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二九节 夜深了

时间:2018-06-01作者:黑天魔神

    ,!

    “恭喜你,成功用掉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谢浩然的说话方式就像主持人在做着智力问答节目。他喷吐着烟雾,举起右手,竖起五根手指,将大拇指朝着掌心方向按进去,对曹烨认真地说:“你总共有五次机会,现在用掉了一次,还剩下四次。”

    聪明人总是可以听懂诡异字句的真实内容。能当到一市银行分行长,除了审时度势,曹烨自身的聪明智慧也很重要。

    低头看看自己的另外一条腿,挣扎着扭动了一下左右双肩。最后,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他彻底明白了谢浩然刚才说的这些话。

    吗啡的止痛效果非常好。曹烨听见自己呼吸速度加剧,一股冷意贯穿着身体。这是大量失血所导致,如果再被他们砍断一条腿,或者胳膊,恐怕大脑思维就会受到影响,一片麻木。

    说是四个机会,可是真正落实下来,最多只有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曹烨一秒钟也没有犹豫。他挣扎着,嘶声叫道:“把我的手解开,我……我现在就打电话。”

    谢浩然偏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贺明明。她迈开长度惊人的腿,高跟鞋在地面踩出令人愉悦的节奏,款款走到满头满脸都是血水与汗水的曹烨面前,以女性特有的遮掩方式,拢住裙子蹲下去,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把电话凑到曹烨面前。

    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正在拨号的联系人姓名,曹烨脸上一片灰白。

    那是自己心腹的名字……他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对自己的秘密一清二楚?

    他们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搞到这些资料?

    还有,他们到底是谁?

    距离很近,贺明明那张美丽的脸具有冲击性视觉效应,身体也传来淡淡的香气。如果换在平时,曹烨会觉得很是享受。可是现在,他必须集中精神,专注看着贺明明在自己眼前抖开的那张纸。

    上面写着一个账户。从数字编码排列顺序判断,应该是国外的银行账户。

    他注意到,贺明明无论是拿着这张纸,还是握着手机,她的两只手上都带着手套。

    对方把所有细节都考虑到了。

    放弃幻想吧!想要活命,只能按照他们的要求,老老实实去做。

    那是曹烨的秘密金库,执行者也是银行内部人员。权力加上便利,很快完成了转账。

    贺平南用刀子挑开捆住曹烨的绳索,贺明明把手机摆在他面前的时候,谢浩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注视着奄奄一息的曹烨,似笑非笑地说:“我猜你一定会报警。”

    曹烨沉默着,一言不发。他一直在看不远处的那条断腿,心里充满了滔天恨意。

    “想报就报吧!我这个人做事公平,既然你偿还了所欠的债务,无论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

    走出房间的时候,谢浩然留下最后一句话。

    “别想着谢振东会帮你报仇,他现在自身难保。”

    曹烨呆住了,他想也不想张口尖叫:“这不可能!他是谢家的人,连谢家的人你也敢动?”

    谢浩然平静地笑笑,没有解释,带着贺平南与贺明明,大步走了出去。

    ……

    齐勤周看见常爱芬坐在对面,右侧方向还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陈毕武。

    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只是齐勤周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会被带到这个地方?

    今天是几个朋友聚会,齐勤周做东,约了一起吃饭,然后到ktv唱唱歌,放松一下。

    身为泽州第十九中学的教导处主任,齐勤周当然有自己的私家车。他对上车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记忆犹新,也记得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的时候,莫名其妙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看见常爱芬的嘴巴被胶布封住,双手反绑,一根很粗很长的绳子捆住她的足踝,整个人被迫蜷缩着坐在地上。

    这是一个很年轻,颇有姿色的女人。

    当然,这里所谓的“年轻”,有着特殊的意义。常爱芬今年三十七岁,身材却保持得很不错,皮肤光滑,常年运动的身材看上去显得弹性十足。这女人平时在学校里喜欢穿裙子,很多时候都勾起齐勤周的美妙幻想。但这种事情也就是想想罢了,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对常爱芬下手。

    她毕竟是第十九中学的校长,比自己位置更高。

    小道都说常爱芬与上面的大领导有关系,还有人说她靠着“脱裤子”神技爬到这个位置。齐勤周从不参与这些言论,但是他很清楚:常爱芬当初成为校长的时候,在教学方面的经验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但是她很聪明,知道弥补短处,也在执掌十九中学的这些年,得到了很多经验。

    有消息说她很快就要去教育局,担任更高的职位。

    走就走吧!走了好!你要是不走,我怎么会有机会?

    齐勤周不明白,为什么常爱芬也被抓了进来?

    陈毕武的待遇与常爱芬一样,同样被封住嘴,然后捆着。他是学校里的体育老师,长得牛高马大,身高超过一米九,两边肩膀粗壮程度令人联想起拳击手套,据说这家伙练过自由搏击,在擂台上,一个可以打三个,甚至四个。

    房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走进房间的时候,谢浩然特意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凌晨两点四十九分。

    照例还是从外面搬进来一把椅子,贺平南与贺明明分别站在左右。

    他的命令很直接:“把他们嘴上的胶布撕掉。”

    贺平南力气很大,丝毫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嗤拉”的撕扯声在齐勤周听来,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他感觉嘴唇和下巴上的胡须被硬生生拔了下来,尤其是鼻孔下面的柔软位置,火辣辣疼得要命。

    常爱芬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嘴上封胶刚被撕开的瞬间,她扯着嗓子,不顾一切发出尖叫:“救命!救命!救命!”

    贺明明快步走过去,狠狠抽了她一记耳光,冷冷地说:“别叫了。这里很隐蔽,周围没人,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很熟悉的话语,在电影电视里是标准的反派口号。

    陈毕武活动着口腔,齐勤周遭受的痛苦,在他身上得到的复制。不过这显然是个很有脑子,也有想法的男人。他用力耸动肩膀,低着头,一言不发,应该是想要挣脱捆绑在身后的双手。

    齐勤周的问话与李平康、曹烨没有分别:“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听了太多,谢浩然早已失去了解释的兴趣。这三个人与前面两个不同,他也不打算从他们身上得到好处,直接对着贺平南挥了挥手,吩咐道:“把外面的东西拿进来。”

    然后抬手指着正对面的齐勤周:“就从他开始吧!”

    房门开着,借助房间里透出的灯光,可以看见外面有一条笼罩在夜幕黑暗深处的楼梯。贺平南从外面拿进来一个大号“可口可乐”塑料瓶。上面部分是空的,下面好像装了些水,只是被环绕瓶身的商标挡住了视线,看不清楚具体是什么。

    放下塑料瓶,贺平南走到齐勤周面前。看着他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掏摸东西的动作,一种不祥的预感冲上齐勤周头顶。他满面惊恐,尖声喊叫起来:“你想干什么?住手,你们不能这样。警察会抓住你们的,住手啊!”

    周围一片安静,没有回声。这里的确很偏僻,就算开着门,也不会有人进来。

    贺平南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形状扁平的金属卡簧。这越发加深了齐勤周的恐。他曾经在电影里见过这东西,一部枪战片,具体名字记不清了,贺平南的用法与电影里那些抓住背叛者,对他们实施惩罚的人一模一样:用力按下卡簧,这东西立刻分开,形成一个上扬角度很大的“v”字,中间的链接部位有弹簧支撑。他左手托住齐勤周的下颌,拇指与食指分别朝着左右面颊上的关节骤然发力,迫使齐勤周张开嘴,然后微笑着,把分张的金属卡簧塞进他的嘴里,一直顶到牙床后面。

    牙医诊所里也有类似的东西,只是使用方法没有贺平南这么粗暴。齐勤周双手被反绑,光用舌头顶,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金属卡簧从嘴里吐出。

    贺平南拿起摆在地上那只塑料瓶的时候,齐勤周看到坐在对面椅子上的谢浩然眼睛里全是冷酷目光,听到了他说出森冷话语。

    “一个教导主任,一个校长,还有一个是体育老师……非常好。人都齐了。你们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把你们抓到这个地方?好吧!解释一下,你们还记得苏淳这个人吗?”

    他的声音仿佛一道具有千伏以上威力的高压电流,瞬间贯穿了齐勤周、常爱芬、陈毕武三个人的身体,迫使他们猛然一颤,眼睛里随之产生了无比强烈的恐惧光芒。

    陈毕武反应非常快,他像脱水的泥鳅一样死命挣扎,发出凄厉惊恐的嚎叫声:“不是我,那不是我干的。是他们逼我,他们逼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