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二六节 开始吧,做我要做的事

时间:2018-05-30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做完这些事,他走到外婆面前,蹲下去,拉住她的手,侧转身子,用同样温柔的动作拉起苏夜云的手掌,左右交合,三个人,四只手叠摞在一起。

    他的眼睛里充满前所未有的纯真,没有人会怀疑其中的真实:“外婆,姑姑,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既然我来了,知道这些事情,那么一切都会改变。”

    苏夜云停止了抽泣,抬起被泪水浸湿的睫毛,在朦胧中望着谢浩然,抬起右手,颤抖着轻抚他的头发。

    外婆的叹息声比之前轻微了许多:“小浩是个好孩子,是个好孩子啊……”

    时间在沉默中静静流逝,直到外面传来了欢快清脆的少女声音。

    “妈,婆婆,表哥,我回来了。”

    ……

    半夜下了一场雨,清晨的泽州雾气迷蒙。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住,热量却无法消散,被浓重湿意裹挟着,在地面与天空之剑缓缓徘徊。整个城市仿佛巨大的桑拿房,又湿又热。

    家里很狭窄,平时是三个人两张床。昨晚苏夜云执意要把床铺让给谢浩然,被他强行拒绝,几乎是把姑姑抱着抬到床上。谢浩然从房间里拿了一把椅子,坐在屋檐底下,直到天亮。

    早餐很简单:昨晚剩下的鸡汤鱼汤煮沸,浇在蒸热的米饭上面,就着咸菜,味道鲜美,吃起来也很顺口。

    苏芷兰背着沉重的书包,早早上学去了。

    苏夜云收拾好碗筷,随便梳理了一下头发,走到谢浩然旁边的时候,神情不太自然。

    “小浩……姑姑昨天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你……别生姑姑的气,我向你道歉。”

    谢浩然笑了,很自然,脸上充满阳光:“我已经忘记了。”

    停顿片刻,他拉住苏夜云的手,认真地说:“无论任何时候,我都会记住,你们是我最亲的人。”

    苏夜云用手捂住了嘴,低声呜咽。

    她一个字也没说,只是使劲儿点点头,然后迅速转身,小跑着冲出院子。

    她是个性格坚强的女人。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候,也很少流泪。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到今天,泪水总量比以往加起来还要多。

    也许,这就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亲情。

    ……

    河滨大道附近的空气很好,绿树成荫。这里距离城市商业区还有一段距离,来往行人不多,颇为安静。

    谢浩然拣了一条干净的石凳坐下,翻开刚才在路边书摊上买的《中国周刊》,细细读着。

    十多分钟后,一辆深蓝色“别克”商务车在对面的马路上停住,车门打开,下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贺明明。

    她穿着干练的办公室制服,白色衬衫衣服领口开的有些大,可以看到被黑色胸罩包裹的圆形部位,发髻用黑色发网包住,外面扣着一个漂亮的兰花形状发卡。从银灰色短裙下摆露出来的修长双腿非常显眼,浅灰色丝袜透出光滑质感,足面被高跟鞋绷直,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动作,很自然,仿佛十厘米高跟从生下来就长在那里,从未离开过。

    六名身穿暗灰色西装的男女跟在后面。贺轩与贺洁走在前排,贺松风与贺宇光位置靠后。他们之前就服用过灵妙丹,从身上释放出强大的灵能气息,明显超越了“凝丹”极限。

    走在中间的另外两个人,同样也是贺家庶族。只是修为刚刚达到筑基境界,从气息判断,也是“丹药速成法”的产物。

    修炼对人类产生的影响,不仅只是个人实力。随着修为不断提升,外貌气质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简单来说,就是女的更漂亮,男的更英俊。在体内经脉可以随着灵能转换运动的前提下,修士可以对自己外表进行修改。

    当然,想要把猪八戒变成汤姆。库鲁斯是不可能的。

    如果吴颜祖想要重返二十岁的年轻岁月,同时拥有三十岁经过锻炼的健美体格,然后拥有四十岁男人令人迷醉的成熟魅力,那就没有什么问题。

    贺明明带领众人在谢浩然面前三米左右的位置站定,齐齐躬身,发出恭敬整齐的声音:“参见掌门。”

    谢浩然抬起头,视线顺序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满意地点点头,对贺明明说:“没想到你把他们都带来了,倒是正合我意。”

    贺明明妖媚气质明显的脸上波澜不惊,恭敬地回答:“掌门之前吩咐过,要让门下弟子多加锻炼。既然掌门紧急召用,肯定有事情发生。人多一些,也是好的。”

    “考虑的很周到。”

    谢浩然淡淡地问:“我发给你的资料收到了吗?”

    昨天晚上外婆等人睡熟,谢浩然坐在外面,把苏家所有人的相关信息在手机上整理成文字,连夜发给贺明明。

    贺明明非常理解这句问话的含义。她放平夹在腋下的文件袋,解开拉链,拿出一份整理好的文件,递了过去。

    强大的权力可以针对某几个特定对象实施全面禁锢,发达的网络同样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查找资料。现在是上午十点二十四分,以“青灵集团”强大的财力,已经把谢浩然昨晚发来的信息进行了初步核对,大量信息完成了收集整理。剩下的部分不多,最迟今天中午就能得到结果。

    谢浩然看得很仔细,非常认真。

    半小时过去了,他收起文件,随手递给贺明明,满意地点点头:“很好,这就是我想要的。”

    贺明明准确捉摸住了他的心思,躬身问:“掌门,是先去一号地点吗?”

    “我下个月还要赶到京城报道,在泽州呆的时间不长。”

    谢浩然低声发布命令:“分开行动。你、贺怜,还有平南跟着我,其他人各司其职。动作快一些,我要尽快解决这些事情。”

    贺松风从后面走上来,恭敬地问:“掌门,如果要加快速度,恐怕只能用强硬手段解决问题。这样的话,会不会……”

    他的确有些顾虑。这次的对手可不是圆法寺。如果是敌对修士,杀了也就杀了。偏偏对方也姓谢,还是自家掌门的亲族。

    谢浩然脸上浮现出毫不掩饰的冰冷:“放手去做,不要顾忌太多。既然调查结果显示一切都是真的,他们就该为这些年来对我外公外婆,所有亲人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

    泽州,丰润花园三十三幢,三零一室。

    李平康端着一杯红酒,站在阳台上,注视着下面院子里平静安宁的水面,还有那些被精心修剪过,缠绕在木栅栏上,正盛开着蔷薇花。

    这里是泽州早期的房地产开发项目。那时候还没有建盖高层产生利润的概念,整个丰润花园里所有建筑都是六层,区域绿化做得很不错,覆盖面积超过百分之七十,是真正的公园式住宅。

    一百二十平米的大房前后通透,这可不是现在房地产开发商标注“一百二十平”,实际却要扣掉百分之三十的掺水数据,一百二就是一百二。说起来,还是以前搞房地产开发的人有良心,不像现在,各种陷阱太多,公摊面积大得可怕,偏偏还要顾客自掏腰包。

    李平康今年三十二岁,正式年富力强的时候。在房管局的工作清闲,职位也高。虽说行政级别只是科级,各种待遇却很丰厚,手上的权力也大。一年下来,各种额外收入超过工资好几倍。

    浴室方向传来流水声音,那是妻子在洗澡。

    透过门板,可以听见内屋传来朗朗读书声,那是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在背书,做作业。

    这是人生当中最幸福的时段。

    红酒的味道不错,这东西很贵,朋友从国外带来的意大利名品,酒液入口感觉变化微妙,就像人生大起大落,令人感慨。

    李平康很自然的就想起这间屋子原来的主人,也随之想到自己从那个人手里得到允许,另外办了一张房产证,填上自己名字的事情。

    跟着谢家的人办事,果然回报丰厚啊!这套房子现在放到市面上,没有两百万绝对下不来。虽说泽州房价不高,但是在真正的热点地带,房子永远是最具价值的商品。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李平康很不高兴思绪被打断。他仰脖喝光高脚杯里的红酒,把杯子放在酒柜上,快步走过去,把房门拉开。

    外面站着四个陌生人,两男两女。

    李平康有些疑惑:“你们找谁?”

    贺家所有的庶族,尤其是女性,都很漂亮。她们在贺家的定位属于“消耗品”,只有外貌出众的女孩,才有资格活到成年,留在家族内部。

    贺怜苗条的身躯比贺明明更瘦一些,相同款式的暗灰色西装套裙很收腰,敞开的衣领仿佛故意托起胸部,笔直长腿从丝袜下面透出嫩白肌肤。对高跟鞋的适应能力,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训练。这是贺家要求她们作为女性必备魅力的一部分,绝对不能缺少。

    因为男人喜欢。

    就是这么一个外表娇小美丽的年轻女子,一言不发,伸手扣住李平康的喉咙,以不可抗拒的力量,一言不发,直接将他推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