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二五节 药瓶

时间:2018-05-30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但是人活着,总要吃饭。没有存款,没有工作,就只能把房子卖掉,至少先撑过一段时间再说。”

    谢浩然拿起筷子,却不是为了吃东西。他握得很紧,仿佛这是他此时此刻唯一的依靠,声音里滚动着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得恐怖的东西:“那些人……不准你们卖房?”

    这是他觉得正确的答案。

    苏夜云变得十分平静,声音也很低沉:“我们找了一家中介,价钱标的很低,想要尽快出手。有了之前的事情,我们知道那些人不会放过我们。只是我们把事情想得太好了,刚在中介那里把卖房信息填完,回家以后,一大帮人就冲进来,把我们撵了出去。”

    “他们对我们的一切都很清楚。领头的那个人,当时说过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谢浩然问:“他都说了些什么?”

    苏夜云眼眸深处晃动着仇恨:“他把我和妈妈,还有大姐带到里屋,告诉我们:如果想要保住孩子,就立刻离开。除了身份证和户口本,他不准我们带走房间里的任何东西,就连换洗衣服都不行。他们真正是心狠手辣,冷酷到了极点。无论我们怎么哀求,无论我们发誓保证绝对不会去昭明,他们全都不为所动。”

    这番话让谢浩然不寒而栗。他在脑子里想象出一幅无比可怕的场景,紧咬着牙,手中筷子在巨大力量挤压下明显变形,竹质部分发出断裂声响。很多陌生又熟悉的影像重叠起来,有些是熟悉和蔼的顾钊,有些却无比狰狞,看不到脸,因为那里全是黑沉沉的阴影。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正在颤抖:“……那段时间……你们……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些人制造了一个冷酷冰寒的社会牢笼。虽然没有把苏家人投进监狱,却收走了苏家人赖以为生,最基本的生活物资。“恶行”这种事情必须公开曝光,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形成舆论风暴。他们很聪明,牢牢控制着苏家人与外界接触的一切渠道,封锁了经济来源。现在这个社会,没有钱就寸步难行。很多人都会因为善良,给躺在街边要饭的乞丐碗里扔上少许零钱,但是大多数人不会相信乞丐摆在地上的求助信,更不会相信写在那张纸上的悲惨故事。

    人们只会认为那是为了赢取更多同情心编造的谎言。毕竟只有眼睛看到的东西,才是真实。

    “哈哈哈哈……”

    苏夜云笑了,笑得无比张扬,整个人触电般剧烈抖动起来。她抬起手,擦抹着从眼角笑出来的泪水。

    “我们讨饭,睡马路,还在垃圾箱里找东西吃。那时候你的两个姑父还在,一大家子人,又是乞丐,走到哪里都惹人嫌弃。流落街头可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去,叫花子之间也有地盘。呵呵……我活了几十年,居然有人让我交保护费。你大姑父跟他们打起来,被一刀捅在肚子上。我们想把他送去医院,但是那些人一直跟在后面。我们只能躲进城东的垃圾场,你大姑父熬了两天,还是死了。”

    她再次发出叹息:“他是个好男人,不像我丈夫。他当时就逃了,逃得远远的,再也没有回来。”

    谢浩然心里突然生出一个很不好的预感,张口问道:“大姑姑呢?她在哪儿?”

    苏夜云低着头,声音仿佛是从地底深层发出:“……你真想见她?”

    谢浩然想也不想就说:“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当然要见。”

    从这个角度,看不到苏夜云的脸。她明显是在挣扎,在种种念头里不断选择。过了很久,当她抬起头的时候,谢浩然发现她脸上全是泪水,双眼通红。

    “小浩,你是个好孩子,姑姑知道你跟谢家的人不一样。这么多年了,姑姑一直都在恨你……我……我真的是恨你啊!”

    她把右手插进衣服口袋,拿出一个很小的玻璃瓶子,缓缓放在桌面上。

    瓶子不高,五厘米左右,暗灰色的橡皮塞子封口,隔着透明瓶身,可以看到拇指粗细的空间里,装着一些白色粉末。

    “这是氰1化1钾。”她的声音冷漠。

    谢浩然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看苏夜云,又看看坐在旁边的外婆方芮,发现后者眼睛里一片浑浊,有液体在滚动。

    苏夜云拿起装毒药的玻璃瓶,在手心里慢慢拈动着,很是感慨:“我换了很多份工作。在工地上搬砖、在餐厅里洗碗、在山上帮着人家看窑烧炭……每份工作都做不长,三个月,或者半年就得换。现在我做家政服务,帮别人打扫卫生,算是做得长久的,一年多了,就是工资很低,勉强够我们吃饭。”

    “这东西我一直带在身上。另外,还有这个。”

    说着,苏夜云掀开衣服,从后腰位置抽出一把刀。刀身很短,约莫三厘米,很锋利,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我已经看开了。大姐夫就是最好的榜样。如果再遇到那些人,我绝对不会跑。杀翻一个算一个,干掉两个还能赚一个。我不会被他们抓住,我要死得痛痛快快,不会落到他们手里,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我就不明白,我们苏家跟你们谢家到底有什么仇?就算我妹妹犯了错,不该认识你爸爸谢振国,也不该跟他结婚,但是人都已经死了,你们谢家为什么还要死抓着我们不放?难道要我们苏家全家死绝,你们谢家才开心吗?”

    长时间沉默的外婆终于发话了:“夜云,不要这样。小浩不是那种人,这些事情与他无关。”

    “我知道与他无关,可是这些事情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苏夜云双眼通红,大声咆哮,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不准我们离开泽州也就罢了,还把我们好好的生活扰得一团糟。工作没了,家也没了,人也死了,还有大姐……要不是大姐撑着,芷兰和小慎也不可能上学。我们苏家世世代代书香门第,到了现在,真正是家破人亡……真正是家破人亡啊!”

    她站起来,浑身都在颤抖,握在手里的毒药瓶子随着胳膊晃动在空中摇摆,声嘶力竭:“我一直想把这个放在汤里,让你喝下去……小浩,不是姑姑我心狠,我实在是撑不住了,我做梦都想要得到安宁。你好好看看着院子里,楼上楼下这么多人,他们一个个装聋作哑,其实全都是你们谢家的人。”

    仿佛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谢浩然感觉自己被震得晕晕乎乎。他不由得站起来,难以置信地问:“你……你说什么?他们……邻居……都是谢家的人?”

    院子里的住户不多,林林总总,共计十六个。谢浩然历来对周围环境观察仔细,再加上敏锐的感知,自然清楚。

    外婆站起来,拉住苏夜云的胳膊,苦苦劝道:“夜云,不要这样。小浩还是个孩子。你应该看得出来,他与谢家那些人不一样。”

    苏夜云慢慢转过脸,麻木的脸上挂着泪痕。看着方芮充满恳切与哀求的眼睛,她突然间失去了力气,整个人浑身发软,瘫坐在椅子上,手里的玻璃瓶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裂音,剧毒白色粉末与玻璃碎片夹杂在一起。她的动作有些大,摆在餐桌边缘的汤碗被推倒,香浓的汤汁滴落下来,将一切混合,全部浸透。

    “你得理解你姑姑,人活着……尤其是像我们这样活着,真的很不容易。”

    “楼上楼下这些邻居里面,的确有你们谢家安排进来的人。要说全部都是当然不可能,但具体有几个?我也不太清楚。总之,我们的所有事情他们全都清楚。”

    “外婆是早就该跟着你外公去了。你的两个姑姑在熬,我也是在熬啊!今天看到你跟芷兰那么要好,真正像个当表哥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你大姑姑有个女儿,二姑姑这边除了芷兰,还有一个小慎。要不是顾虑孩子们以后的出路,你二姑姑的那瓶毒药,我早就用掉了。”

    谢浩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连忙定了定神,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自从开始修炼,他还是头一次出现这种状况。

    灯光下,他脸色惨白。仿佛心脏被一种锐利的东西深深扎进去,疼得要命。

    苏夜云的抽泣声在黑夜里传得很远,小楼的隔音效果不好,相信院子里很多人都能听见。

    “对不起……小浩,姑姑对不起你。”

    “但是我真的很难受……”

    “我真的……不想这样……”

    没有人劝解,只有一声声沉重的叹息。

    谢浩然从屋子外面拿来了扫帚,把洒落地上的玻璃碎片和药粉干干净净扫了出去。

    卷起衣服袖子,收拾碗筷。剩下的鸡汤倒进锅里,鱼也是一样。蒸锅的水烧开,另外盛了一碗米饭,拨了些菜摆在上面,用热水温着。

    家里的残局总要有人收拾,表妹苏芷兰再有一会儿也该放学回来了。上学很辛苦,给她留份宵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