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二七节 滚出去

时间:2018-05-31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谢浩然带着贺明明与贺平南走进房间。

    环视一圈,谢浩然在客厅正中的沙发上坐下,淡淡地吩咐道:“贺怜,把他放了。”

    距离很近,李平康看到那张妩媚可爱的鹅蛋脸上带着微笑,浓密的黑发如波浪般披在脑后。他瞪大了双眼,双手在脖颈上来回抚摸,大口喘着粗气,怎么也不明白:如此轻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她差点儿没把我活活掐死。

    背靠着墙壁,冰冷透过衬衫薄薄的衣料传递到身上。李平康脑子里下意识产生了“强盗”这个词。他努力挣扎着,好不容易使呼吸勉强恢复正常,朝着旁边通往浴室的过道跌跌撞撞走过去,挡住门,脸上全是惊慌恐惧,战战兢兢地问:“你们……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谢浩然拿起一个摆在茶几上果盘里的苹果,又从旁边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果皮表面,“咔嚓”咬了一口,感受着口腔里甜味果汁与果肉混合滋味,眼睛却牢牢锁定对面:“你就是李平康?”

    恐惧心理比之前越发强烈。对方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就说明并非无的放矢,而是直接找上门来。一时间,无数念头在李平康脑子里盘绕,他下意识觉得一定是仇家上门,要不就是私底下做过的某件脏事被挖了出来。毕竟,在房管局管理处处长这个位置坐久了,谁的屁股都不会干净。

    他点点头,用恐惧音调重复着之前的问题:“你是谁?”

    谢浩然大口嚼着苹果,从嘴里说出的声音却很清楚:“这房子不是你的。”

    很奇怪的感觉,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瞬间压制了恐惧,自信与愤怒重新回到了李平康身上。他站直了身子,怒视着坐在对面的谢浩然:“怎么,你是姓苏那家人派来的?”

    谢浩然没有回答,淡淡地说:“把你老婆儿子叫出来。”

    李平康根本不为所动:“你这是强闯私人住宅,我看你简直就是活腻了……”

    “哐啷!”

    谢浩然抓起一个摆在茶几上的玻璃杯,朝着李平康扔了过去。瞄准点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墙壁。重物在高速运动下从耳畔飞过去的感觉令人惊悚,李平康本能的缩起脖子,双手举高护在面前。身后墙壁传来巨大的撞击,然后是“哗啦啦”裂声,满地都是玻璃碎片。

    声音巨大,书房里的儿子听见了,房门打开,身穿淡黄色t恤衫的小男孩跑出来,满面惊讶:“爸爸,你怎么了?”

    浴室里的妻子也听见了,她很快穿上浴袍,顾不得打理湿漉漉的头发,趿着拖鞋从浴室里冲出:“平康,出什么事了?”

    谢浩然宁定地坐在那里,手里捏着大半个尚未吃完的苹果,声音铿锵有力:“很好,人都到齐了。听好我说的每一个字:李平康,带着你的老婆孩子,从这间房子里滚出去。记住,不准带任何东西。我给你三分钟时间,别逼我动手。”

    这一幕是何等的熟悉。李平康猛然想起了多年以前的那个下午,就在这个客厅,那些孤苦无助的人,就是被这样撵出大门。

    他嘴唇微张,有些发懵。

    妻子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又惊又怒,双手拢紧身上的浴袍,连声怒道:“你们是谁?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平康,快打电话报警。”

    儿子快步跑到桌前,拿起李平康放在那里的电话,正打算送过来,却被谢浩然扬手扔出苹果,准确砸中脑门。他控制着力量,苹果在男孩额前砸得粉碎,男孩当场滑倒,尖叫着发出哭声。

    李平康愤怒了,他冲着谢浩然连声咆哮:“你还是不是人?怎么连个孩子也不放过?”

    谢浩然冷漠地笑笑:“同样的事情,你以前也做过。怎么,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他随即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你还有两分二十八秒。”

    妻子已经冲过去抱起男孩,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报警啊!平康,快报警。他们是什么人?”

    李平康觉得脑子里晕乎乎的,他完全是下意识跑到儿子身边,心疼地看着男孩额头上肿起一个大包,然后捡起手机,手忙脚乱点开拨号屏幕。

    看着他手上的动作,谢浩然冷冷地问:“你是要打给谢振东吗?”

    李平康怔住了,眼睛里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目光:“既然你知道谢振东,就应该明白……”

    谢浩然冲着地上啐了口唾沫,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谢振东没什么了不起。你当年跟着他做了那些事情,就应该想要现在有还债的一天。你没有我外婆她们那时候惨,至少你还有别的房子,还能生活。我开给你的条件并不过分:让出不属于你的东西。趁着我现在心情好,马上滚。否则……”

    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谢浩然语气变得越发森冷:“你们还有四十二秒。”

    李平康想也不想就断然拒绝:“不,这不可能。这是我的房子!”

    信心全面压制了恐惧,在身体里重新建立起来。一切都是因为清楚了对方身份。苏家的人……呵呵!当初他们从这里被撵出去的时候,李平康还担心事情会不会出现反复?他一直探听着苏家人的消息,亲眼看到他们在垃圾堆里捡东西吃,看到他们在肮脏无比的桥洞下面过夜,也看到了娶了苏家女人的那个男人被刀子捅穿腹部,在凄凉困苦中绝望死去……所有这一切,都给了李平康勇气和力量,让他稳稳的,毫无顾忌占据了这套房子。

    一个死人,一群连饭都吃不起的穷鬼,凭什么跟我争?

    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又蠢又傻,得罪了谢家,招来了怒火。

    现在是法制社会,谢振东就在泽州。那可是连省府官员见了也要弯腰鞠躬的大人物,说句简单通俗的话:老子怕个球!

    随便带着几个人冲进来张口就要房子,你以为你是谁?

    谢浩然清清楚楚看到了李平康眼里的愤怒,以及坚决。

    “我就喜欢你这种为了信念不怕牺牲的硬汉!”

    喃喃自语,只是语气风格瞬间转向,变得低沉且带有伤感:“为什么每当我认真说话的时候,你们总以为我在开玩笑呢?明明活路就在眼前,却还是有人要装作瞎子,朝着死路上走?”

    抬起手,谢浩然捏了个清脆的响指,发布命令:“把他们的嘴绑起来,打断手脚,扔出去。”

    随便撕件衣服就是布条,普通人在强大的修士面前,丝毫没有抗拒之力。布条在脑后系得很紧,贺平南沙包大的拳头砸在肩膀上,李平康感觉身体所有力量都被抽空,被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剧烈惨痛代替。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膝盖在巨大力量碾压下变成了平面。就像一块隆起的面包,被死死压下去,又平又扁。

    妻子昏死过去。她的左腿向前弯折,脚后跟搭上了腰部。

    贺怜带着手套,先是一记掌刀把男孩打晕,右手抓住对方膝盖的时候,抬起头,朝着坐在沙发上的谢浩然看了一眼。

    “做吧!用不着担心。”

    谢浩然的声音冷酷到极点:“父辈犯下的罪孽,后代也必须承担。这是《圣经》上说的。”

    拖着三个被活活打成残废,陷入昏迷的人,从楼梯走下,把昏迷者像垃圾一样扔在过道上。

    奔跑速度快得像风,小区里的监控摄像头根本不可能捕捉到影像。

    在小区外面上了车,远远看了一眼那幢楼,谢浩然收回目光,吩咐前面驾驶座上的贺平南:“走吧,去二号地点。”

    这是我家的房子。

    鸠占鹊巢,总有清算的时候。

    无论是谁再敢进来,我都会用同样的手段对付。

    打残,扔出去。

    再敢来,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杀人虐尸体。

    至于警察……呵呵!你谢振东都不怕,我又怎么可能会怕?

    ……

    曹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呆在一间破屋子里。

    这里显然不是城内,估计是郊区。屋子里面很破,天花板是很旧的波形瓦,还能看到填充其中的油毛毡。从屋檐缝隙里透出的天空已经黑了,说明现在已是晚上。

    三十多岁的男人趴在地上久了,感觉身体都是凉的。尽管天气炎热,湿冷却仿佛透过皮肤,钻进骨髓。他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手脚都被捆住,只能在地上打滚。

    门开了,三个人走进来,两男一女。乍看上去都很年轻,只是那女的在曹烨看来真是保养不错。她的实际年龄应该在三十岁以上,化妆技术巧妙,超短款式的西装裙绷紧了臀部。破破烂烂的天花板上挂着一盏灯,照亮了她的浅灰色丝袜,表面光泽闪亮的黑色高跟鞋。

    很多经验需要通过生活才能获取。与曹烨有过亲密往来的女人很多,年龄层次非常丰富。年轻的自然是天生丽质,娇嫩鲜艳;韶华不在的只要保养得当,两个人站在一起,就算说是曹烨的女儿或者妹妹,也肯定有人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