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三五节 你是我的目标

时间:2018-06-04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刚说完,廖秋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只是其中带有少许惊讶:“你是故意这样做,就为了引我出来?”

    谢浩然弹了弹烟灰:“要说故意……算是有百分之三十吧!我的主要目的只是想要干掉谢振东,替我外公一家报仇。”

    廖秋了然地笑了。他重新把香烟塞进嘴里,用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神情有些感慨:“原本以为这是一次很简单的任务,没想到你这么难对付。”

    谢浩然自嘲地笑笑:“我在清凉山那边做的事情瞒不过你们。高棉国与华夏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友好,只要你们愿意查,那不是什么秘密。”

    廖秋的声线有些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再遮遮掩掩就没什么意思。既然是谈话,就应该公平。我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很不错。希望这种良好的气氛能保持下去,你觉得呢?”

    谢浩然右脚朝着后侧移动了几厘米。动作看似平常,却使整个身体保持着随时可以暴起的状态。他脸上的笑意很淡:“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廖秋回答的很干脆:“我来自国安。”

    谢浩然点点头,声音很轻:“跟我猜的一样。”

    烟雾的气味在房间里弥漫,廖秋的坐姿很放松,他眼睛里一直有着化不开的笑:“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这么年轻,这么厉害的修士。你现在是什么境界?肯定过了炼气,有没有筑基?”

    谢浩然撒谎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语调就跟平时没什么区别:“你说对了,刚筑基没多久。”

    “我们盯着贺家很久了。”

    廖秋在缭绕的烟雾中发出叹息:“不瞒你说,我们之前就派人与贺家有过接触。最基本的那种,走的是商界路子。修士跟普通人不一样,思维方式也有很大区别。贺家在洛底那边的产业都经过特许,否则他们根本开不下去。”

    谢浩然咂摸着这些话的内在含义。沉默了几秒钟,认真地问:“温水煮青蛙?”

    “算是吧!”

    廖秋的回答完全是官方答案:“只要处置得当,一个发疯的修士其实很容易控制。贺家实力很强,如果他们因为某种缘故在国内乱来,虽说我们也可以控制,代价却很大。所以,我们想要把这股力量引向外面,尤其是在与我们保持合作关系的前提下。”

    他的目光宁静而深邃,继续道:“你从一开始就引起我们注意。”

    谢浩然眼里闪过一丝警惕:“怎么,贺家是你们的人?”

    廖秋脸上浮出一丝苦笑。他摇着头,用力吸了一口烟,闷声闷气地说:“我们正在接触,虽然还没有正式与贺定元会面,却通过中间人传递了一些基础合作信息。贺家的态度总体来说还不错,被我们列为重点跟进对象。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在短短几个月里突然变化,贺家上下伤亡惨重,你突然之间就冒了出来,还成为雷极门的掌门。”

    谢浩然微微眯起双眼:“难道你们不知道贺家与圆法寺之间的矛盾?”

    香烟在廖秋指尖转动着,稀稀落落掉下散碎的烟灰。他叹了口气:“知道……事实上,圆法寺与贺家之间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我们在背后推动。”

    谢浩然认真地问:“为什么?”

    廖秋回答得同样认真:“我们希望得到关系稳定的合作者,但我们不希望修炼门派,或者特殊机构的实力过于强大。无论圆法寺还是贺家,整体实力削弱了,都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事情。”

    停顿了一下,廖秋注视着谢浩然的眼睛:“你真是打算在清凉山那边开设农场?”

    终于说到了这个问题,谢浩然脸上全是平静:“是的,我想在那里种橘子。既然你调查过我,就应该明白我没有撒谎。这段时间以来,清凉山农场已经初具规模,工程建设进度稳定。”

    廖秋仿佛是在对谢浩然的行为作出评价:“种橘子是一件好事。清凉山的罂1粟种植问题一直很难解决。我们不方便介入高棉国与武装割据势力之间的纷争。如果你愿意成为我们的人,在农场建设与将来的农产品销售方面,我们可以给予你帮助。”

    “你应该明白,即便是在境外拥有武装力量,也是触及我们容忍底线的事情。”

    谢浩然平静地说:“那是农场的护卫人员。”

    “我知道。”廖秋的眼睛炯炯有神:“雇佣兵与武装护卫之间区别不大,他们随时可以转换身份。我只是提醒你:我们可以容忍有限的武装护卫力量,但是绝对不会承认什么雇佣兵。”

    谢浩然把香烟塞进嘴里,用力吸了一口:“这是你开出的条件?”

    廖秋慢慢皱起眉头,又渐渐松开。他思考了几秒钟,咂了咂嘴,不无遗憾地说:“如果现在换了是贺定元坐在这里,我根本不会告诉他这些事情。但是……你不一样。”

    谢浩然笑了。

    他从很久以前就产生了“肯定有人会来找我”的念头。

    全面清洗贺家是一个很大的动作,瞒不过别人的眼睛。占据贺家资产收获极大,但是合法占有者的身份想要得到法律层面承认,就必须把自己曝光在太阳底下。王倚丹能力很强,贺明明也是如此。但她们的一切行为,都必须遵循国家政斧的许可,无法超越。

    正因为考虑到这一点,谢浩然才把灭杀贺家亲族这件事放在雷极宗门内部进行。那里毕竟是在高棉国境内,别人无论如何也抓不住把柄。

    倾尽全力在清凉山建立农场,是谢浩然深思熟虑后的结果。那是自己的退路。一旦国内这边出了问题,至少还有清凉山这个根据地。

    之所以装作若无其事参加高考,算是一种变相的赌博。

    谢浩然想要看看那些人对自己的容忍究竟会达到什么程度?

    他们也许在商量,也可能在观望,但无论如何,他们早早晚晚肯定会找到自己。

    就像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路不外乎两条:合作,或者拒绝。

    正因为如此,在对付谢振东极其手下的时候,谢浩然丝毫没有留手。他也毫不惧怕位置更高的谢建国。要知道“国家”不是专属于某一个人。爷爷谢伟长的确位高权重,谢建国也是名声显赫的部级高官。可他们无法代表整个国家,无法将个人意志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

    谢浩然早早就在心里认定了“合作”这个选项。那对自己是有好处的,也多了一层能够依仗的力量。唯一不确定的,就是廖秋身后的那股势力与谢家之间有无关联?是否属于与自己敌对的阵营?

    他平静地笑了:“贺定元不是我的对手。也许你会觉得我在撒谎,可实际上,贺家的一切,是他主动交给我。”

    修士重誓,违背即死。

    廖秋也笑了,他扔掉手里的烟头,又从烟盒里拿了一支点燃:“贺定元已经死了。我当然愿意相信活人说的话。”

    手里把玩着打火机,他望向谢浩然的目光有些复杂:“说真的,我们根本没有想到,你会在一夜之间灭掉圆法寺。”

    不等谢浩然开口,廖秋继续道:“不要否认,那样做没意思。虽然没有证据,但我知道是你做的。”

    淡淡的笑意在谢浩然眼睛里流转:“怎么,圆法寺是你们的扶持对象?”

    廖秋没有否认:“有过这方面的考虑,正在进行。我不喜欢那帮秃驴,他们很傲慢,就算真的合作,估计也不会听话,还会惹出很多麻烦。”

    谢浩然凝视着对面:“为什么会选中我?你们应该是从最近一段时间才开始关注。从我上次去洛底,直到现在,也就是三个月时间。”

    “你爸爸是烈士。光是这一点,你的政审就没有问题。”廖秋说话直截了当:“其实你引起我们注意,具体时间比你想象中更早。还记得“易庆阁”吗?你把人从楼上扔下来的时候,只考虑到避开警察的视线。呵呵!你大概不知道,警方无法处理的案件,最终都要交到我们这边。还有就是你委托吕家捐赠出去的那些钱,同样也是线索,很容易就追查到你身上。”

    谢浩然心里荡起一片震惊,却丝毫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没想到我的曝光率居然这么高。”

    廖秋点点头,一语双关:“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强大的人。你应该觉得幸运,你的所作所为得到了我们认可,至少结果是这样。”

    他撮着嘴,慢慢喷出一股细长的烟,抬起头,问:“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谢浩然没有说话。

    他侧过身子,注视着钉在墙上陷入昏迷的谢振东,平静地说:“我外公外婆的仇一定要报,他必须死。”

    廖秋脸上显出几分踌躇:“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杀人不是问题,有充分理由杀人就更不是问题。但是谢振东身份特殊,更重要的是,他上面还有一个谢建国。”
小说推荐