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三一节 闯入者

时间:2018-06-02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他穿着一条男式内裤,腿脚胳膊很长,古铜色皮肤覆盖在肩膀上,整个人显得精明强干。

    与此同时,谢振东也看清楚了谢浩然。

    他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人。

    但是脑子里却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思考了几秒钟,谢振东猛然睁大双眼,抬起手,指着谢浩然失声叫道:“你……怎么是你?”

    谢浩然平静地笑着,笑容里有种诡异且令人浑身上下汗毛直竖的成分:“你认识我?”

    巨大的惊悚与震撼在身体里膨胀,谢振东感觉眼皮跳得厉害:“我看过你的照片。你……你是……”

    后面的话被他压了下去。对方的开场白没有撒谎:谢浩然的确是自己的亲戚,表弟。虽然没有见过真人,此前也没有打过交道,谢振东却牢牢记住了他的名字。

    照片看得太多了。从这个表弟还是婴儿的时候,就一直看到几个月前。各种角度都有,有些很正式,有些一看就是非正常情况下拍摄。音容笑貌,动作举止,所有细节全都在内。

    之前从沉睡中惊醒,思维仍然困顿。谢振东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谢浩然站在窗前挡住阳光,仿佛矗立在汹涌波涛之间的坚硬礁石,大片金色阳光以他的身体为分界,朝着两边披散开来。他的面孔笼罩在阴影里,勉强可以分辨出轮廓,颜色沉闷。站在那里,像随时准备扑过来啃断猎物脖子的野兽,更像刚刚从地狱最深处爬出来的魔鬼。

    恐惧心理就像重达几十吨的钢铁死死压住了心脏,谢振东觉得自己很难呼吸。这种场合,尤其是身体赤裸的情况下,与一个陌生却多次被父亲提醒,要求自己“时刻保持注意”的人面对面交谈,让谢振东有种说不出的尴尬,甚至还有一点点正在身体里急剧蔓延,发自人类本能的羞惭。

    复杂感觉在大脑里存在时间只有几秒钟,谢振东不假思索,带着愤怒的疑问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你不是去燕京大学报道了吗?”

    谢浩然脑子里闪过顾钊的影像,上下眼皮朝着中间微微压缩,保持着悠长的呼吸节奏,声音语调听不出丝毫变化:“你们在我身边究竟安排了多少人?”

    短暂的交谈前后不过几分钟,惊慌失措的谢振东已经稳定情绪,从混乱与震惊中清醒过来。身为官员必须具备的静态和稳重开始回归,他在床上坐着,直起身子,用锐利的目光盯着谢浩然,抬起右手,斜指着摆在床头柜上的衣服:“能让我穿上衣服再说吗?”

    谢浩然摇摇头,拒绝的干脆彻底:“不可以。就这样光着吧!”

    莫名怒火在身体细胞里燃烧,谢振东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语气森冷:“我劝你最好打消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这里是省府机关住宿区,乱来对你没好处。”

    谢振东对事情有着清醒的认知:省府机关住宿区安全保卫系数很高,外面很平静,没有听见喧闹声,这表明谢浩然是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潜入进来。虽然这些年收集的资料显示这位表弟只是个高中生,可是就目前的情况看,他身上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猛然暴起肉搏对抗,我极有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与其在毫无把握的拼斗中白白受伤,不如服从对方的要求,暂时静观。头脑发热会让人失去理智,没必要冒险。

    何况,对方是我的表弟,就算言辞之间讽刺侮辱,也没什么大不了,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只不过,谈话节奏与内容显然没有按照谢振东想要的方向延续。

    他看见谢浩然在冷笑:“我这个人就是喜欢乱来。说到这个,其实也是你做在先。”

    谢振东目光微微一滞:“你什么意思?”

    “我外公苏淳怎么招惹你了?还有我的外婆方芮。他们在几年前被单位开除了,没有工作,人事局和社保局那边也删除了他们的资料,退休金什么的全部取消。”

    谢浩然表情很平静,但冰冷的说话语气充满了质疑,明显正在孕育随时可能演变成冲天怒焰的火苗:“他们的银行存款也没了。银行方面否认有这笔钱,就算有存折也不承认。”

    “他们从原来居住的房子里被赶出来,流落街头,像乞丐一样在垃圾堆里找东西吃。我的外公死了,我的姑父也死了。我外婆带着姑姑和家里的孩子过得很艰难,连饭都吃不饱。”

    语速很慢,内容也不复杂。谢浩然平静的眼睛里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注视着坐在床上的谢振东,给了他足够的思考时间,耐心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危险的预感在侵袭谢振东脑部神经。他强迫着自己压缩怒意,尽量使面部表情变得舒缓,非常沉稳地摇摇头,从嘴里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很诚恳:“你说的这些事情我一点儿也不知道,真的。”

    谢浩然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戏谑冷光:“你们在同一个城市,而且还是亲戚。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谢振东挺直了胸膛,语调铿锵,有理有据:“当年你爸爸跟你妈妈结婚的事情,在家里惹出了麻烦,爷爷奶奶都反对这桩婚事。站在公平的立场,我无法对你爸爸妈妈做出评价。但是苏家人的用心险恶,他们从一开始就看中我们谢家的权势和地位,一心想接着你爸爸往上爬。这样一群居心不良的家伙,我凭什么要跟他们亲近?”

    这番话说得义正词严。

    双方对事态的了解,从一开始就没有建立在公平的角度上。

    谢振东不知道谢浩然什么时候到了泽州,也不知道从昨天以来发生的各种事情。

    李平章昏迷的时间很短,醒来以后,他在身上发现了一个牛皮纸信封,里面装着一些单据,上面记录着他在职期间多笔收受贿赂的时间、地点、人物等信息。

    他没有报案,只让妻子打电话叫救护车,同时一再叮嘱她“今天的事情不要乱说”。

    谢振东想要拖延时间,至少要给谢浩然营造出一个自己很公正的形象。这想法很正常:就算谢浩然从苏家人那里知道这些事情,可他毕竟是个高中生,在泽州这边也没有社会关系。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不可能把当年发生的事情调查得一清二楚。只要他暂时相信自己,谢振东就有了安排人手,翻盘的机会。

    谢浩然再一次笑了。他抬起左脚,毫无顾忌踩在床上:“怪不得你能当官,还是位高权重的省府官员。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的确高明。我想你一定没有看过《木偶奇遇记》,说假话的人,可是要长长鼻子的。”

    谢振东怔住了:“你……什么意思?”

    谢浩然脸上带着莫名其妙的笑意,话里充满浓浓的讽刺意味:“李平康的腿废了,这是他占了我外公房子必须付出的代价。我知道他是你的人。他很蠢,我给过他机会,他拒绝了,所以他成了残废,估计下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渡过。”

    “曹晔同样是个没脑子的白痴。他不愿意老老实实服从我要求,偏要傻乎乎试探我的底线。所以我把他的腿剁了一条下来。我做事情,从来不给那些不听招呼的蠢货留后路。曹晔那条断腿伤口被我撒了盐,就算他打电话叫救护车及时赶到医院,再高明的医生也不可能给他接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上过常爱芬的床吧?她身材不错,也有几分姿色。如果不是对你惟命是从,心甘情愿脱衣服,根本不可能爬到校长的位置。我给她打了一针梅1毒病原体,我觉得你应该趁着医生还没有给她治疗,再找她玩一次。味道应该很特别,非常刺激”

    “她还有两个同谋,要不要我照着他们享受的待遇给你来上一次?我弄了不少活蚂蟥,你可以吞几只尝尝。或者,我在你身上挂几根钢筋也行。你人太瘦了,风一吹就会刮走。没听过那句话吗————男人嘛,要稳重才对。”

    他的声音里明显有些与普通人不同的东西。邪恶、阴冷,就像盘踞在潮湿阴影里的毒蛇,正在吐着信子,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嘶”声。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谢振东很难相信这是从一个十六、七岁年轻人嘴里说出的话。

    谢浩然外表英俊,整体形象高大阳光。尤其是窗帘拉开,外面有金色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以他为核心的画面给人以舒服温和的暖意。可是谁能想到,他的话语内容和声音都令人恐惧,以至于谢振东觉得浑身发冷,下意识缩紧了脖子,双手也慢慢抱拢在胸前。

    谢振东半低着头,眼眸深处滚动着带有雷电先兆的浓密阴云。

    他觉得谢浩然在故意撒谎欺骗自己。刚才说的那些事情,谢振东最初听得半信半疑。到后来,连一个字也不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