夜云的心情随之暗淡下来。她叹了口气,抬脚走进院子。

    迎面走来一个熟人,笑道:“小苏啊!你们家来客人了,买了好多菜,真香啊!”

    客人?

    苏夜云随口答应着,心里同时升起浓重的疑惑。走到门前,窗户和门板缝隙里透出灯光,隐约可以看到摆满菜肴的桌子,还有一个陪在母亲身边的年轻人。

    推门而进:“妈,谁来了?”

    方芮抬起头,笑着,没有忙着给苏夜云介绍,反而先对谢浩然说:“这是你二姑姑。”

    然后才搂着谢浩然的肩膀道:“夜云,快过来,这是夜青的儿子,你的外甥。”

    外甥?

    苏夜云脸上掠过一丝惊喜,快步上前,扶住谢浩然的胳膊,在灯下仔细打量了许久,才无比感慨地问:“你……你是小浩?”

    谢浩然微笑着点点头。

    家人团聚令人欢喜。很多事情在饭桌上说开。

    “你妈妈当年执意要陪着你爸爸去南疆,我们后来才得到消息。你爸爸后来给我们寄了照片。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小浩,你在昭明那边过得好吗?这次去燕京上学,身上带的钱够不够?”

    “呵呵!你见过芷兰了?她还有个哥哥,叫苏慎。比你大两岁,今年上高二了。平时住校,只有周末才能回来。”

    苏夜云很热情,态度丝毫不像作伪。可越是这样,谢浩然脑子里的那个问题,就越是觉得深重。

    他放下筷子,注视着坐在对面的苏夜云:“二姑,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

    苏夜云放下碗筷,笑道:“说吧,什么事?”

    “我今年十六岁了,再有几个月,就满十七。既然你们知道我在昭明,也知道我爸和我妈(杨桂花)的情况,那你们为什么从来没有去看过我?哪怕一次。”谢浩然目光坚定。

    苏夜云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母亲方芮,目光回转到谢浩然身上:“你问过你外婆了吗?”

    谢浩然点点头:“但是外婆没说。”

    苏夜云性子很直爽:“妈的顾虑太多,但既然小浩你来了,有些事情也应该让你知道。这么说吧!不是我们不去,而是有人不让我们去。”

    谢浩然微微眯起双眼,皱起眉头,凝神问道:“有人不让你们去?”

    “你姓谢,但你也是我妹妹的儿子。从你爸爸来信,知道夜青生了你的时候,我们就商量着要把你带回泽州。”

    苏夜云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那时候我爸还在,也就是你的外公。我们并不赞成夜青与你爸爸的婚事。她性子执拗,你爸爸对她也很好。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劝阻也没有意义。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夜青会死,而且还是死在医院里。爸爸和妈当时就想去滇南,想找到你爸爸,把你带回来。”

    一股寒意从背后上窜起来,谢浩然低声问:“后来呢?”

    苏夜云脸上看不到悲伤,因为事情过去了太久,太远,痛苦情绪早已被时间磨平。她淡淡地说:“爸妈在路上就被拦了下来,对方警告说:不准我们去昭明找你。”

    谢浩然深深吸了口气:“他们是谁?”

    “谢家的人。”

    苏夜云补充了一句:“你爷爷派来的。”

    “我爷爷?”

    谢浩然对这答案感到难以置信:“二姑你是说……谢伟长?”

    共和国最高权力圈里的人,其中一个就叫这名字。

    也就是……我的爷爷!

    方芮坐在餐桌侧面,一言不发。稀疏的白发反射着灯光,其中有星星点点的银亮,只有凑到很近的位置,才能看到她被无数皱纹堆积、遮挡的苍老面孔下面,堆积着无比沉重的悲哀。

    “很滑稽不是吗?”苏夜云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在笑,更多的却是悲凉。</>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