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三十节 排列顺序,最后

时间:2018-06-01作者:黑天魔神

    ,!

    常爱芬精心描画过的脸上一片煞白,被捆住的双腿拼命蜷缩着,裙子在力量作用下向上移动,毫无遮掩露出了大腿根部,内裤颜色与款式一览无遗。

    若是换在其它时候,齐勤周肯定不会放过,选择最适合的角度欣赏。但是现在他丝毫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两只眼睛死死盯棕平南手里的那只大号可乐瓶,从被迫张开,无法合拢的喉咙深处,发出惊悚恐惧的“嗬嗬”声。

    他看见瓶子底部有很多黑乎乎的莫名物质。尤其是贺平南将瓶子举高的时候,透过商标上层的空白,可以看到那些黑色物体正在涌动着,一团团,一条条,就像干旱时节聚集在池塘角落里的蝌蚪。

    看着齐勤周那双几乎快要从眼眶里活活瞪出来,布满血丝的眼睛,谢浩然淡淡地说:“这法子是我从《笑傲江湖》那本书上学来的。尝尝吧\新鲜,味道应该不错。”

    提到书名,齐勤周心里的恐惧急剧扩大,连脑子里的正常思维也被瞬间凝固。他拼命扭着脖子,想要避开凑到面前的瓶口,却被贺平南张开五指,如铁钳般牢牢将脑袋扣住,无法动弹。圆形的塑料瓶口就这样塞进齐勤周大张的嘴里,连同里面所有东西,一点儿不剩统统倒了进去。

    喉管里传来清晰的蠕动感,剧痛从胸前与脖子中间传来。腥臭的气味穿透鼻孔,在口腔里久久弥漫着,湿润黏糊的触感残留在舌尖上。齐勤周脸色发青,眼球不自觉的朝着上面翻转。

    贺平南应该是之前得到谢浩然吩咐,他伸手拿出了齐勤周嘴里的金属卡簧,解开绑住双手的绳子。齐勤周却没有力气挣扎,他像失去支撑的大厦般倒了下去,双腿并拢,双手在胸前与喉咙上拼命地抓。衣服撕破了,胸前被指甲划破,一道道血痕历历在目,他却仿佛不知疼痛,口中发出干嚎与惨叫,身体扭曲,仿佛正在濒死边缘挣扎。

    谢浩然发出轻蔑的嗤笑声:“别跟我装模作样,没那么严重,你还能活很长时间。只是吞了五十条活蚂蝗而已,死不了。”

    陈毕武早已想到了塑料瓶里装的是蚂蝗。他爱看武侠小说,清清楚楚记得《笑傲江湖》里有过威逼吞食活水蛭的情节。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现实当中也会遇到同样的事情。

    没人去管蜷缩在地上连声干呕的齐勤周。谢浩然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贺明明,后者会意地拿起摆在脚边的手提箱,走到几乎快被活活吓傻的常爱芬面前,蹲下去,打开箱子,里面摆满了各种医疗器械。

    常爱芬觉得大脑思维已经被某种力量牢牢禁锢,连“逃跑”这种最基本的念头也无法产生。她浑身上下打着哆嗦,双眼发直,不断重复着机械恐惧的话。

    “不要杀我。”

    “是上面那个人要我开除苏淳老师,我也不想这样……不要杀我。”

    贺明明平静地笑笑,从医疗箱里拿出注射器,从一个用橡胶塞子密封的管子里抽出液体,然后把针头扎进常爱芬的胳膊,缓缓注入她的体内。

    那些液体呈现出令人感觉不是很好的暗灰色。隔着白色的注射器管壁,颜色模模糊糊,但是可以想见,那绝对不会是葡萄糖溶液,也不会是某种抗生素。

    谢浩然的声音抑扬顿挫,带有一股神圣的味道。

    “现代医学可以消除很多种疾病。曾经对人类具有致命威胁的很多病症如今都可以治愈。这就是科学的力量,也是超越了神灵的力量。金钱物质是构成这一切的基础,也是你们肆意妄为的源头。在这里,不需要你们自我辩护,不需要证据。你们做过的每一件事我都知道,即便你们穿上厚厚的外衣,套上再多的伪装,我也能够看穿内心,看到卑鄙与无耻,肮脏与邪恶。”

    “就因为谢振东的一句话,你们随便找了个理由开除苏淳。多么简单,多么干脆。你们从未想过这意味着什么。欺负一个老实人原来是这么简单。反正他不会上告,就算告了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你们最初的时候也许惴惴不安,但是后来就变得坦然。他死了,死人永远不会与活人争执,更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复仇。”

    看着脸色比死人还要惨白的常爱芬,谢浩然露出邪恶森冷的笑脸:“好好品尝一下梅1毒的滋味儿吧!这东西很难弄到,注射计量经过精确计算,完全可以摧毁你的免疫系统。好好找个医生,把你的麻烦告诉他。记住,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否则下次等着你的就不是区区一针梅1毒病原体那么简单。我们可以另外换种新的游戏方式……比如艾滋,或者埃博拉。”

    贺平南从门外拿着几根钢筋走了进来。他大步跨过正在扭曲的齐勤周,从神情呆滞的常爱芬面前走过,在满面惊恐,已经放弃了挣扎的陈毕武面前停下脚步。

    牛高马大的体育老师感觉喉咙里一阵发堵,恐惧迫使身体里的水分以汗液形式密集渗出。他抽搐着眼角,死死盯棕平南用铁丝捆好,拿在手里的那些钢筋,战战兢兢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贺平南把钢筋放下,解开扭在一起的铁丝,拿起一根被截断至半米左右,前段磨尖的螺纹钢,认真地说:“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会死的。”

    话音刚落,他猛然抡起钢筋,朝着陈毕武左腿上狠狠扎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仿佛要把整个房间震塌,陈毕武用尽了浑身力气在嚎叫。他的手脚无法活动,只能眼睁睁看着粗大的螺纹钢穿透大腿,鲜血从插入部位迅速渗开。大腿下方传来坚硬物体与地面摩擦的沉闷声音,这表明另外一侧被穿透了,是真正的贯穿。

    左腿。

    右腿。

    然后是左臂、右臂。

    一根细密的钢筋,被贺平南扣住陈毕武的头部,从面颊左侧扎进去,透穿整个口腔,从右侧脸上穿了出来。尖锐的部分带着血水,肌肉被撕裂,插口边缘的皮肤很快肿胀起来,显出一片青紫色。

    谢浩然微微张开嘴,声音里透出具有报复快感的狰狞:“当年的金属撑架是你弄坏的吧?苏淳好心好意帮你把东西搬进仓库,你却这样对付他。”

    陈毕武疼得死去活来,却不敢太大幅度扭曲身体挣扎。贺平南之前说的那些话他牢牢记着。是的,乱动就会死,现在只是受伤。穿透身体的钢筋会在力量扯动的时候别断骨头,撕裂韧带。无论如何,都要牢牢咬牙坚持。

    他不由得想起了苏淳,那个在学校里谁也不会得罪,很受学生们喜欢的老好人。

    如果当时换了别人,陈毕武可能会犹豫,会掂量一下是否应该听从常爱芬与齐勤周的命令,诬陷苏淳。

    很多人都不能得罪,但是苏淳不同。忠厚老实的人欺负起来轻松简单,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他们永远不会反抗,也不会抡起刀子跟你拼命。踩上去一只脚,他们会低着头避开。打过去一拳,他们会默默忍受……就是这样。

    细铁丝穿透了陈毕武的鼻孔,在他眼前绕了个圈,探进口腔,带着无比可怕的扎刺感穿过舌头,然后是下方的嘴唇。贺平南以灵活动作完成了所有操作,铁丝在鼻尖上扭紧,打了个类似蝴蝶结的形状。

    最后看了一眼满地血腥的房间,谢浩然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出去。

    ……

    从沉睡中被惊醒的感觉很糟糕。对于谢振东来说,在早晨六点以前醒来,绝对是很难受的事情。他习惯在七点起床,生物钟已经固定。那怕提前十分钟,整整一天都会觉得大脑混沌,思维不畅。

    感觉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深度睡眠的人会突然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危险。谢振东就是这样,他莫名其妙睁开双眼,看到了站在床前的谢浩然。

    房间很大,卧室也很大,这是身为省府高官的特权。

    “你是谁?”

    没有开灯,窗帘挡住了微亮的晨光,看不清楚谢浩然的面孔,谢振东下意识伸手去那摆在床头柜上的衣服,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抓住手腕,丝毫不能挣脱。

    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京城那边的各方面条件都要比泽州优越,妻子孩子都留在那边,没有跟着过来。

    谢浩然牢牢抓住他的手,脸上释放出邪魅的笑意:“呵呵!我是你的弟弟。”

    谢振东本能的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只是这种言辞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僵着脸,脑子里迅速思考,就这样在沉默中僵持了近两分钟,他才带着说不出的愤怒,低声喝道:“你到底是谁?”

    谢浩然毫不客气松开手,像垃圾一样把毫无准备的谢振东扔回床上。大步从床前走过,“刷拉”一下拉开窗帘,灿烂的金色晨光洒落进来,照亮了一切。

    三十一岁的谢振东看上去比实际岁数年轻得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